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叔別來無恙免費閱讀全文 第7章 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繞過屏風,看清床上一男一女的臉時,整個人驚得差點背過去。
「怎麼是你們!」
小宮女掙開鉗制,大聲叫嚷起來:「貴妃娘娘,是秦王殿下非要跟慕容四姑娘獨處的,奴婢根本就勸不住!」
被她嗷嗷一嗓子叫起來,里里外外全知道了:穢亂宮闈的,是秦王和慕容時音!
春末入夜的冷風灌進,刀子似的刺進秦王腦海,看到身側**的慕容時音,終於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麼!
他像是如夢初醒,猛地坐起身來,面孔上一片鐵青:「全都出去!」
然而眾人才一轉身,就看到一臉蒼白虛弱的慕朝顏已經站在了屏風處。
柳貴妃眉心一跳:「你怎麼來了!」
慕朝顏不理會她,只一臉不敢置信看着還在床上的秦王和慕容時音:「你們在幹什麼?」
慕容時音這時候已經清醒過來,下身撕裂的痛清楚地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麼,然而她怎麼都想不明白,明明她給慕朝顏下了迷藥,為什麼被抓姦的人竟然成了自己!
「我、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姐姐!姐姐相信我,我是被人陷害的……」
秦王掐了掐額角,以表示自己一定是被人下藥了:「顏兒,我心裏一直都只有你,你是知道的,我怎麼忍心傷害你?就算我當真鬼迷心竅要做什麼,也不會是在宮裡啊!」
慕朝顏聽着他的表白,覺得噁心透頂!
柳貴妃也忙說:「你應該相信自己的未婚夫,他待你是真心的,又怎麼會辜負你?」
頓了頓。
又以未來婆母的身份施壓。
「男子三妻四妾原就是尋常事,秦王的正妻只有你,這一點永遠都不會改變!太計較了,為難的也只是你自己!」
慕朝顏壓抑着對她們的厭惡:「娘娘說的是!秦王殿下待我情深,是不可能這樣對我的!一定是有奸人在背後算計!」
立馬又吩咐道:「太醫!去給秦王殿下和四姑娘把脈!」
柳貴妃總覺得這件事透着股詭異,下意識呵斥道:「不許去!」
慕朝顏滿是不解和震驚的看着她:「難道您要眼睜睜看着二妹妹和秦王殿下背上穢亂宮闈的罪名嗎?」
「雖說男子三妻四妾都是尋常,可到底是被算計,還是自願苟合,後果卻是不一樣的!四弟若是不能自證清白……」
說話的公主有個胞弟,也是爭奪儲君之位的熱門人選,所以巴不得秦王和慕朝顏的婚事告吹,讓秦王失去一大助力!
「本宮可記得先帝時,曾有位皇叔犯了這等錯,是直接從親王被擼成了郡王的!貴妃這麼攔着不讓太醫診斷,是在替秦王殿下心虛嗎?」
柳貴妃騎虎難下,又聽前車之鑒下場如何厲害,頓時心頭髮痛。
但見秦王給她使眼色,終於還是鬆口讓太醫過去診脈了。
診了半天。
太醫臉上漸漸露出古怪之色。
慕朝顏臉上顯露出希冀:「太醫!是不是脈象有問題?」
太醫起身回道:「秦王殿下和身體里……並沒有迷藥和催情葯的痕迹。」
秦王愣住!
慕容時音腦子像是被什麼狠狠砸了一拳。
慕朝顏心中涌動着激烈的快活,表情里卻寫滿了失望,踉蹌着失望道:「為什麼!為什麼偏偏是你們?」
兩人還要狡辯,卻被門口的一聲怒喝給生生打壓了下去!
「混賬!」
不知是誰把皇帝請來了,正臉色鐵青地看着偏殿里的糜爛場面!
柳貴妃急於替兒子解釋:「陛下……」
皇帝冷眉怒斥:「給朕住口!」
柳貴妃惶恐跪倒,伏在地上不敢吭聲。
「陛下!」豆大的淚珠接連滾落從慕朝顏臉上滾落,撲通就在皇帝面前跪下了,「求陛下解除臣女與秦王殿下的婚約!臣女願意成全妹妹和秦王殿下的一片痴心!」
秦王眼皮直跳!
那怎麼行!
一旦現在解除婚約,他就要失去慕容家的軍權支持,若是慕朝顏再許別人,慕容家必然會被別的皇子拉攏!還有慕朝顏外祖家,那可是大周數一數二的大族,實力不容小覷!
失去這一些,他的實力將會大打折扣,還如何在太子之爭里脫穎而出?
「顏兒!本王真的沒有想要辜負你,一切都是有人算計的!你一定要相信本王對你的心意!」
皇帝看着秦王的目光十分不滿。
他答應了慕朝顏的父母,一定會給她挑個好夫婿,結果婚期將近,這逆子卻鬧出這樣的醜事!
可話說回來,哪有因為皇子睡了個女人,就被臣子退了婚的?
多少有損皇家顏面!
所以皇帝並沒有答應她的要求:「盡胡說!你是朕欽封的縣主,你的婚事如何要讓給別人!今日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這件事朕一定會給你做主!」
先回去?
那便是不肯答應退婚了!
慕朝顏急於擺脫那對狗男女,卻不見蕭潯衍出現,心裏又急又慌:「陛下!」
「若是換做他人,臣女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當秦王殿下鬧了一場糊塗!可那是臣女一直疼愛的妹妹,臣女實在沒辦法裝若無其事的與她共侍一夫!」
皇帝從小將她當做親生女兒一樣疼寵,可這一次,卻像是沒有聽到女兒的委屈,只能冷着面色盯着府邸的柳貴妃母子!
慕朝顏見此,心口不停地往下墜!
「陛下!」
恰在此時,一道男音從人群後傳來。
慕朝顏眸光微迸,急急抬頭看去。
可心底的那一絲絲欣喜,在看清來人之後,又暗了下去。
不是蕭潯衍!
不是他!
她的心徹底沉了下去,臉上的血色消散,蒼白的幾乎要透明。
都把自己都獻出去了,還是擺脫不了秦王,難道這輩子,真的要再一次毀在這條毒蛇手裡嗎?
來人是皇后親侄靳伯虞,曾在慕朝顏的父親那兒學習過兵法,兩人也算是大小的玩伴。
看了失魂落魄的慕朝顏一眼,他開口道:「陛下!貴妃既說男子三妻四妾那麼理所當然,卻又何必偷偷摸摸讓人去摔死二駙馬的外室和外室生的兩個孩子?更何況,還是在二公主和駙馬成婚五年不曾生育的前提下!又怎麼能理所當然的威脅縣主,應該忍下秦王對她的不尊重?」
慕朝顏那賤婢怎配與她的金尊玉貴的女兒相提並論!
柳貴妃在心中尖叫,但她不敢在皇帝面前這麼說,狡辯的話堵在腔子里,梗得她生疼。
在場的都是人精,立馬有人故意接話道:「柳娘娘慈母心腸,自是見不得自己的女兒受委屈!秦王是皇家子嗣,何等尊貴!而慕容縣主,再受寵也終究不過是個臣女而已!」
「有道是雲泥之別,如何能相提並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