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 (2)

言笑了:「換作是我,我也會好奇的。」
  若有一天,她聞聽兄長與她未曾蒙面的未來嫂嫂一道遊園,她也會好奇的去湊個熱鬧。
  李晗聞言收了笑,一臉認真的想了想道:「換作是我,可能也會。但我會做的更隱蔽些,畢竟要給兄長一些臉面。」
  聽得這話,江黛忍不住笑了,沒想到他看上去成熟穩重,竟也會一本正經的說些逗趣的話。
  李晗看着她嬌美的笑顏,也跟着勾了唇角。
  書房內
  寧王瞪着李綦,壓低聲音道:「你瘋了么?竟然親自去殺道錄司左正一?」
  李綦冷哼了一聲:「他不該殺么?」
  「該殺!但不該是你親自去殺!」
  寧王氣的在書房內團團轉,卻又不好說太重的話,只朝他瞪眼道:「你是什麼身份?怎能親自去刺殺?他也配?!關鍵是,還沒能殺掉!」
  李綦皺了眉:「此事確實是我輕敵,往後我會更加謹慎。」
  「我要說的是謹慎么?!」寧王氣的低吼道:「我要說的是,這種冒險的事情,就不該你親自去做!」
  李綦聞言嗯了一聲,態度極其隨意,也不知道到底聽進去了沒有。
  寧王拿他沒法,自己生了半天悶氣又開口道:「我聽聞,你受傷了?」
  李綦淡淡道:「一點內傷罷了,過幾日便能痊癒。」
  寧王聞言鬆了口,叮囑道:「這些日子你好好休息,外間的那些狐朋狗友,偶爾應付即可,還是身子要緊。」
  李綦嗯了一聲:「若是無事,我先走了。」
  寧王嘆了口氣,擺了擺手道:「去吧。」
  李綦出了門,來福正與幾個下人湊在一處聊的開心,瞧見他連忙小跑着迎了上去:「主子這麼快就出來了?」
  李綦應了一聲,沉着臉沒說話。
  來福見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言,只隨他默默的回了院子。
  用午飯的時間到了,李綦沉默的用着飯,忽然狀似無意開口道:「先前你同幾個下人在聊什麼?」
  來福聞言一愣,想了想道:「沒聊什麼,只是隨意說了兩句話。」
  李綦夾了一箸菜,淡淡道:「我好似聽到了什麼郡主。」
  「這個啊……」
  來福笑着道:「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在說,世子陪郡主逛園子的事兒,好多下人悄悄去看了,都說從未見過世子,用那般溫柔的眼神看過一個人。大家都在猜,府上什麼時候辦喜事。」
  李綦黑了臉。
  來福聞言皺了皺眉:「主子對郡主是不是有什麼偏見?」
  「偏見?」
  李綦冷哼一聲:「我對一個水性楊花、寡廉鮮恥、兩面三刀、心腸歹毒的女人,能有什麼偏見?」
  來福:……
  李綦臉色越來越黑,最後直接放下碗筷,進了內屋。
  來福看着他的背影,不解他為何那麼大的火氣。
  難不成,是覺得自家兄長,被郡主給搶走,所以吃醋了?!
  看來,他得多在主子面前,說些世子與郡主感情深厚的話,好讓主子早些認清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