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她瞭然的點點頭。

看來就是她兌換了什麼東西,那東西就會出現在她手裡。

那如果兌換的東西多了,豈不是非常不方便?

這時狗蛋說話了。

「主人,要是你能用一萬美食點升級美食空間,你兌換的物品就會出現在系統空間里,隨時想取就能取,你還能將你現實世界的東西存放進空間中,而且空間里時間是靜止的,也就是你放進去什麼樣,拿出來就還是什麼樣!」

這下蘇卿婉來勁了。

「這麼好?」

這樣一來,她可是就有了一個大大的金手指了!

看來多做飯,多直播,多積攢美食點勢在必行啊!

一想到商城裡那麼多好東西,她真有些迫不及待,趕緊弄些好吃的給孩子們改善下伙食。

可是只靠每天一日三餐,怎麼想怎麼覺得有些太慢了。

而且目前她做的飯菜都是最基本的家常菜,根本吸引不到太多人打賞。

若是……她能重操舊業,做廚師,豈不是就能炒更多的菜?賺取更多的美食點?

這個問題,她認真的想了想,家屬院這邊的女人,很多都去周圍的兵工廠上班了。

什麼木材加工廠,軋鋼廠,機械廠……

這麼多廠,總有單位食堂吧?

若是她能進單位食堂,不僅能多掙一份工資,還能多賺美食點?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而且隊里為了給家屬提供便利,還專門設立了託兒所,請的也都是退休的老教師來教這些孩子。

說起來甜甜和霖霖也差不多可以上託兒所了。

越想蘇卿婉越覺得可行,看來回頭可以跟宋楚桉說說,聽聽他的意見。

下午趁着兩個小傢伙睡着,她又去找了王巧花,這個花姐人還挺好的,哪怕以前原主那麼作,之前在水池邊她還是為她說話了。

就沖這點,她也挺喜歡這個大姐的。

「花姐,我也想在屋對面開一塊小菜地,你看行嗎?」

正坐在門口納鞋底兒的王巧花一聽,頓時有些驚喜,沒想到這個蘇卿婉真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行啊,怎麼不行?這地都是誰開就是誰的,反正也用不多,一小塊地就種些菜自家吃,也省事!」

蘇卿婉忙點頭。

「是啊,花姐,我也是這麼想的!那您家有沒有鋤頭啊?我這剛來,家裡也沒這些東西,我想借您家鋤頭使使,您看行嗎?」

王巧花聽了,頓時高興的,將鞋底子往簸籮里一扔。

拍拍屁股站起身。

「等着,姐這就去給你拿!」

她就是個性子爽利的,拿了一把鋤頭還拿了一把鐵鍬,非要幫着蘇卿婉一起弄。

這個點兒,多的是家裡孩子睡了,坐在門口拉呱乘涼的。

看到倆人拿着工具,翻整蘇卿婉家對面的那塊荒地,忍不住又議論開了。

梁排長家的趙秀英驚奇道:「咦,你們瞅瞅,那個是不是蘇卿婉啊?」

那些人立馬跟着往那邊看去。

「嘖嘖,竟然真的是蘇卿婉,她怎麼跟着王巧花翻地去了?」

「難道真的是今天上午鬧那一通,被嚇到了?我可聽見宋連長說要離婚呢!」

「估摸着是,中午宋連長出來刷碗不還說了,蘇卿婉知道錯了,看來真的了!」

倒是嗑着瓜子的丁愛菊,看了一眼鋤地的蘇卿婉,撇撇嘴,將嘴裏的瓜子皮吐到地上。

不屑道:「改她能改到哪裡去?狗改不了吃屎,就她那脾性,頂多就是做做樣子,敢不敢打賭?我賭她絕對撐不多三天!又得變回老樣子!」

她們這邊離的又不遠,蘇卿婉和王巧花全都聽得一清二楚。

聽到丁愛菊的話,王巧花有些臉紅的看了眼一旁的蘇卿婉。

「卿婉,你別跟她們一般見識……」

可話音還未落,就看到她提着鋤頭往那邊過去,嚇得王巧花怕她又犯渾,忙跟了上去。

還在說個不停地丁愛菊壓根就沒注意到蘇卿婉過來了,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

一旁的人使勁給她使眼色她也沒看到。

「要我說,宋連長娶了她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話音未落就聽到背後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

「嫂子你說話這麼好聽,上完廁所一定擦過嘴了!我猜你也很會下廚吧?看你挺會添油加醋的?我蘇卿婉沒得罪你吧?我什麼樣用的着你在這逼逼叨?」

「我承認我之前確實混蛋,但也沒有像你這樣背後說人是非,搬弄口舌?你男人是張幹事吧?我可真為你男人感到丟人啊!」

「難道張幹事平時里也都是這樣在背後搬弄人是非,攛掇着人家兩口子離婚,若是這樣,我非要去首長面前告他一狀去不可,這樣的人,品行不端,如何能勝任這個職位!」

蘇卿婉是真的氣壞了,也被這人給噁心到了,之前她說那些話別以為她沒聽到,那是她覺得原主確實做得不對,不想跟她一般見識。

可她也不是被人隨意搓圓捏扁的,泥人還有三人土性呢,何況她蘇卿婉呢?

要是再不給這人一點教訓,恐怕她蹬鼻子上臉!

丁愛菊果然被她嚇到了,但反應過來,又氣的不行。

猛地將手裡的瓜子扔到地上,氣的抖着手指着她罵:「你說什麼呢你?蘇卿婉我告訴你,我丁愛菊可不怕你,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怎麼?還不讓人說了?嘴長到我自己身上,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你管得着嗎你!」

蘇卿婉看了一眼被她扔的滿地的瓜子皮。

「見過裹小腳的,沒見過裹小腦的,你真是二維碼,不掃一下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小時候被狗咬過,你這樣子讓我很害怕呢!我只是隨口一說,你不用急着跳牆,看的出來你是第一次做人,完全躲過了人的特徵,真是可笑,把我氣死了,你想當孤兒?」

她這番話說完,剛擼了袖子正準備跟她大戰「三百回合」的丁愛菊有些懵。

「她說了一堆什麼?我怎麼什麼都沒聽懂?」

她就是一農村婦女,沒上過學,也沒什麼文化。

可不代表其他人聽不懂,有些人就忍不住捂着嘴笑。

尤其王巧花,她可算聽明白了,卿婉話里,罵了她好幾次,只是那個什麼二維碼沒聽懂,但想來也不是什麼好話。

看丁愛菊站在那裡,什麼都接不上來,王巧花笑着拉了拉蘇卿婉的袖子。

「別被她影響了心情,走,咱們繼續鋤地去!」

蘇卿婉點點頭,走之前,還不忘再對着丁愛菊說一句:「你這麼能噴,你對象一定很幸福吧!」

說完,就轉身就走了,只留下一臉懵逼的丁愛菊。

「她啥意思?你們懂嗎?」

那些人搖搖頭,但知道絕對不是什麼好話。

「興許是誇你的!」

「對…….」

丁愛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