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我叫李陽,生於1987年10月15日。

這一天是下元節,水官解厄。

原本是個好日子。

但我爹說,那天是他這輩子經歷過最煎熬的一天,也是最驚悚的一天。

煎熬,是我媽難產,從早上嚎到了晚上。

驚悚,是一口棺材,無緣無故的衝進了家裡。

說無緣無故,其實也不盡準確。

因為那一天從早上就一直下暴雨,到了傍晚的時候葉辰蕭初然全集,江水就已經沒到了家門口。

村裡人都早早搬到了高坡上,只有我們家因為我媽難產,被困住了。

晚上十點多的時候,我媽嗓子都嚎啞了。鄰村請來的接生婆出來讓我爹做好心理準備。

就在這時,一道閃電撕破了黑暗,緊接着就是一聲炸雷。

雷聲一落,屋裡就傳出我的哭聲。

然而全家人都還沒來得及高興,大門砰的一聲就被撞開。

一口漆黑的棺材被江水沖了進來,靜悄悄的橫在院子里。

面對突如其來的棺材,我奶奶愣了數秒,一聲叫罵,抄起院子里的扁擔,追着我爺爺就打。

我奶奶追打我爺爺的理由也很簡單。

因為我本不該在這一天出生。

這事,還要從早些年說起。

我爺爺念過私塾,是那個年代裏少有的文化人,也是村裡公認的大有前途的小夥子。

可後來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弄了一本講風水命理的書,自那以後爺爺的性子就變了,走路吃飯都抬着那本書。

家裡的農活也荒了,落到了奶奶一人身上。

幾年後,爺爺學了個半吊子,就尋思着給人看風水算命。

用現在的話來說,我爺爺就是又菜又愛玩。

結果可想而知,沒幾年就聲名狼藉,連免費幫忙,方圓幾里的村鄉都避之不及。

於是我爺爺就把主意打到了自家祖墳上,據說一年多的時間裏,他把李家祖墳挪了十八次,搞得幾個大伯都跟他斷絕了關係。

直到我媽懷上了我,爺爺才轉了性,也不給人看風水算命了,整天待在家裡,神神叨叨,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我媽預產期臨近的時候,家裡人才知道爺爺一直在算我的生辰八字,說要給我挑個好日子,給老李家改命。

為此,他託人從城裡弄了兩支催產素。

爺爺雖然混賬不靠譜,但終歸是家裡的當家男人。

我爹和我媽都拗不過他,於是就出現了奶奶追打爺爺的事。

打歸打,鬧歸鬧,院子里的棺材不能不處理。

自古以來,就有那麼一句話:貓來窮狗來富,棺材上門三代絕。

所以棺材這種東西,都是需要的時候,主人家自己去取。

即便棺材鋪有送貨上門的服務,那也只能送到門口,不會進門。

現在倒好,棺材直接橫進了院子里。

而且那口棺材,似乎是山裡衝下來的古棺。

裏面,不是空的。

就在一家人一籌莫展的時候,爺爺卻笑了,說這是水官送妻,將來的我一定會是個富貴人。

用我爹的話來說,那時的爺爺已經瘋了,滿腦子都是稀奇古怪的東西,以至於全家人都犟不過他,最終把棺材留了下來,放在了爺爺的房間里。

好在後來家裡也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棺材的存在也就漸漸的不被提起。

不過因為這件事,爺爺和奶奶分了房睡。我五歲的時候,我爹準備要二胎,就讓我和爺爺一起睡。

這時我才知道,爺爺每天都會供奉那口棺材。而且我搬過去沒幾天,爺爺就用一塊糖哄着我頂了一塊紅布,對着棺材磕了三個響頭。

我那會年紀小,不知道是做什麼,只是覺得好玩,還有糖吃。

等我意識到這件事有多荒唐的時候,木已成舟。

除此之外,爺爺還教我他那本老書里的東西。

這一教,就是十年。

這一年,我十五歲。

爺爺老了。

頭髮花白,兩眼渾濁。

我知道他時日無多。

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自然是從那本書里學來的本事。

不過這事我不敢說,一直瞞着家裡人。

彌留人間的最後幾天,爺爺長時間一個人待在屋裡,對着那口棺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

給我的感覺,像是在跟某個人說話。

可房間里除了我偶爾進出,也就只剩那一口棺材了。

最後的一天里,我看到爺爺額頭有一黑一白兩道光在逸散。

那是正在消散的魂光和魄氣,一旦散掉,生命也就走到了盡頭。

這一天,爺爺不再對着棺材說話,而是把我叫到身邊,交代了兩件事。

第一件,他死後,必須要用屋裡的這口棺材下葬,還說到時候會有人來搶,讓我一定要守住。

第二件,要我好好對待我媳婦,保護好她。

第一件事不難理解,但我沒覺得那口棺材會好到有人來搶的地步。至於第二件事,即便那麼多年過去,我也沒有見過棺材裏的東西,有些懵。

然而爺爺不容我多問,抓着我的手,一個勁的讓我記好。

見他激動,一口氣隨時都會上不來,我趕緊點頭答應。

也就是在我點頭的時候,爺爺眉心的兩道光散了……

我爹老實了一輩子,也孝順,我說了爺爺的遺願後他同意了,合著小叔撬開了屋裡的棺材。

開棺之前,家裡也有準備,畢竟這口棺材才進家門就知道不是空棺,所以我爹特意備了一口嶄新的棺材,用來收斂裏面的枯骨。

然而棺材打開,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棺材裏面不是預想中的枯骨,而是一具栩栩如生的女屍,屍體不僅沒有腐爛的跡象,還非常漂亮,像睡美人一樣。

我看了一眼,心思都有些晃。心想她要是會喘氣,能娶上這麼個老婆,少活十年都值得。

可惜,是個死人。

想起爺爺做的事,也真的是太荒唐了。

然而還不等我多想,那棺材裏就飄出一股奇特的香味,經久不散。

不一會的功夫,整個村子裏都瀰漫著這種香味。

我臉色一下就變了。

這是屍香,對於這屍香,爺爺的老書里記載得很清楚:

屍香百里,妖爭鬼奪千屍拜。

直到這一刻,我才明白爺爺交代的兩件事,第二件事才是最為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