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殭屍:開局砸穿龍虎山大殿 殭屍:開局砸穿龍虎山大殿第2章 準備正式拜師在線免費閱讀_安幽小說
◈ 殭屍:開局砸穿龍虎山大殿第1章 被砸穿的龍虎山大殿在線免費閱讀

殭屍:開局砸穿龍虎山大殿第2章 準備正式拜師在線免費閱讀

(腦子寄存處

本書內容純屬虛構希望大家在觀看的時候不要帶腦子,可以先寄存在這裡,閱讀完之後自行帶走。

…….

1905年八月十五,有着道教祖庭天仙門,修真養性歸墟谷之稱的龍虎山。

這天是龍虎山三年一次的祭拜大典,整個龍虎山上下布置的莊嚴肅穆,大殿前掛有陰陽八卦的杏黃色道旗隨風飄展。

本應該已經開始的大典此時確是因為意外而暫時停了下來,殿外的龍虎山弟子以及執事們此時低着頭互相討論着。

「師兄,你說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典禮突然停止了?往年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這個我也不清楚,估計和剛才的巨響有關,不過這些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我們好好等着就可以了。」

說完兩人也就停止了交頭接耳,依舊彎腰俯首等待事情的後續發展。

而另一頭距離更近的執事們也在紛紛議論着。

「不知道裏面發生了什麼,不會是祖師爺震怒了吧?」

「誰知道呢,剛才那一聲巨響肯定是出事了。」

「這次的大典是誰負責的,可是倒了大霉了。」

「聽說這次是王執事負責的,這後果不知道他擔不擔得起啊?」

隨後眾人回頭望向了一旁的一位執事,也就是此次負責大殿的人。只見王執事差不多四五十歲,身上穿着黃色的道袍,身材微胖,此時面上表情惶恐,額頭滿是汗水。

但是此時他是不敢去擦汗水,只是身體微微顫抖着,低着頭任由汗水滴落在了地上,心裏默默的求着祖師爺保佑。

龍虎山大殿內部,只見數十位身着黃色道袍以及紫色道袍的老道士,有男有女。這些人都是龍虎山的高層,是公認的得道高人,也是龍虎山的中流砥柱。

此時的龍虎山大殿上方出現了一個大洞,看來這就是那聲巨響的來源,但是此時殿內的眾人目光卻不是在此處,而是緊緊的盯着三清像前的貢案上。

只見此時的貢案上,確是出現了一位剛剛出生不久的嬰兒,顯得格外的突兀。但是這個嬰兒確是顯得有些不凡,只見周身散發著淡淡的靈光。

要知道目前已經接近末法時代,靈氣接近枯竭,人們的修鍊愈發困難。除了一些洞天福地之外其他地方靈氣無比稀薄,就是龍虎山這個一等一的福地靈氣較之以前也是相差太遠。

自從劉伯溫斬斷龍脈之後靈氣消散,不少道統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中,天地靈物越來越少,就連上古時期各種修鍊體質也幾乎絕技,甚至以前排不上號的資質如今都是修鍊天才,是各個教派爭搶的人物。

可是對比這個嬰兒那就幾乎什麼都不是,所以大家一時間都是看傻了眼。

「咳咳!」

只見此時站在首位身着華麗紫色道袍的老道士咳聲提醒眾位道長,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龍虎山的第33代天師,道玄真人。(隨便杜撰的,大家看看就好,別較真。)只見道玄真人滿頭白髮就知道年齡已經不小,但是面容卻顯得很是年輕,面白無須。就是傳說中的鶴髮童顏,猶如神仙中人。

此時周圍的道長們被驚醒了過來,臉上紛紛露出了不自然的表情,但是大家的目光依舊死死地盯着那個嬰兒,不捨得移開。

就在此時一位為數不多的紫袍道人站了出來,只見道人也是滿頭白髮,臉部方正,給人一種很嚴肅的感覺,向著道玄真人微微躬身,隨即開口。

「天師,老道我一生修道,為了龍虎山兢兢業業。但是一生確是沒有一個親傳弟子,剛好天降英才,請允許老道收其為弟子,好好教導,到時也可光大我龍虎山門庭。」

其他人聽完這個道長的話語之後紛紛內心大罵老道士的無恥,也紛紛後悔自己怎麼沒有率先開口,被老道士搶佔了先機,於是紛紛準備開口。

只見此時一位身材圓潤的道長站了出來,不知是龍虎山的伙食太好還是其他原因,肚子大的驚人,只見他剛一站出來就對着剛才的老道士大罵無恥,隨即轉身看向了道玄神人。

「天師你別聽道真那個老東西胡說八道,他就是一個老古板能教什麼徒弟,萬一把這個好的一塊絕世美玉教成了和他一樣呆板,那不是毀了這孩子,還是交給老道我才好。」

道神一聽胖道士如此詆毀自己,頓時不樂意了。

「死胖子你說什麼,我乃是龍虎山傳法長老,對於龍虎山修鍊功法最為了解,可以時時為我的徒兒解答修鍊上的疑惑,你可以嗎你?」

「照這麼說老頭子我還是金丹殿殿主呢,可以為他提供各個階段的修鍊丹藥,保證他的修為突飛猛進,不比你那強多了。」

「你….」

眼看兩人還要爭吵,道玄真人直接開口制止二人。

「道真長老,道空長老你們就別吵了,至於這個孩子的確要找一個合適的師父,我考慮考慮,會選擇一個合適的師父教導他的。」

此時其他的長老們紛紛開口,想要收嬰兒作為徒弟,有的說著可以傳授自己的壓箱底法術,有的說可以提供好的法寶等等。

而這些長老身後的黃袍道長們看着門內的長老們一個個爭得面紅耳赤的,一個個壓下想要收徒的心思,根本不會有這個機會。

於是一個個的站在後面開始看起了熱鬧,只見大殿內都是長老們的爭執聲,猶如菜市場一般熱鬧。

「夠了!」

道玄直接大喝一聲,長老們頓時停下了聲音,猶如犯錯的小孩子一般低頭不語。

「看看你們一個個像是什麼樣子,這麼多年修道的心境就是如此不堪?當著道祖神像的面,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

下面的長老面對道玄的斥責一個個默不作聲,可見道玄真人聲望無人可比,沒有人敢於反駁。

「好了,既然你們爭執不下那就不要爭了,我做主收這個孩子為徒,就這麼定了。玉旋長老,這個孩子還小就交給你日常照顧了。接下來的大殿交由道真長老主持,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就走出了大殿,只不過腳步比較匆忙。隨後一位身着紫袍的女道士上前抱過了嬰兒,只見女道長保養的很好,雖然眼角有着淡淡的魚尾紋,但是依舊婉約柔美,可見年輕時一定是國色天香。抱過孩子後緊跟着道玄的步伐就離開了大殿。

此時的眾位長老還沒反應過來,過不多時才發覺自己等人爭得面紅耳赤,最後居然被道玄真人摘了桃子。

此時道空真人直接氣的原地跳腳。

「這道玄真不是個東西,和他道侶玉旋就這麼把孩子給抱走了。」

「確是壞透了,但是人家是天師,我們能怎麼辦呢,此事已經塵埃落定,沒有任何迴轉的餘地了。」

道真也很是惱怒,但是最後還是深深地嘆了口氣,知道再想下去也只是徒增煩惱。

「你們兩個就別說了,小心被天師聽到抓着你們兩個的小辮子狠狠地修理你們,到時候可有你們的苦頭吃了。」

一位長老開始勸解兩人,兩個老頭聽到後,想到了道玄的一貫作風頓時打了個冷戰。

隨後不提離去的道玄和玉旋真人,在道真的支持下繼續完成本次的祭祀大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