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皇叔別來無恙盛止荷 第6章 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她的挑逗並不靈巧,卻讓蕭潯衍渾身如同過了電般,骨子裡透着股麻麻的感覺!
身子猛地晃蕩着一顛,慕朝顏被託了起來,整個人掛在了他腰間,後腦勺被用力按着,口中被掃蕩,咕咕的水聲浪蕩。
好容易得到喘息的機會,慕朝顏雙手撐住他的肩,顫抖着同他談條件:「我會好好取悅你,你也要答應幫我……」
蕭潯衍用力擦過她嫣紅的唇瓣,冷笑:「跟我談條件?你以為你現在還逃得掉?」
慕朝顏眼眸泛紅,不死心的撩撥他:「蕭潯衍,到底如何你才肯幫我?」
蕭潯衍不再回答她。
他像是這幅嬌嫩身子經久的主人,三兩下撥弄,便讓她意亂情迷,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
吱呀~
門窗不知被誰給帶上。
……
待到離開梅塢時,慕朝顏的兩條腿都在打顫。
走了幾步忍不住停下來,扶着梅樹緩一緩:「真是混賬透了!怕不是前世欠了他的,這般折騰人!」
回到宴會廳的時候帝後來沒來,不過百官基本已經來齊了,很熱鬧。
慕容時音沒能見着心上人,心裏很不舒服,不免透露出嫉妒:「你跟九皇爺都說什麼了?怎麼才回來?」
慕朝顏撫着翹幾緩緩坐下了,無奈道:「下棋哪有快的。」
竟然還一起下棋了!
慕容時音更嫉妒了,語氣也越發沖了起來:「你和九皇爺下棋了?你這麼膽小,九皇爺能好好跟你說話嗎?他能因為你的話就答應幫秦王殿下嗎?」
「沒說幫,也沒說不幫。」
慕朝顏隔着月華群搓了搓酸軟的雙腿。
秦王的事,她當然是一個字都沒提。
但是自己的事,也沒得了個准信兒,那混賬又跑得快,壓根不給她再纏他答應幫自己的機會!
這結果慕容時音非常不滿,心想:我的才學與口齒都比她好上千百倍,若是我去和九皇爺談,必然能讓九皇爺答應放人!也能讓九皇爺對我的才情和心思刮目相看,日漸愛我入骨!
但她又不能表現出不滿來,只能剋制着脾氣道:「總好過一下子被回絕吧!」
慕朝顏懶得再和她說話,捻了顆汁水飽滿的果子慢慢嚼着。
才吃了半顆,身後有宮女又送來一盤:「秦王殿下知道縣主喜歡吃,特地叫奴婢給您送來。」
慕朝顏睇着果子的眼神冷冰冰的,嘴角卻樣着所有人眼裡最幸福的弧度。
然後抬頭衝著秦王柔軟一笑。
秦王眼神里亦是綿綿情意,任誰見了都會以為他愛極了這位未婚妻!
這叫一些愛慕秦王的閨閣貴女們看了,心裏不是滋味:
「長得也就那樣,真不知道秦王喜歡她什麼!」
「若不是晉國公手裡握着軍權,她慕朝顏又算個什麼東西!」
……
慕朝顏聽了幾聲在耳朵里,心頭一刺。
前世只以為她們是嫉妒,誰想她們說中的卻是真相!
慕容時音聽着旁人對她的貶低,心裏痛快,臉上做出一副不忿的樣子:「姐姐別聽她們胡說八道,她們就是嫉妒姐姐!」
慕朝顏冷笑:「當然,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慕容時音倒了杯酒水給她,一臉的天真嬌憨:「姐姐喝這個果酒,好好喝哦!」
慕朝顏警惕着,眼眸掃過她時,不經意看到她的食指指甲有些濕。
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慕容時音這是把藥粉藏在指甲蓋里,然後趁着她不注意,悄悄融進了酒里了!
心下無比憤怒,極力剋制情緒,才沒有伸手一把掐死她!
「好喝,你便多喝幾杯。」
接過果酒放在了一邊,轉過身只顧着和熟識的小姐妹們說笑。
長案上熱乎乎的點心涼了又換了一輪,她就是不去喝那杯酒。
這下子,別說慕容時音坐不住,就連對面的秦王也開始頻頻皺眉。
慕容時音攀住她的手臂,開始撒嬌賣痴:「姐姐!你嘗嘗嘛,我不騙你的,這個果酒真的很好喝呢!」
慕朝顏笑看着她,彷彿很無奈的樣子,終於執起酒杯,把那盞果酒給喝了下去!
慕容時音見她中計,眼底爆發得意的冷笑。
賤人!
看你以後還拿什麼在我面前得意炫耀!
怕待會兒慕朝顏藥效發作的樣子會叫人看出什麼來,她又拉着慕朝顏道:「我有些暈,姐姐陪我去偏殿坐一會兒吧!」
慕朝顏眼底閃過冷芒,嘴角笑得寵溺:「好,我陪你去。」
慕容時音若有似無地朝着秦王蕭元熠的方向看了一眼,朝着殿外走了。
***
後宮裡守衛向來森嚴,何況今日還有那麼多官員女眷在,然而出來散風的貴人們卻發現,東偏殿外的游廊下竟然沒有一個侍衛在看守!
只看到廊尾的某間屋子外,有個小宮女在東張西望。
看到她們走來,更是嚇得滿臉驚恐!
「給、給各位娘娘請安。」
為首的柳貴妃見她這幅模樣,微微蹙眉:「誰在裡頭?」
小宮女心虛發抖:「慕容縣主不在裏面!」
柳貴妃是慕朝顏的未來婆婆,聽着這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回答,眸光一閃,叱道:「說得什麼胡話!裡頭不是慕容縣主,你提縣主做什麼!」
小宮女堵着殿門:「娘娘別問了,裏面真的沒人!」
可偏偏這時候,屋子裡隱隱傳出男女的動靜。
在場大多是經過人事的后妃,那動靜到底代表着什麼,可再清楚不過了!
柳貴妃驚呼一聲:「把門給本宮撞開!」
小宮女衝著柳貴妃擠眉弄眼的暗示:「柳貴妃娘娘,慕容縣主真的不在裏面,啊呀……」話還沒說完,人就被一旁的宮女給踹開,殿門也被撞開了。
柳貴妃鐵青着臉色朝里走。
邊走,邊痛心疾首的叫嚷道:「慕朝顏!你怎麼能這樣辜負本宮和殿下對你的恩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