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婚甜蜜:京圈大佬爭寵嬌嬌女第2章 穿越後腦殼子很疼在線免費閱讀

軍婚甜蜜:京圈大佬爭寵嬌嬌女第3章 便宜弟妹跟沐阿婆在線免費閱讀

炎炎的夏日,熾熱的土路上行走着剛下班趕回家做飯的各色行人,知了吱吱地在樹上叫個不停,周圍夾雜着各種家長喊熊孩子吃飯的聲音,還有些挑食不吃菜被揍的哭鬧聲……

某J市四合院內,一間溫馨雅靜的房間里傳來三個孩子的抽泣聲,夾雜着哭腔啞着嗓子喊着靜靜地躺在床上的少女。

少女膚白如雪,鵝蛋臉上的粉唇因生病變得毫無血色,長長的睫毛偶爾微微地顫動着,彷彿正在與黑暗裡的惡魔作鬥爭,想要努力睜開眼睛,彎彎的柳眉時而皺緊,時而微松,挺翹的鼻樑也跟着微動。

腦後烏黑柔順光亮的秀髮覆蓋在枕頭上,與蒼白的臉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多麼讓人心生憐惜的人兒啊~可真是個病嬌小美人。

床沿邊坐着一個約七八歲的小男孩,濃密的眉毛有點叛逆地向上揚起來,霧蒙蒙的大 眼睛紅腫的充溢着眼淚,倔強的不讓它滑落。

男孩沙啞的聲音對女孩喊着:「阿姐,阿姐,你醒醒好不好,晨晨好害怕啊,不要丟下晨晨、陽陽跟昕昕,晨晨只有阿姐了啊,你睜開眼看看我好不好,求求你了阿姐。」說完哽咽地嗚嗚着。

手一直緊握着女孩的纖纖玉手,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不敢鬆開,一旦鬆開就好像會墜入無盡的深淵。

「嗚嗚…阿姐醒醒啊,嗚嗚阿姐陽陽以後再也不調皮了,你別不要我好不好,我以後會好好聽話的…」跪在地上的小小男孩緊緊拽着被角。

滿臉淚水,鼻尖冒着鼻涕泡,還在抽泣着叨叨自己以前做的錯事,並且反思以後會怎麼做,眼睛看着床上依舊沒反應的少女,抽噎聲越來越大。

而坐在女孩旁邊的梳着羊角辮的小小女孩此刻抱着姐姐的另一隻冰涼的小手,哇哇哇哭得撕心裂肺的。

豆大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滴落,打**少女的手跟自己的小衣服,嘴裏不時地冒出:「阿姐啊,嗚嗚阿姐醒…阿姐醒…阿姐要昕昕,昕昕聽話的嗚嗚…」。

三個孩子此起彼伏的哭喊聲不斷的傳入少女的耳朵,少女的眉宇間加速的微動着,手指微微掙扎,無奈雙手都被緊握着,掙扎效果甚微。

而此刻的蘇沐晴只感覺自己的腦袋如針扎般疼痛無比,渾身乏力,拼盡全力想要睜開眼睛,卻毫無效果。

耳邊不斷傳來的模糊聲音更加刺激着疼痛的腦殼子,漸漸地聲音越來越清晰,直到聽清了哭喊聲所說的內容,蘇沐晴停止了掙扎,眉宇間變得平靜了。

小黑屋的蘇沐晴:我去,什麼情況!什麼阿姐!什麼晨晨羊羊心心的!哪來的小孩兒,難道我救的小屁孩認我做姐姐了?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那其他兩個又是誰?我怎麼睜不開眼睛啊?

哎喲,腦袋可真疼,還以為今天我就這麼飛升上天位列仙班呢~看來老天爺還是疼惜我的,知道我還有錢錢沒花完,不忍心收我的小命。

不行,不行,這刺耳的哭聲再聽下去真要腦殼子真要炸了,我得努努力,睜開眼看看哪來的那麼多小孩兒,咋這麼能哭呢!眼淚不要錢也不能這麼哭呀。

在蘇沐晴的不斷掙扎努力下,長長的睫毛逐漸地緩緩往上抬起,琥珀色明凈清澈的眸子慢慢呈現了出來,模糊地視線逐漸聚焦,看清了上面模糊的是米黃色充滿年代感的蚊帳。

焦灼疼痛的喉嚨阻擋着她說話,只能發出:「啊…咳咳…啊…」一點都沒辦法把想說的話說出來,一開口就咳嗽,喉嚨痛的想罵niang。

此時哭喊的三小隻霎那間安靜下來,瞪着紅腫的大眼睛,看着床上已經睜開眼的少女,立馬撲了上去,緊緊地抱着她,淚水鼻涕都抹在了被子上、手上、少女稚嫩的臉上。

(蘇沐橙:我滴個天啊,熊孩子快放開我,手下留情啊,姐姐我小仙女的形象沒了。)

撲在被子上的蘇沐晨喊道:「嗚嗚阿姐,你終於醒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會丟下我的。」

握着少女手放在臉上的蘇沐陽:「阿姐嗚嗚…陽陽聽話陽陽聽話,你別睡了嗚嗚…」

而埋在少女臉邊的小可愛蘇沐昕在耳邊喊着:「阿姐、阿姐、阿姐,昕昕最愛阿姐了嗚嗚…」

蘇沐晴微微低眸看着三小隻的頭頂,還沒看清臉,就感覺自己被糊了一臉的莫名液體,有會流動的液體,還有貌似掛在那不動的黏稠液體,脖子被緊緊的緊箍着,開始有點透不過氣了,想說話又說不出來。

(蘇沐橙祈求着,天啊,誰能來救救我啊~)

此時大門外也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簡約古典的大木門被一個兩鬢斑白,臉上一臉慈愛滄桑的老婦人推門而入,嗖地一下,出現在蘇沐晴的眼前。

這速度可不是這年紀想擁有就能擁有的,老婦人把撲在上面的三小隻一一挪開,眼眶泛紅眼皮紅腫地看着少女。

伸出帶着繭子的手貼在了蘇沐晴的額頭,啞聲道:「我的晴寶啊,你可算醒了,你都快嚇死阿婆了…還好現在不燒了,不然阿婆走了都沒辦法跟月姐兒交代了啊。」老婦人用滿是繭子的手隨意抹了摸臉上的淚水。

隨後轉身在旁邊桌子上的暖水壺中倒了杯溫水在搪瓷杯中,慢慢扶起蘇沐晴,將溫水遞到沐晴嘴邊,一邊慢慢的喂着,一邊說道:「晴寶乖哈,我們喝點水潤潤,待會才能說話,才不會咳嗽。」

蘇沐晴乾涸的喉嚨經過溫水的滋潤,猶如乾旱已久的大地,得到了春雨的細細滋潤,此刻舒服了不少,不再這麼燒灼刺痛了,但眼睛依舊迷茫的盯着他們,嘴裏只能斷斷續續的說著:「啊..這裡..咳咳..是…哪兒咳咳咳…」

(蘇沐晴:天啊,啥時候才能說出完整的話,這是哪兒啊,你們又是誰,剛才哭的最厲害地也不是我救的小屁孩呀,怎麼這房間,這些傢具、擺件、衣服都這麼的有年代感,啥情況啊這,本仙女膽小慫得很,好怕怕啊。)

昕昕抬着小肉手在蘇沐晴的背上輕輕的拍着,滿臉的焦急,生怕阿姐咳着咳着給咳沒了,趕緊輕輕拍拍。

老婦人見狀趕緊說:「晴寶,你乖啊,先別說話,你發燒剛好,好好休息,等休息夠了再說,你別傷心,你還有弟弟妹妹阿婆在呢,你不是一個人,蘇姑爺跟月姐兒也會守護保護好你們的,他們會一直在的啊。」

「你趕緊再好好地休息休息,阿婆去給你煮點小米粥養養身體胃,太久沒吃東西,還是喝小米粥好,晨晨陽陽昕昕你們快去客廳玩,讓你們阿姐好好休息吧。」老婦人說完立馬把三小隻趕到房間外,把蘇沐晴扶着躺下,給她蓋好被子,摸了摸小腦袋安撫下,讓她安心睡後撤出了房間,去廚房忙碌了。

房間立馬安靜了下來,只剩下在床上一臉懵的蘇沐晴,想着:我是誰?這是哪兒?我為什麼在這呢?表情包:一臉黑人問號臉。

床上的蘇沐晴望着頂上略微發黃的蚊帳,太陽穴突突直跳,就這十分鐘不到的時間所發生的事情,讓她反應不過來。

我到底在哪?我是誰???一定是出場方式不對,我再睡睡,一秒、兩秒、三秒….哎呀,睡不着,乾脆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