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撂下這一番話,裴言川徑直起身,理了理衣服朝外走去,一邊道:「想好了告訴我,我在公司等你。」

  這是肯定了周漓會選第一個,而且,她也只能選第一個。

  裴言川拿捏准了周漓的心理。

  酒店房門帶上,空氣瞬間凝住,安靜下來,周漓坐在床上,指尖緊緊攥着床單,無聲落淚。

  守在酒店房間門口的余其看見裴言川走出來後,低頭恭敬出聲:「裴總。」

  裴言川嘴角笑意緩緩放下,淡聲應道:「回公司。」

  余助理恭敬應了聲是。

  半個小時後,周漓洗完澡從浴室里出來,渾身水汽。

  房門正好被敲響,她打開門,是酒店的服務人員,手裡提着一個袋子:「小姐您好,這是裴總吩咐給您送的衣服。」

  昨晚那套衣服已經不能穿了,亂糟糟地丟在床邊。

  周漓客氣地接過來道了聲謝,關上門,拿出袋子里的衣服。

  尺碼很合適,甚至還有內衣褲。

  周漓面無表情地換上,拿起手機以及桌上的那張卡片,出門打車,半個小時後到達公司。

  乘坐直達電梯上到頂層,也就是裴言川的辦公室。

  裴家有兩子,都是裴氏集團的繼承人,裴言川掌管裴氏集團房地產產業,他同父異母的哥哥裴瑾聿則掌握裴氏集團底下的傳媒產業。

  兩人勢均力敵,但裴言川近幾年已經隱隱佔了上風。

  周漓這個時候到公司,已經遲到了兩個小時。

  電梯發出叮的一聲,將她飄散的思緒迅速拉回,她又變成平常那樣,帶着無懈可擊的溫婉標誌笑容。

  進入秘書室,回到辦公位,旁邊與她同級的秘書溫穎看着她,立馬嘲弄出聲,話語里充滿着嫉妒:  「喲,這不是兢兢業業的周漓嗎?

怎麼今兒個遲到了這麼久啊?

看來昨天的酒會把你給累慘了啊。」

  她刻意強調累慘了三個字,彷彿已經認定了她發生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周漓從來不把她的話放在心上,但今天不一樣,畢竟經歷過昨晚一遭,心情很是不好。

  她淡淡回復:「是挺累的,你可以讓裴總下次帶你去看看。」

  溫穎被踩中了生氣點,怒極說道:「周漓!

你不要得意!

你不過是跟着裴總出去了幾次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坐在另一旁的秘書路文丹翻了個白眼,幫周漓說話:「那你有本事也跟着去就是了。」

  溫穎:「路文丹!」

  正好這時,裴言川的首席秘書,也就是他們兩的上頭梁如走進來,聽見她們兩的聲音立馬擰起眉頭,「吵什麼?」

  兩人都沒有回話,溫穎則是氣的一張臉都紅了。

  梁如沒管她,徑直朝周漓開口道:「裴總找你,進去一趟。」

  聞言,周漓動作微微一僵,隨後迅速恢復如常,淺聲應了下來:「好。」

  溫穎聽見這話,臉色更加陰沉難看,瞪了周漓兩眼。

  梁如微微頷首,回到了自己位置上,看見周漓走出後的身影,她眼眸里飛快掠過一抹思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