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叔別來無恙免費閱讀全文 第2章 _安幽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天爺唉!」
「未出閣的閨秀,怎麼敢與有婦之夫私通!」
「這要不勒死了以證門楣清白,家裡的姊妹可要叫她連累死了!」
……
公主府的小憩處。
一群人大張旗鼓且有預謀的在捉姦,而隔着一道牆,慕朝顏正懸空着被男人抵在牆上顛簸,裙擺凌亂。
她死死捂着唇,因為一旦有任何聲音從指縫裡流瀉出去,外面的人就會知道他們現在在做什麼!
可蕭潯衍卻像是生怕別人不來捉她們,竟然騰出一隻手來拽她捂唇的手,並且動作更兇猛,儘管她立馬咬住自己的唇,可還是泄露了一聲斷裂的孟浪。
「額、恩……」
慕朝顏被他弄得酸軟的身子瞬間僵硬起來,迷紅的臉蛋隱隱發白。
好在外面聲音嘈雜,沒有人聽見她的放浪。
緊繃的背肌這才稍稍鬆軟下來。
蕭潯衍惡劣的笑了一聲,放緩了動作,修長粗糙的指用力撬進她的口中,來回掃蕩,幾乎要深要喉處,水聲淅瀝。
「怎麼,怕了?」
口齒無法閉合,透明的涎水被他攪弄的順着嘴角要留下來。
這讓慕朝顏羞恥不已,卻又推不開他,只能用濕漉漉的眼眸祈求地看着,求他別這樣。
「不是膽子很大,自己靠上來做解藥,恩?」蕭潯衍的指抽出一些,讓她能說出話。
慕朝顏一說話,便像是含弄他的指,越發羞恥:「睡了侄子的未婚妻,難道你就不怕陛下降罪么?」
蕭潯衍抬手拖住她的後腰,勾唇一笑。
惡劣的突然發起攻勢。
毫無預兆下的直刺,慕朝顏完全招架不住,下意識伸手拽了一旁的床幔,撕拉!哐當!床頂的承塵竟叫她給拽斷了!
那麼大的動靜驚得外面的嘈雜一下子靜了下來,她的聲音無處躲藏,什麼都叫人聽到了!
要泄憤似的,慕朝顏紅着眼睛狠狠咬住男人的肩膀,承受住他不肯停止的洶湧……
「誰在裏面!」
「一個兩個怎麼敢本宮堂堂公主府做這種骯髒事,趕緊給我滾出來!」
好好的宴席被這種腌臢事攪和,公主殿下憤怒不已,大叫着讓護衛撞門。
慕朝顏害怕地周身緊繃,雙手摟抱住男人的脖頸,緊緊夾住精瘦窄腰,生怕泄露了春光:「停、停吧!蕭潯衍,他們會進來的……」
蕭潯衍卻半點不鬆了力道,掐着她的下顎與她唇瓣廝磨,又狠狠將她的唇咬破:「既然是自願給本王解媚葯,什麼時候停,本王說了算!」
今生前世,慕朝顏都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可也知道粗魯又唯我獨尊的男人是得着求的,她一邊細碎親吻他的喉結,一邊柔軟又顫抖的哀求:「求你了……求你,別弄了……我害怕……你想要,來日可再給你的……」
可她不知自己這般柔媚入骨的哀求,又怕又可憐的顫抖,唇瓣咬破的那一點鑽出血絲來,更添幾分妖嬈,只會叫人覺得那是違心的催促,索取更多!
蕭潯衍盯着身前因為顛簸而不斷晃動的小臉,一貫冷冽深沉的眸底閃過一抹波瀾,突然怒斥了一聲「滾」!
他的聲音,滿京里沒人敢聽不出來。
門外瞬間安靜如雞。
即便是公主,也哪裡敢得罪閻王爺,立馬驅散眾人離開。
慕朝顏從前就知道這男人不好惹,如今方清楚,這人不僅不好惹,還是個粗魯又惡劣的傢伙!
可是能怎麼辦?
人人都說她的未婚夫秦王對她溫柔深情,可在他手裡慘死過一次的慕朝顏知道,這個男人陰狠毒辣,且心中早有心愛的女子!
為了給心上人騰出正妻的位置,卻又捨不得她父兄的兵權支持,於是下狠手毀掉她!
在不就之後的宮宴上,他會聯手她最信任的堂妹,害她成為人人鄙夷的**,又製造意外廢她雙腿,逼得貴為國公嫡女的她,不得不自降為妾!
如今她雖重生歸來,可父兄遠在邊關,她在京中勢單力孤,如若不找個夠狠、夠有權勢的依仗,她又該如何擺脫秦王、做主自己的人生?
而滿京之中,也只有皇帝胞弟、大拳在握的九皇爺蕭潯衍,才能壓得住得寵秦王了!
思及此,就算身子被他撞的要碎了,也得繼續咬牙承受!
待男人停下時,慕朝顏已經沒了半分力氣,軟趴趴從他布滿刀劍傷痕的健碩身體上滑了下去,喘息不已……
而蕭潯衍卻仿若沒事人一樣,慢條斯理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裳,隨後手便要往袖袋裡伸。
慕朝顏心驚又氣惱,他這是要當睡了個妓子那般,拿銀子羞辱她么!
頓時臉色漲紅:「你敢!」
蕭潯衍拿出一枚精緻小巧的玉蟾蜍,丟進了她的衣襟內:「本王有何不敢?」
冰涼的觸感和巨大的羞惱讓慕朝顏渾身發抖,手忙腳亂要拿出來,卻怎麼也掏不出來:「我替皇叔解了難處,也沒逼皇叔娶我進門,難道一份謝意也要賴賬嗎!」
蕭潯衍欣賞她的難堪,嗤笑了一聲:「自願來當本王的解藥,豈知,這媚葯是不是就是你下的?」
慕朝顏氣得想打他:「隔壁姑娘會跟有婦之夫那樣,難道不是你的人在報復她給你下藥嗎?」
蕭潯衍眸中閃過陰鷙。
慕朝顏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偏偏那男人無賴的丟給她一句:「是嗎?本王不知道。」
說罷,一整衣襟,信步出了廂房的門!
慕朝顏不敢置信地瞪大的眼眸,他竟然自己走了!
這該死的混賬,竟然就這麼把她丟在廂房裡真的自己走了!
難道他不知道,他一走,外面的那些人就會闖進來嗎?
「這人太無恥了!」
外面的人躲在樹後或者轉角處,都伸長了脖子瞧着那扇門。
見蕭潯衍出來,忙都縮了回去。
直到不見了人影,才一個個氣勢洶洶的直奔着廂房而去!
某位思慕皇爺而不得的貴女恨恨道:「走!倒要瞧瞧是誰家不知廉恥的賤貨,敢爬皇爺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