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叔別來無恙免費閱讀全文 第4章 _安幽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見她那膽小的樣子,慕容時音心裏的那點自懷疑便都散了。
母親說這賤人在公主府行蹤詭異,還讓她來試探被九皇爺臨幸了的女子是不是慕朝顏。其實,有什麼可試探的!這廢物蠢貨根本就不懂九皇爺的魅力,怕他都來不及,怎麼可能跟九皇爺做那樣的事。
又不免扼腕,為什麼被臨幸的不是自己,否則,她這會兒就是九皇爺的妻子,尊貴無比的親王妃了!
收了收情緒,慕容時音一臉「你怎麼這麼不懂事」的表情,驚呼道:「姐姐!這是為了秦王殿下的大業啊!姐姐是殿下未來的妻子,理應幫殿下掃除難處的呀!」
責怪的睨了慕朝顏一眼,又繼續理所當然道:「而且,九皇爺是陛下一母同胞的親弟弟,手握大權,姐姐與皇爺又有着一同在太后膝下長大情分,若是姐姐能和九皇爺聯繫好感情,對秦王殿下來說可不就是如虎添翼么!」
慕朝顏蹙着眉,看似自責的樣子:「可我……」
慕容時音拉着她的手,說盡好話:「秦王殿下若是知道您幫了他大忙,心中必定更加愛重姐姐、寵愛姐姐,來日入主中宮,又有太子傍身,還哪個妃妾敢跟您比去?」
「姐姐,你相信妹妹,妹妹一心為了你,是絕對不會害你的!」
絕對不會害她?
慕朝顏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前世真相歷歷在目,眼前的嬌美面孔在燭火中變得猙獰可怖,幾乎下一秒,她就要拔下頭上的簪子,要劃破她的臉、扎破她的心臟!
這些陰狠毒蛇害得她那樣慘,若非如此,她何必豁出一切委身蕭潯衍!
一想起下午蕭潯衍,就想到他下午那樣折騰她,又將她一個人丟在廂房,就氣得一登足。
結果扯到了身上的痛處,頓時變了臉色。
嘶!
真是痛得很!
哪兒哪兒都痛!
混賬男人真是粗魯!
慕容時音正被她盯得心虛,卻突然見她臉色古怪,似乎是扯到了傷處的樣子,轉而目光狐疑起來,趁着湊上去關心慕朝顏的機會想去翻她的衣領。
慕朝顏緩過痛楚來的時候,就見對方的手已經搭上了自己衣領,頓時驚出了一冷汗!
恰在這時,春意打了帘子進來。
看到慕容時音的動作,心跳都快從嗓子眼兒里衝出去:「姑娘!」
忙上前來,把手裡的托盤放在了兩人之間的角几上,隔開了慕容時音的動作,「奴婢給您熬了薑湯,您快喝些吧!」
慕容時音沒辦法,只好把手收了回去:「姐姐不舒服嗎?」
慕朝顏清了清嗓子,掩飾錯亂的心跳。
幸好方才沒有下意識去打開她的手,否則,真的是把自己給暴露了!
平復了心跳,嫌棄地看了眼薑湯:「下午只顧着和人說話,吃了幾口冷風。這丫頭聽我咳了兩聲,非要去熬薑湯。感情不是她喝,不知道那滋味的可怕,作怪我呢!」
「春意疼姐姐,姐姐可別不識好人心!」慕容時音慣會裝姐妹情深,可勁兒的表達關心和擔憂:「那我不打擾姐姐了,姐姐喝了薑湯早點去床上捂着。」
話是這麼說,卻又不肯立馬起身離去,「為秦王殿下去九皇爺那兒求情的事……」
慕朝顏扁了扁嘴,勉為其難道:「既然對方只是犯了個小錯,想來也沒那麼著急,過幾日就是皇后千秋,宮宴的時候若是見着了他,我會儘力試試看的。」
慕容時音笑了起來,滿意道:「就知道姐姐其實心疼殿下呢!」
眼珠子轉了轉,想着是個近距離接觸九皇爺的好機會,自然是不能錯過的。
便又說,「我知道姐姐有些怕九皇爺,這樣,回頭我陪着姐姐一起去,不是孤男寡女,旁人就算看到我們見了九皇爺,也不會有人敢說閑話的。」
慕朝顏怎會不知道她心裏想些什麼!
她正愁如何接近九皇爺蕭潯衍而不被懷疑,這些陰險毒蛇就竟親自送了由頭上門!
假裝感激的道:「還是妹妹想得周到!」
***
轉眼便到了千秋宴。
前世她原本完美的人生,就是從這場宮宴開始走向被鄙夷唾棄,讓她在不久之後不得不以狼藉的名聲和殘廢的身體,做了秦王的妾!
慕朝顏心裏有些慌,畢竟宮裡到處都是秦王的人,他們想算計她,實在太容易了,一不小心就要着了他們的道,走上前世被利用殆盡後殘忍虐殺的下場!
而且她到現在都不知道,前世自己是怎麼中計被他們迷暈,最後發現衣衫不整的與陌生男子躺在偏殿的,更可怕的是,那時候太醫給她把脈後說,她的身體里根本就沒有迷藥的痕迹!
可她進了偏殿後分明就人事不醒了啊!
所以,很有可能,連太醫院都已經被秦王拿捏住!
她想要在近日安全躲過算計,並且揭破秦王陰險算計、順利退婚,絕對不會容易。
但是不管多難,慕朝顏已經下定了決心,必要想辦法,讓那些喪心病狂的東西自食惡果!
馬車一路暢通無阻到了定安門。
看着打扮隆重的貴女們一個個對皇宮充滿的憧憬,顯然都是沒經歷過現實的捶打,還不知道這做皇城裡住着的,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妖魔!
慕朝顏是縣主,馬車還能往裡走,一直到第五道的重華門再停。
一下馬車,就看到十步開外站着個年輕男子,儒雅俊秀,嘴角揚着溫柔地笑意,見着她時更是眸光一亮,彷彿多麼的高興一樣!
可不就是她那人面獸心的前世夫婿、今世未婚夫秦王殿下么!
慕朝顏噁心至極,但是不想讓這些人對自己有所警覺,只能耐着性子與他演。
高高興興的上前,行了禮:「殿下怎麼在這兒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