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原是謝家嫡女,父母親手中掌珠,芳名遠播蒙景祐帝偏愛,得封朝陽郡主,與太子青梅竹馬,聖上賜婚,本應在家待嫁。
誰料,一向散漫乖順的清平王一朝反叛,景祐帝皇室皆被誅,太子逃出,父親遠震西北,鞭長莫及,待父親趕回京中時,一切皆成定居,清平王稱帝,改號廣運,廣運帝給了父親兩個選擇。
一謝家滿門以造反叛亂為由九族盡滅二謝家女謝晨安入宮為妃父親兵權上繳遠震西北非召不得離以此饒謝家滿門父親再三勸說,謝家女永不為妾,可廣運帝只是靜靜地看着父親,只給了一日時間考慮,他自信,父親會讓謝家女入宮。
是,我不願讓父親為難,再者,父親入京時一身戎裝,更將西北軍帶回了十萬,十萬大軍與京中留守軍已然相等,廣運帝若想將反叛罪名扣下來,父親即便相反,西北軍連夜趕路,與京中整裝待發的御林軍相較,勝算也未可知。
然而,西北軍鎮守西北,讓匈奴望而卻步,保梁國一方平安,西北軍一動,匈奴必捲土重來,再犯梁國土地,到時,才真真是內憂外患,父親更不願讓梁國子民刀劍相向,這違背了他做將軍保家衛國的初衷,更何況太子失蹤,謝家曾是太子妃母族,雖未成親,謝家已被實實在在釘上了太子黨一稱號,廣運帝懷疑謝家私藏太子,用盡手段也要把我拘在自己眼皮底下,新皇需要謝家女來告訴世人,他的鐵血手腕,連世家之首的謝家也不得不低頭,謝家女永不為妾這一祖訓,被擊的潰敗不堪,別的仍在觀望新帝登基的世族聞訊,紛紛向新帝俯首稱臣既需要父親替他鎮守西北,保梁國一方平安,又要她的女兒入宮為妃告訴世人,警告太子,讓他不要做無謂抵抗。
我與太子青梅竹馬之名遠播,拿我折辱太子。
可笑至極「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爾謝氏女晨安風姿雅悅克令克柔,安貞葉吉,毓秀名門,朕心甚悅,着冊為淑妃,賜封號靜,於十月一日入宮。
欽此」「臣女領旨謝恩吾皇萬歲萬萬歲」我沉默的接了旨並不想對這幅聖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