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叔別來無恙免費閱讀全文 第8章 _安幽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慕朝顏聞言,頹敗的心思多少又提起一些。
心中暗暗冷笑。
皇帝信任她的父母兄長,可比信自己的這些兒子們還多些,關於這一點,活過一世的她十分確定,所以她知道皇帝聽不得這些話!
她轉眼看向皇帝,果然就見皇帝溫和的臉色驟然一變,指着眾人怒斥:「放肆!」
「慕容家歷代鎮守邊關,多少兒郎為保我大周太平而戰死沙場,他們家的女郎朕和歷任皇帝尚且要捧在手心裏疼寵,在你們眼裡竟然成了泥!」
「好大的口氣啊你們!」
柳貴妃心驚肉跳,連連磕頭:「陛下!臣妾絕無此意!縣主長於深宮,又是那麼的善良可人,臣妾疼愛都來不及,又怎麼會這樣貶低刻薄縣主呢!」
靳伯虞笑聲嘲諷:「貴妃這話,說得虛偽!」
柳貴妃心頭一跳,厲聲質問道:「不知何處得罪靳大人,要說這樣的話來重傷本宮!」
「是不是重傷,聽了證人證言就什麼都清楚了!」靳伯虞一抬手:「把人拖進來!」
眾人齊齊回頭。
就見一個滿身血污的男子被扭送了進來。
眾人立馬認出那人禁軍參將,是皇帝跟前有名有姓的人物。
柳貴妃和秦王看到他,心頭皆是猛地一沉!
靳伯虞含笑的嗓音不急不緩,卻如同刮骨的刀:「把你方才招供之事,再說一遍給陛下聽!」
參將受了殘忍酷刑,毫不猶豫的招供道:「回陛下,是柳貴妃娘娘!」
「是她告訴罪臣,慕容縣主今日會被迷暈在偏殿的屋子裡頭,叫罪臣趁機潛進去,扒、扒了縣主的衣裳!等着叫人撞破之後,就讓罪臣污衊縣主與罪臣早有私情!」
在場眾人聽完,紛紛驚呼出聲。
「貴妃怎麼能這麼做!」
「這是要把慕容縣主往死路上逼啊!」
「太惡毒了!」
……
慕朝顏做出搖搖欲墜的震驚模樣:「不可能!就算貴妃不願我做她的兒媳,可哪怕看着陛下賜婚的份兒上,也不會這麼對我的!」
她這話說的尖銳。
不願慕朝顏做兒媳,就要出手算計,柳貴妃難道是對陛下的賜婚不滿嗎?
更何況,后妃拉攏收買皇帝身邊的人,那可是大忌啊!
皇帝的臉色像是被陰雲遮蔽,隱隱有電閃雷鳴的跡象!
參將這會兒都快要鬥成篩子,着急狡辯道:「但是罪臣還未來得及進屋,就被抓住了,並未、並未輕薄縣主半分!陛下饒命!縣主饒命!」
皇帝盯着柳貴妃的眼眸變得危險:「柳氏!你好大的膽子!」
柳貴妃心中警鈴大作,慌的不行:「不不不!他說謊!陛下!臣妾是冤枉的!」姿態卑微的膝行到皇帝跟前,「陛下!一定是有人收買了他,故意栽贓臣妾的!臣妾真的是冤枉的!」
參將卻一口咬死了她:「罪臣不敢撒謊,就是貴妃娘娘指使的!貴妃娘娘為了拉攏罪臣給她辦事,給過罪臣許多好處!」
「罪臣府里的兩個美妾,就是柳家替秦王殿下送給罪臣的!陛下一查就知道罪臣說的是不是實話!」
柳貴妃腦子裡已經一團亂麻,只是下意識的反駁:「不!沒有!臣妾真的沒有……」
慕朝顏緩緩開口,聲音雖低,卻字字凌厲:「陛下!臣女不願意冤枉了任何一個人,不若將貴妃身邊的宮人全都丟進慎刑司去,若是那些個宮人受了刑罰還是一字不吐,便可信了貴妃是冤枉的!」
慎刑司!
慎刑司是什麼地方?
那裡的刑罰比刑部更可怕,不論誰進了慎刑司,就沒有挖不出來的真話!
柳貴妃晃了晃身子,跌趴在了地上,再也無力分辨了!
可她怎麼都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被懷疑上?
明明她一直把寵愛慕朝顏的戲碼做得很完美啊!
為什麼?
為什麼會事情會走到這個地步?
見柳貴妃這樣反應,皇帝就知道這事兒就是她乾的!
心下失望至極,一腳踹在她的心口:「毒婦!」
慕朝顏淚眼婆娑,看着柳貴妃和秦王目光實則冰冷一片。
我發誓,就算是同歸於盡,也絕對不會再讓你們再有一天舒心日子!
目光掃過縮在一旁的慕容時音,還有這個背叛者的陰狠,也要在今天得到當眾解剖!
「慕容時音,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說?」靳伯虞嗤笑,「賤婢的心裏話可多着,只不過尋常是不會說給旁人聽而已!」
慕朝顏微微一愣,看向他道:「伯虞這話何意?」
「你好好看着就是。」靳伯虞笑吟吟的面孔驟冷:「太醫,去驗賤婢指甲!」
慕容時音聽到這話,臉色瞬間慘白髮青:「不!……為什麼要驗我……」
她不肯。
兩太監上去,一把就將她死死按住!
太醫驗完,回稟道:「陛下,方才慕容縣主被迷暈在側殿,所中迷藥就是此女指甲里的這種!」
前世欠慕朝顏的真相,在這一刻,終於大白於天下!
那份激動,讓她瞬間紅了眼睛:「你也害我!我自問這麼多年一直待你不薄,為什麼連你也要害我!」
慕容時音低着頭,整個人都在發抖。
但不是害怕,而是恨、是不甘!
都是慕朝顏害的!
害她被當眾指指點點,鄙夷唾棄!
賤人,你該死!
你給我等着,我一定叫你死得無比凄慘!
公主婉轉嘆息:「這滿京裡頭都知道慕容縣主把四姑娘當做親妹妹般疼愛,誰想背後竟這般陰狠算計,當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還有秦王你啊……唉!」
「就算你與貴妃不滿陛下賜婚,也不能這麼傷害無辜的縣主啊!怎麼能因為自己的一己私情,就要毀未婚妻清白名譽呢!真是太過分了!」
慕朝顏冷眼看着一臉惶恐的柳貴妃和蕭元熠:「不滿意!不滿意你們悄悄將我殺了也罷,為什麼要用這種手段來毀我清譽、踐踏我晉國公府的尊嚴!就非得見我生不如死、見我慕容家被人戳脊梁骨,才能泄了你們心中怨憤不滿,是嗎!」
這番話,滿是憤慨,也是字字誅心!
心中怨憤什麼?
又不滿什麼?
是不滿意慕朝顏這個未來秦王妃,還是根本就是不滿陛下的旨意?
亦或者,是不滿慕容家手握軍權、得到陛下的絕對信任,想要離間君臣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