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叔別來無恙盛止荷 第10章 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盧氏拉住她的手,重重一拍:「下月你祖母的七十大壽,若是皇爺不小心吃多了酒,醉酒之下將你受用了……」
慕容時音心跳幾乎要從腔子里衝出去,臉上的喜悅幾乎壓抑不住。
盧氏笑着繼續道:「他是先帝與嫡後的幼子,身份貴重勝過秦王蕭元熠,只要在你入秦王府之前先懷了九皇爺的孩子,皇帝也好、宗親也罷,就必須同意你進宣王府!」
慕容時音目光驟亮:「母親說的對!皇叔的女人,秦王不能娶!」
盧氏眼眸精明,緩緩又說:「若是能順利懷上孩子,等你的身孕到了四個月,太醫能診出是男胎,到時候哪怕不是正妃,起碼也是個側妃!」
慕容時音不甘心低人一等,惱怒低吼道:「側妃有什麼用!還不得被人壓一頭!」
她又怨怒起自己的父兄,「如果國公之位是父親的,如果父親也能掙得一品大員的榮耀地位,我還能比不過慕朝顏那無能賤貨嗎!」
盧氏皺了皺眉,不滿女兒不似自己這般懂得算計隱忍!
冷哼道:「憑你的手段,只要收拾得九皇爺後院里乾乾淨淨,你就是王府唯一的女主人!地位擺在那兒,又有男嗣傍身,自然就是最尊貴的!光會埋怨,能讓你得到什麼!」
慕容時音深吸一口氣。
沒錯!
只要九皇爺蕭潯衍身邊只有她一個女人,那她就是他唯一的妻子!
他的爵位、他這個人、他的一切,只屬於她和她的孩子!
「母親說的對,這件事就這樣決定吧!」
盧氏一眯眼眸:「等秦王繼位,他就能下旨讓你當九皇爺的正妃了!到時候,慕朝顏那小賤貨的死活,還不是你一句話就能決定的么?」
話鋒一轉,她又嘆息道:「可秦王那裡,便要難一些了。如今慕朝顏那小賤人怕是認定了你和秦王欺騙她,以後一定還要鬧退婚,屆時你大伯父手裡的軍權支持就拿捏不住了!若是再被其他皇子拉攏了,對秦王可是大大的不利啊!」
慕容時音眼珠一轉:「這個不難,我有辦法讓計划進行下去!」
盧氏狐疑看了她一眼:「什麼辦法?」
慕容時音眼神篤定又陰毒無比:「若是那賤貨不能生育,陛下還能叫她做正妃嗎?尋常門第也不要她一個下不了蛋的雞!她自然就只能老老實實給秦王殿下做妾!」
盧氏一喜:「是了!就算她再得陛下寵愛又怎麼樣?哪家高門還肯要一個不能生的殘廢!」
不僅僅是殘廢!
慕容時音微微一眯眼,陰沉沉的目光就像是一支支淬了毒的冷箭!
不僅僅是廢了她,臉也得毀了!
倒要看看,她還敢拿那張狐媚的臉蛋勾引誰!
「等她成了廢人,我們再聯手那些嫉妒她的人,挖苦她、羞辱她、逼她去死……那時候,秦王殿下再假作一番深情,那賤貨一定就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別說是側妃,庶妃侍妾她也會願意做!」
她越說越得意,彷彿下一瞬就能伸手去狠狠折磨這個叫自己嫉妒了一輩子的女人了!
「等她入府之後,讓秦王再多收幾個厲害的進後院,讓她們去折磨她、糟踐她!而秦王,只需要施捨她一點關心、假意多多維護,還不把賤婢感動的一塌糊塗?」
「到時候,還不自己乖乖去求大伯父支持殿下!」
盧氏聽到這裡,立馬欣慰的笑了:「還是你有辦法,只要你把這些心計用在取悅九皇爺之事上,怕還不能受到皇爺的獨寵么!」
慕容時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陰沉道:「母親先幫我準備一副避子湯,再一副崔孕葯。」頓了頓,「最好是有什麼可靠的方子,能一舉得男!等我和九皇爺做了夫妻之事,嫁進宣王府就穩了!」
盧氏點頭,一股子憂慮卻隱隱積攢在心底:「母親知道,你是絕不能懷上秦王孩子的!否則,可就要壞了計划了!」
***
慕朝顏失魂落魄地坐在大殿里,聽着別人的嫉妒,聽着別人的嗤笑,聽着別人的違心恭喜……
好在秦王這會兒更擔心他被貶的生母,沒空來糾纏她。
熬了兩刻鐘,還是悄悄從宴會廳脫身出來。
重華門前。
慕朝顏福身謝過靳伯虞:「今日,多謝伯虞出手相助。」
夜風寒冽,直要將人颳倒下去。
靳伯虞被她搖搖欲墜的樣子嚇了一跳,隔着衣袖扶了她一把:「還好嗎?」
慕朝顏得小臉被虛弱的月色照着,更顯慘白:「今日心情實在不好,還望伯虞見諒,待明日我再登門拜謝。」
靳伯虞瞧了不忍心,趕着她上馬車:「咱們是朋友,說得什麼客氣話。你若要謝我,回頭請我去吃茶聽戲便成。我瞧你精神不好,回去後閉門謝客,在家好好休息。若有什麼事兒,隨時使了人來找我。」
頓了頓。
又說,「若是尋不着我,便去尋潯衍。你與他一起養在太后膝下多年,他總歸會管你的。」
聽到這個名字,慕朝顏心口的鈍痛更重了,眼眸都泛了紅。
為了求他幫忙,她連自己都付出去了,可有什麼用?
關鍵時候,他還不是沒有出現?
罷了。
慕朝顏不肯多想起那混賬,再次謝過靳伯虞之後,便撫着女使的手轉身離開。
登上車轅,正要貓身進車廂,靳伯虞又喊了她一聲。
「等一下!」
慕朝顏回頭看過去:「伯虞還有事?」
靳伯虞目光注視着她,斟酌片刻後,上前小聲問道:「我瞧你對秦王並不滿意,今日也是盼着能退婚的,那當初為何會與他定親?」
去打了兩年仗,所以京中人事變幻他同樣錯過了許多。
慕朝顏不能告訴別人真實理由,唯有冠冕堂皇的話:「陛下為我和他最得他寵愛的兒子賜婚,是恩也是賞,做臣子的自然是欣喜接受。」
苦笑了一下,啞聲又道,「只怪自己眼盲心瞎,只以為人人皆良善。」
靳伯虞看着馬車嘚嘚離去,好看的鳳眸里閃過一絲情緒:「倘若這些年我們都沒有離京,是不是就不會讓她落得如此了?如今要退皇家的婚事,哪有那麼容易!」
近衛湊過來,小聲道:「如果今日是皇爺來幫忙,就一定幫得成。」
靳伯虞斂了情緒,無語白了他一眼:「他是陛下最疼寵的胞弟,可以直接開口說『秦王失德』、『柳氏陰險』,甚至當場質疑那母子倆不肯退婚,是看中慕容家手握軍權,是想『與父爭權』!」
「引陛下懷疑他們母子、忌憚秦王,繼而主動提出廢除婚約。但是你主子我,就是個兢兢業業當差辦事的卑微臣子,那些話是我這個卑微臣子能說的嗎?」
近衛搖頭:「不能!」
頓了會兒。
「所以,您發現沒有?」
「發現什麼?」
「皇爺叫您去幫忙,其實還不如不叫。反正郡主是退不了婚的。」
靳伯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