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叔別來無恙盛止荷 第3章 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一群人迫不及待闖進廂房。
結果卻發現,裏面一個人都沒有!
里里外外找了個遍,哪怕是牆邊的花瓶都有人湊進去瞧了,就是沒人!
但是人群中多的是成婚了的過來人,屋子裡是些什麼氣息,她們再清楚不過了,九皇爺分明在這兒寵幸了個女子!
「見鬼了,這女子還能遁地了不成!」
***
接二連三發生那種風流事,好些高門夫人趕緊帶着女兒離開公主府,免得回頭這些腌臢算計落到自家孩子頭上。
慕朝顏正好跟着人群離開,沒人懷疑。
出了公主府的大門,晉國公府的馬車已經在門口等着了。
眼角餘光睹見人面獸心的未婚夫也要�孟寧傅廷修��來,慕朝顏也顧不得身子上的痛楚,扶着女使的手趕緊上了馬車:「回府!」
馬車平穩前行,沒人追來。
慕朝顏總算放鬆了些許,倚着軟枕假寐。
女使春意瞧主子臉色不好,趕緊倒了杯熱茶遞到她手中:「姑娘,喝杯蜜茶潤潤。」又壓低了聲音道:「您去哪兒了,突然消失不見,奴婢可要被您嚇死了!方才二夫人還來問起您了。」
慕朝顏接過茶盞的手一抖。
那一家子可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免緊張起來,這要是被她們察覺了什麼,怕是要壞事兒!
「你怎麼說的?」
春意湊近道:「說您和閨蜜說悄悄話去了,奴婢也已經去通過氣兒,您放心,保證不會說漏嘴的。」
慕朝顏鬆了口氣:「還是你機靈。」
春意雖然沒在公主府亂走,也多少聽了一耳朵,那個被皇爺臨幸了的女子到底是誰,一直大家都在找,可也沒猜出是誰?
心下存了個疑影。
但她是下人,有些事兒不是她該問的就決計不能開口。
而且主子和秦王那麼要好,只等來年開春便要成婚,自然不會與旁的男子有什麼牽扯的!
然而當回到長音居伺候主子沐浴,看到主子那一身紫青的曖昧痕迹,以及從主子抹胸小衣里滾落的玉蟾蜍時,整個人都要炸了!
就算她未經人事,也知道主子經歷了什麼!
被皇爺臨幸的女子,分明就是主子啊!
「姑娘!」
凈房裡水汽繚繞。
慕朝顏看着落在水霧裡的玉蟾蜍,咧着個嘴,就像是在嘲笑她!
氣得她朝它踢了一腳。
骨碌碌。
一下子不知道滾到哪個角落裡去了。
要不是活過一世,知道那間屋子裡有暗道,蕭潯衍不管不顧那麼一走,她真是要給他害死了!
「真是個無恥混賬!」
春意什麼都不敢問,回魂後趕緊去翻箱倒櫃,把小立領的寢衣找出來。
一定要把脖子上的痕迹全都死死遮住才行!否則,要是被哪個有異心的蹄子見着、說出去,主子的名聲前程可就全完了!
慕朝顏泡在熱水裡揉着酸痛的腰肢,想了想,還是叫春意把玉蟾蜍給撿回來了。
「春意,把這東西給我串在宮絛上!」
既然已經跟他那樣,就算是再硬的骨頭她也得給他啃下來!想拿這個來羞辱她,她偏不如他的意,還要把這個當飾品帶着身上,時時刻刻提醒那壞東西自己做了什麼缺德事!
春意擔心又傷心,可也只能聽主子吩咐:「是,奴婢知道了。」
剛從凈房出來。
就聽小丫頭來報:「縣主,音姑娘來了。」
慕朝顏皺眉。
怕不是來試探的!
二房一向心計甚深,前世可就想着要殺光她們大房,好搶走國公爵位!
「姑娘別急!」春意忙又給主子套上一件領子上有一圈狐狸毛的氅衣,勢必把脖子遮的嚴嚴實實,然後才讓丫頭把慕容時音放進來。
慕容時音見她裹得嚴實窩在窗邊的炕几上,又一副疲累樣子,眼神一閃,臉上卻笑得柔弱無害,嗔怪道:「姐姐回來怎麼也沒叫我們一聲兒!」
前世被所謂姐妹情蒙蔽,信了這條毒蛇,如今慕朝顏仔細瞧了,果然發現了端倪。
冷色的燭火明明白白映出了毒蛇眼底那抹一閃而逝的陰毒!
這個叫她疼寵多年的好妹妹,因為嫉妒她出身高貴,一面跟她演着姐妹情深,一面配合著秦王背刺她!
在百官齊聚的宮宴上毀她名聲!更趁她受傷昏迷時,親手砸斷她的雙腿,讓她淪為被人鄙夷的下賤廢人,逼得她自降為妾,讓秦王順利給心愛之人騰出正妻之位!
而秦王那陰狠賤人,繼續在她面前裝着深情,在旁人欺辱刻薄她時處處維護信任,引得彼時自卑的她以為自己嫁得良人,對他百般信任,繼而求着父兄一定要支持秦王坐穩東宮太子之位!
卻到最後,落得被慕容時音斬去四肢、割掉雙耳、拔了舌頭做成人彘,苟延殘喘數日之後,被扎破心臟慘死的結局!
慕朝顏垂下眼眸,隱去所有情緒,嘆息道:「聽了些不好的消息,心裏不舒服,就先回來了。」
慕容時音狀似無意地追問道:「怎麼了?」
慕朝顏懶洋洋說:「幼年時曾與我一同在太后膝下養過一陣子的那個姚姑娘,剛入冬的時候掉水裡,病死了。」
慕容時音驚呼了一聲,一連聲的惋惜。
慕朝顏懶得聽她扯,直接問道:「妹妹來找我,有什麼事兒嗎?」
「瞧着時辰還早,來陪姐姐說說話。」慕容時音挨坐下了之後道:「不過在宴席上,我聽說戶部左侍郎錢大人出了事,他可是競爭尚書之位最熱門的人選!」
慕朝顏彷彿對朝政沒興趣,興趣缺缺。
慕容時音立馬又說:「而且我隱隱聽說,那是秦王殿下的人呢!錢大人是有才能的人,若是沒了他是戶部替殿下分憂,總歸是殿下的損失呢!」
戶部,那可是個深不見底的錢袋子。
誰掌了戶部,等於是老鼠落進了米缸里,肥了自己,還能肥一整個家族!
如今錢侍郎出事兒,錢袋子搞不好就要跑進死對頭的口袋,那人渣當然着急了。
「真的嗎?」慕朝顏假裝驚訝,又怒道:「錢大人既為殿下辦事兒,怎麼能這麼不檢點!」
慕容時音顯然很滿意她的反應:「我打聽了提一下,其實錢大人犯的也不是什麼大錯,就是吃醉了酒幹了些衝動事兒,沒想到被人告到了九皇爺那兒。」
「原以為就是打板子罰奉就能了了的,誰知道九皇爺竟說要嚴處。要我說,其實就是九皇爺剛回京沒多久,想拿人立威呢!」
慕朝顏心中冷笑。
把**屬下妻子說得如此輕描淡寫,可真的夠噁心的!
何況他蕭潯衍戰功赫赫,有皇帝的信任,如今又掌着皇帝的心腹衙門鎮撫司,有必要拿個小小的三品官做文章立威么!
慕朝顏揉着前世被她砸斷的腿,那股鑽心的痛彷彿還殘留在骨子裡,極力以嬌滴滴的聲音掩蓋洶湧的恨意:「我不去,我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