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家父李世民,讓你女兒懷孕怎麼了 第5章 報復他的最好辦法,就是嫁給他_安幽小說
◈ 第4章 太上皇:他們應該高興才對,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第5章 報復他的最好辦法,就是嫁給他

自從退位後,從未踏出這裡一步的李淵,今日他帶着人,去找李世民麻煩了。

而當事人李恪,開始享受太上皇的待遇。

「接着奏樂,接着舞!」

躺在軟綿綿的地毯上,喝着美酒,過上了歌舞昇平的奢侈生活。

李世民竟然要打他一百軍棍,這讓李恪心中很不爽。

所以,他搬出太上皇,讓李世民心中也不爽一下。

不將你搞得焦頭爛額,算他李恪輸。

他要讓李世民心服口服的下旨賜婚。

太極殿。

群臣接到陛下急招,早早就來到太極殿恭候。

腿都站麻了,肚子都咕咕叫了,陛下還遲遲不來上朝。

文臣武將開始議論紛紛。

「代公,你來的最早,可知發生了什麼事,這都巳時過了,陛下還不來上朝……」

魏徵思索再三,還是問了一句。

他是門下省最高監督長官,這是他職責所在。

李靖彷彿被人踩了尾巴,陰沉着臉道:「你是侍中,陛下身邊的人,卻來問我,陛下想幹什麼,需要給我這個臣子交代?」

魏徵:「不是,這……」

魏徵臉都綠了,心中這個氣啊!

你來的最早,就是問一句,不想說就算了,你為何要發火?

房玄齡心中也納悶,李靖脾氣一向溫和,於是好意勸道:「藥師(李靖的字),大清早的,幹麼發這麼大的火?」

李靖卻以為房玄齡在嘲笑他:「老子發火,和你有個屁關係,少管閑事。」

房玄齡:「……」

眾人:「……」

長孫無忌抱着芴板,雙眼微眯,心中已經樂開了花。

別人不知道,不代表他不知道,李靖女兒被蜀王睡了,就是他出的主意。

他不介意,爆個大瓜,讓群臣一起吃。

「老夫剛才進來時,聽小太監私語,說是蜀王喝醉了,玷污了一位外臣家的女子……」

「老夫猜測,陛下估計在處置蜀王。」

霎時,群臣都炸開了鍋。

蜀王牛逼!

竟敢在皇宮睡外臣家的女子,怎麼做到的?

要是睡了個宮女,大家也認為正常,畢竟這種事經常發生,可外臣的女子就不一樣了。

人家給你李家做牛做馬,你卻睡人家女兒?

這豈不是寒了群臣的心?

魏徵立馬就不幹了,將剛才在李靖哪裡受的憋屈,撒到蜀王身上。

「簡直荒唐!」

「作為蜀王,就該勤學上進,端正品德,維護皇家臉面,為陛下分憂,為天下百姓分憂。」

「他倒好,不學無術,荒淫無度……」

「臣要參他一本!」

王珪,溫彥博,戴胄等文臣都緊隨其後,準備參蜀王李恪一本。

他們家也有待字閨中的女兒,要是哪一天輪到他們家,該怎麼辦?

陳咬金,尉遲恭,秦瓊等人也是面面相覷,心中佩服蜀王的勇氣,就不怕被活活打死嗎?

陳咬金拍着肚皮,笑道:「反正我老程沒女兒,不知是誰家的女子,這麼有福氣。」

尉遲恭也笑道:「俺也一樣!」

秦瓊:「我也沒有女兒!」

牛鼻子老道李績實在是看不下去,因為他有一個小女兒才十歲,這事發生在誰身上,誰受得了。

「你們三個少說點,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你永遠不知道有多痛。」

李靖聽着諸位大臣的竊竊私語,心都氣炸了。

但還不好發作,一旦他發作,這不就不打自招了嗎?

就在此刻,李世民貼身太監王德來到大殿。

他躬身道:「諸位大人,陛下說,暫時身體不適,先吃午飯,下午再議事。」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大家散了,各自回家吃飯就行了。

但魏徵卻陰沉着臉走向了王德。

「王公公,聽聞蜀王睡了外臣女子,可有此事?」

這……

「事關皇家臉面,這個咱家也不知道……」

「還請王公公傳達一下,臣要親面陛下,皇家事,天下事,事關皇家臉面,大唐的威嚴,此事必須嚴肅處理。」

長孫無忌也淡淡地說道:「鄭公說的在理,要是此事處理不當,寒了臣子的心,今後那個臣子還為陛下效犬馬之勞。」

於是乎,有女兒的大臣們都要求陛下嚴懲蜀王,給蜀王一個教訓。

沒女兒的大臣們,也紛紛表示,沒吃飯吃個瓜總可以吧?

王德都懵了,竟然沒人走?

於是他將此事告訴李世民,李世民差點被氣吐血。

好嘛,都不走是吧,朕的兒子,睡一下你女兒怎麼了?

飛上枝頭變鳳凰,爾等還不樂意了?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但兒子做出這等事,做父親的臉上也無光。

他黑着臉來到大殿,沒等魏徵上前噴他,他就坦白道:「蜀王失德,不顧皇家臉面,做出難以啟齒之事,朕已罰蜀王一百軍棍,削去蜀王頭銜。」

魏徵:「???」

魏徵剛要上前,卻是愣在原地。

他心中早已準備好的言辭,卡在喉嚨里了,難受極了!

眾人:「……」

大殿一片寂靜。

李靖終於是忍不住了,見識了蜀王的厲害後,他確實是有些心動了。

李世民也太狠了吧,你殺了你兒子,大家都解恨了,可他李靖的女兒怎麼辦?

天知道會不會懷孕?

「陛下,蜀王失德,罪不至死。」

李世民:「???」

接着,他心中就狂喜,只要當事人和解了,那此事就好辦多了。

「李愛卿以為如何懲罰?」

「別死就行!」

李靖心中也恨啊,不讓蜀王脫一層皮,他是絕對不甘心的。

……

「李世民,當年你弒兄殺弟,逼父禪位……」

「現在連親兒子都要殺了?你還是人嗎?」

「逆子,畜牲,當年老子就不該……」

嘶!

眾人心中大驚,此乃何人部下,如此勇猛?

玄武門事件,這可是李世民心中的禁忌,此人竟然直呼李世民名諱,還敢揭他傷疤。

眾人全部朝着殿外望去。

只見李淵在一位老太監的攙扶下,挺胸抬頭,惡狠狠地緩緩走來。

八年未見太上皇,眾人差不多都快忘記他了,但今日他出關了。

「見過太上皇……」

李淵眼皮都沒抬:「呸,沒一個好東西!」

李世民看着雄風依舊的老爹,嚇得連忙從寶座上下來,急速朝着大門口迎了上去。

「父皇……」

「別,老子沒你這樣的兒子!」

「老子今日過來,就問你一件事,你是否要親手杖斃恪兒?」

李世民捏緊了拳頭,這才反應過來,太上皇八年不曾出來過,今日為何出來找自己麻煩了?

原來是好大兒李恪,跑去太上皇哪裡告狀了。

逆子,走着瞧!

接着他臉上露出一抹微笑,小聲道:「父皇,蜀王失德,睡了外臣家的女兒,此事……」

李淵瞪大了眼睛,怒道:「我老李家是皇室,你是大唐的皇帝,恪兒是蜀王,睡外臣家的女兒怎麼了?」

「他們應該高興才對啊,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眾人:「……」

李靖胸口起伏,肺都氣炸了。

老傢伙,你說的這是人話嗎?

老子稀罕和你做親家?

此刻,他很想殺了李淵造反,但理智告訴他,可能會死的很慘。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