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聽到裴言川這話,張紹立馬點頭哈腰起來:「還是裴二爺大方。」

  裴瑾聿冷笑了一下,轉過身走了。

  李瀟瀟也看見了熟人,先一步過去打了聲招呼。

  裴言川餘光注意到裴瑾聿依舊盯着這邊看,於是,他對着後面站着不動的女人不悅道:「還不過去跟小張總打聲招呼。」

  周漓動了動僵硬的身子,垂着頭緩緩走到張紹身邊,「張總好。」

  張紹眉飛色舞,喜笑顏開,連忙點頭,「誒誒,美女好,跟着我去那邊喝兩杯酒啊?」

  周漓瞥了眼裴言川,剛想出聲喊他,卻聽他漫不經心道:「余其,我們走。」

  瞬間,心灰意冷。

  張紹眼見着裴言川絲毫不在乎,直接上手扯着周漓的胳膊,觸感順滑細膩,心神立馬蕩漾起來。

  「走走走,等喝完了我再送你回去。」

  周漓抗不過他的力道,只好被他踉蹌着扯着往宴會外一個隱蔽的角落走。

  旁邊的人看見也見怪不怪,睜隻眼閉隻眼就過去了,心裏笑着張紹這人還是一如既往的猴急。

  周漓中途反抗過幾次,張紹最後不耐煩一巴掌揮了過去,她半張臉直接高高地腫了起來。

  「動什麼動,再動信不信老子直接在這辦了你!」

  周漓死死咬着唇憋着淚,失了一次身子就夠了,她絕對不允許再有第二次!

  可是,她還有外婆,外婆還需要她……  等到她被張紹帶到酒店的時候,他急不可耐地立馬關上了門,絲毫等不急地開始扯着她的衣服。

  「美人,我可想死你了。」

  他喘着粗氣,一張巨大的胖臉布滿紅色疙瘩,湊到她臉側令人看的想吐,直犯噁心。

  周漓一邊躲避他的親昵,一邊伸出手在玄關柜子處摸到了一個煙灰缸。

  毫不猶豫地,往張紹頭上狠狠一砸,煙灰缸立馬碎成幾塊,上面還帶了鮮紅的血絲。

  趁着張紹痛苦地捂着腦袋的時候,周漓用力將他推開,往門外跑去。

  許是她力度過大,張紹被她砸後直直地倒在地上,頭破血流。

  周漓打開門後,聽到聲響,轉過頭,愣愣地看見這一幕,她手上、還有身上的衣服,都殘留着張紹的血。

  一雙清凌凌的眼裡蓄滿着淚,她頓了一會,立馬頭也不回地跑出去。

  等電梯的時間,周漓用力地擦去手上的血,可是怎麼都擦不掉,根本擦不掉!

  她急地渾身顫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但她堅信一點,她是正當防衛,她沒有錯,錯的是張紹,還有裴言川。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

  周漓抬眼看去,便和裴言川對上了視線。

  她反應過來後,看向他的眼裡,是毫不遮掩的厭惡和疏離,尤為明顯,直直地刺痛了裴言川的眼。

  他低頭,注意到她身上的血跡後,立馬給余其使了個眼色。

  余其秒懂,先一步出了電梯向張紹的房間走去。

  裴言川看着周漓,喉嚨有些緊,表情卻沒什麼變化,「回去吧。」

  周漓冷笑一聲,諷刺道:「回去後,裴總又要將我送給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