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但自從見到薛家良的那一刻起,李克群心裏就有底了,如今的薛家良,無論是從精神到外在面貌,已經是今非昔比了,完全就是一隻斗敗的公雞,頭髮蓬亂,鬍子拉碴,衣服散發著一股腐朽的酸臭。

  他如今已經不具備跟自己競爭的實力了!

這從他剛才問自己的那句話中,已經透出無奈和服從。

  李克群很得意,他懶得回答薛家良剛才的問題,而是衝著另一位副主任說道:「請賈部長他們過來吧,就說人到齊了,可以開始了。」

  很快,縣委組織部賈副部長和常務副縣長汪金亮以及組織部幹部科的馬科長進來了。

  薛家良沒有抬頭看來人,他知道來人肯定都會在第一時間看他,他端起面前的紙杯喝了一口水,潤了一下嘴唇,儘管這個茶葉很難喝,但他還是咽下了。

  果然,汪金亮和賈副部長等人都不約而同地看了他一眼,只是誰都沒說話。

  等他們落座後,他偷眼瞄了一下。

發現他的旁邊坐着的是組織部幹部科馬科長,李克群的旁邊是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中間坐的是常務副縣長汪金亮。

  熟諳座位學問的他,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深意,也證實了他之前的猜測。

  會議由常務副縣長汪金亮主持,他側頭看了一眼李克群,問道:「人都到齊了?」

  「到齊了。」

李克群連忙說道。

  汪金亮咳嗽了一聲,說道:「下面開會。

今天召開**辦公室全體成員大會,內容只有一個,就是公布縣委對**辦的人事任免,本來侯縣長準備參加這個會議的,但下午市裡有個會,他和羅書記都去市裡開會去了,臨時指派我主持。

下面就請組織部的馬科長宣布縣委組織部的決定。」

  薛家良這才知道平水縣新來了縣長,姓侯。

  他一直在縣**工作,平時跟上級**機關來往比較多,腦子裡飛快地翻着上級市**的侯姓人員,但是沒有。

  組織部幹部科馬科長宣布了縣委對**辦主任的任命決定,果然,李克群上位。

  接着,縣委組織部賈副部長講話,他說:「這次任命,是縣府辦全體同仁公開推薦組織部考察的基礎上產生的主任人選,李克群同志以高票當選。

這次公開推薦,是**甚至是市委機關幹部公開選拔的第一次,開了先河,得到了管書記的肯定,這種公開推薦要在全縣範圍內推廣,讓那些群眾基礎好、能力強的人走上領導崗位……」  公開推薦?

而且高票當選?

  聽到這裡,薛家良在心裏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李克群的群眾基礎的確比他強,因為李克群壓根就不怎麼做事,不做事的人當然有時間搞人際關係。

而他薛家良倒是忙得團團轉,加之趙志華的重用和他的個性,他的人緣的確不如李克群。

  但是搞公開投票推薦,卻選在他被調查的時候進行,用心顯而易見。

  汪金亮代表**,對李克群提出了幾點要求,李克群也發表了簡要的任職演說。

  會議沒有其它環節,只進行了十多分鐘就結束了,其他副主任連表態的機會都沒有,薛家良更沒有,也許,根本就不想讓別人做表態發言,尤其是他薛家良,誰都知道他說話不好聽。

  薛家良在心裏冷笑了一聲,他們高估了自己,俗話說得好,得志貓兒雄過虎,落毛鳳凰不如雞。

  此刻,他沒有任何錶情,他依然抱着雙臂,眼皮往下垂着,目光看着面前的桌面。

  直到他聽不到任何聲音了,判斷大家都走了,他才抬起頭。

  這時,他看到趙縣長以前的司機,他的好哥們程忠在門口往裡望了一眼。

  他的眼睛一亮,剛要跟他說話,就見程忠立刻裝作路過的樣子走了過去。

  趙縣長出事後,平水縣官場上好多人都不同程度受到了牽連,作為趙志華使用多年的司機,程忠也被紀委帶走協助調查去了,他什麼時候回來的薛家良並不知道。

能夠再見到程忠,說明他也沒事。

  他站起身,剛要往外走,這時門口就響起了腳步聲,新上任的主任李克群滿面笑容、春風得意地走了進來。

  「哎呀哎呀我的親弟弟啊,你看忙得我都顧不上跟你寒暄兩句,這不,剛把賈部長他們送走,我就忙着跑回來了,還怕你走了呢。」

  看着比自己矮一頭的李克群,聽着他虛偽的話語,薛家良微微冷笑了一下,說道:「我往哪兒走啊?

我的辦公室我都進不去了。」

  李克群一拍腦門說道:「怪我,我沒有提前跟你商量。

是這樣,你走的這幾天,咱們**辦又分來兩個新人,你知道,整個大樓就咱們**辦公室緊張,考慮到你那間辦公室面積大,又是里外間,就將新來的一個人塞到你屋裡,另一個塞到了別的屋子。

首先聲明,是暫時的,等忙過這幾天,給他找好辦公地點後馬上就讓他搬出,所以老弟就先將就兩天。」

  這時,小徐走了進來,他看着李克群說道:「李主任,有個叫薛家榮的打電話找薛主任。」

  李克群忙說:「快接到會議室,不能怠慢,那是薛主任的姐姐,別說我惹不起,就是薛主任都惹不起她。」

  很快,會議室的電話就響了。

  李克群抬手做了一個動作,示意薛家良去接電話。

  薛家良感覺自己的自由似乎控制在他李克群的手裡,真是七天河東,七天河西!

在他主持**辦工作期間,李克群還不照樣看自己的臉色行事。

  他慢騰騰地起身,來到牆角的柜子旁,拿起話筒。

還沒等他說話,姐姐的大嗓門就傳了過來。

  「薛家良,你老媽快不行了,你再不回來就看不見她了!」

  他就是一驚,趕忙問道:「媽媽怎麼了?」

  「你說怎麼了?

你進去後,你媽就病重了了,以為你犯了滔天大罪,天天哭……」  「去醫院了嗎?」

他打斷了姐姐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