◈ 第1章

第2章

  頂樓,酒店套房內。

  兩邊窗帘全部拉上,只有幾縷微弱的銀灰透了進來灑在瓷磚上。

  漆黑的房間里,溫度炙熱撩人,氛圍曖昧繾綣。

  潔白的大床上,男人滾燙灼熱的身軀與女人溫軟細膩的嬌軀緊密貼合在一起,久久纏繞着。

  男人健壯有力的雙臂撐在周漓腦袋兩側,漆黑瞳眸充滿着情愫燥意,**焚身,再也忍不住,挺腰深入。

  「啊!」

  周漓痛呼出聲,染上緋紅的嫵媚眼尾緩緩滑落兩道淚水,蔥白指尖用力地掐進男人的手臂,發作的藥性也清醒了兩分。

  「裴、裴總。」

她吶吶地喊了一聲,嗓音沙啞。

  但正是這一聲,使得身上男人眸色更深,喉嚨一緊,動作更加劇烈,沒有多久周漓又被他帶入滾滾**之中,起伏沉淪。

  不知多久過後,男人終於慢了一點,他緩緩低下頭,銜住女人嬌軟的紅唇,溫柔廝磨着。

  男人喉嚨輕滾了兩下,嗓音低沉性感,貼着周漓的唇啞聲開口:「這可是你主動的,別後悔?

嗯?」

  周漓的意識完全渙散,身體軟得跟一灘水似的,渾身沒有力。

  也沒聽清他的話,迷濛地應了個嗯字,尾音無意識地拉長,聲音是難得的嬌氣。

  男人慾望復起,直到後半夜才停止,摟着懷裡的女人安然睡了過去。

  ……  翌日清晨。

  緩緩睜開眼的周漓,適應了一會光線後,猛地驚坐而起,不小心扯到了身上的痛處,疼的臉色發白。

  她身上穿了件浴袍,而浴袍底下什麼都沒有,身上的痕迹也昭示着昨晚發生的荒唐一切。

  「醒了?」

男人的聲音慵懶迷人,傳到她耳中。

  周漓抬起眼,便看見她的老闆,裴言川,不疾不徐地走到她不遠處的沙發上坐下,漫不經心地整理着襯衫袖口。

  男人五官精緻絕倫,氣質矜貴出眾,俊美的眉眼間凝着一抹痞氣,整個人渾身卻又散發著威壓感,尤其是那雙漆黑的眼,讓人不敢直視。

  周漓低着頭,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一切,稍微貫通一下就明白了過來。

  她作為裴言川的秘書,陪同他一起出席了昨晚的酒會,現在想來唯一出現問題的,便是那杯她替裴言川擋下的那杯酒了。

  要不然,她不會神志不清,而且昨晚的一切更不會發生。

  裴言川懶懶地靠在沙發上,朝她揚了揚下巴,點着旁邊床頭柜上的一張卡片。

  「上面是北山公館的密碼,搬進去。」

  男人聲音平淡,卻彷彿一把把鋒利的刀刃刺在周漓心裏。

  周漓緩緩攥緊被子,腦袋低垂着,頭髮搭下來遮擋住她蒼白的臉色和眼尾細碎的淚光。

  「裴總,是把我當成什麼了?」

  聞言,裴言川嗤笑出聲:「男女之間的關係,你覺得呢。」

  周漓死死咬着下唇,往日平淡如水的眼眸里蓄滿着淚。

  裴言川勾了下唇,繼續道:「不答應是吧,那給你兩個選擇。

  第一,要麼當昨天沒發生過,你還是我的秘書,當然,我更樂意你搬進去;  第二,要麼去告我,不過你這麼聰明理應知道最後的結果,成人之間你情我願的事情罷了。」

  周漓的臉色唰的一下,更加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