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郡主腰軟聲甜,撩得世子臉紅心跳 第10章 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江黛跟着大丫鬟走了。
  大丫鬟名為翠鳶,是個健談的,一路上都在笑着說話。
  「郡主可能不知,自從得了平陽王妃確切的回復之後,王妃高興的幾夜沒睡,一直在念叨着,郡主小時候有多好看,說句不怕郡主見笑的話,若非王爺在一旁潑冷水,王妃連您和世子孩子的名字都要想好了。」
  「您還沒來,主院和世子院子里上上下下,都期待的很,其他院子里期待的人也不少。昨兒個您來的時候,好多下人尋着各種借口,在路上來來回回,就為了看您一眼。」
  「但凡是昨兒個見過您的,都對您讚不絕口,說您的美貌氣度,哪怕是在京城,也是獨一份的。」
  「大家笑着說,世子爺以前對任何女子都不假辭色,就是在等着郡主呢!」
  不愧是寧王妃身邊的大丫鬟,三言兩語,既表達了寧王府上下對她喜愛,又不動聲色的誇讚了李晗。
  江黛小時候也是來過京城的,那時候天子還年輕,沒有沉迷煉丹長生之術,勵精圖治,對平陽王府也是信任有加。
  平陽王提起當年君臣一心之時,也是唏噓不已,只是那時候江黛還不年幼尚不記事,無法理解平陽王的心情。
  反正從她記事開始,天子就有些昏聵,平陽王就再也沒敢帶她和大哥入京過了。
  聽得翠鳶的話,江黛面帶微笑,微微垂眸。
  翠鳶當她是羞澀,心頭頓時更高興了。
  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演武場,遠遠的就看見擂台上,李綦與李晗戰在一處。
  二人樣貌都極其出色,如今穿着練武勁裝,更顯身姿挺拔。
  精壯、有力、帥氣、利落,僅是用看的,男子的氣息便撲面而來。
  這般場景,江黛在平陽王府是瞧慣了的,但看見李晗與李綦交手,還是忍不住眼睛亮了亮。
  兩人交手只是切磋,不分高下也不分輸贏,餘光瞧見江黛緩步而來,李晗和李綦齊齊收了手。
  二人貼身小廝立刻上前,遞上汗帕。
  李晗擦了汗,便躍下擂台朝江黛而來,笑着道:「黛兒妹妹怎的來的?」
  江黛抬眸朝擂台上看了一眼,正好迎上了李綦的目光。
  他率先撇了臉,垂着眼眸用汗帕擦汗。
  江黛收回目光,朝李晗笑了笑,柔聲回話道:「我初來乍到,姨母讓晗哥哥帶我在府上逛逛。」
  李晗聞言微微一愣,隨即便明白了寧王妃的意思。
  他沒有拒絕,看着江黛笑着道:「還是母親考慮周全,我去更衣,即刻便來。」
  說完這話,他轉眸朝李綦道:「二弟,替我招待下黛兒妹妹,我去去便回。」
  李綦站在擂台上擦着汗,眼神輕瞥,朝江黛看了一眼,沒說話。
  李晗見他不答話,知曉他是默認,同江黛說了一聲便匆匆走了。
  領着她過來的翠鳶,見狀也告退離去。整個演武場,只剩下了江黛、香怡、李綦,以及他的貼身小廝來福。
  來福看着江黛,笑的眉眼彎彎。
  郡主長的可真好看,明艷大氣嬌嫩,卻又偏偏透着幾分媚,尤其是那雙明媚的桃花眼,彷彿帶着鉤子,她輕飄飄的看一眼,便能將人的魂兒給勾走了。
  世子潔身自好,性情溫和,剛剛同郡主站在一塊兒,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
  來福想的入神,忍不住就揚了唇角,忽然一方帕子砸了他一臉。
  他連忙取下帕子,一抬頭就見自家主子黑着一張臉,朝郡主走去。
  香怡雖不是外人,但他們之間的事兒只有他們自己知道,見他快步而來,江黛還是端出了溫婉的樣子,微笑着喚了他一聲:「綦哥哥。」
  李綦來到她面前,垂眸看着她:「我同你說過什麼?」
  江黛聞言,臉上的笑意瞬間就淡了,看了他一眼道:「今兒個一早,我同姨母請安,是姨母吩咐讓晗哥哥帶我轉轉王府的。」
  李綦皺了眉:「你就不能拒絕?」
  江黛覺得他簡直就是在無理取鬧:「看來綦哥哥不知道客隨主便的道理,再者,姨母乃是一翻好意,我不好拒絕。」
  「你不過是不想拒絕罷了。」
  李綦打斷了她的話,冷聲道:「大哥宅心仁厚,是個端正君子,不是你可以戲弄的。」
  聽得這話,來福傻了眼,一旁香怡心頭頓時帶了幾分惱意。
  這二公子簡直莫名奇妙,什麼叫做戲弄?說的好像自家小姐,不是有心同寧王府結親似的!
  香怡張了張口,正要說話,江黛卻攔住了。
  她看着李綦,認真開口道:「雖然身為女子,說這話有些不妥,但此處並無外人,我便索性同綦哥哥把話說清楚。我與晗哥哥的事兒,是兩家長輩默認且有意撮合的,晗哥哥都不曾說什麼,我如今孤身一人寄居寧王府,就更不會說什麼了。」
  李綦擰了眉,看着嬌俏艷麗的小臉:「你……」
  話未說完,李晗的貼身小廝拎着一個食盒匆匆而來。
  他來到江黛身邊,將食盒遞了過去,笑着道:「這是櫻桃,世子一直沒捨得吃,特意讓奴才送來給郡主嘗嘗,以免郡主等着煩悶。」
  櫻桃,春果第一枝,乃是皇家貢果。
  江黛喜愛吃,每年平陽王都會悄悄弄一些,全家人都捨不得吃,悉數留給了她。
  看着手中的食盒,江黛不由想起了遠在平陽王府的父母兄長,她喉頭微動,伸手接過食盒朝元喜翩然一笑:「替我謝過晗哥哥,就說,我很喜歡。」
  元喜聞言咧唇一笑:「郡主喜歡就好,世子知曉,必然也是高興的。」
  說完這話,他轉眸看向李綦道:「二少爺,王爺剛剛下朝,連朝服都沒換,就怒氣沖沖的來找您,正巧遇着奴才給郡主送櫻桃,便囑咐奴才,送完櫻桃之後,務必請您即刻前去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