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郡主腰軟聲甜,撩得世子臉紅心跳 第5章 _安幽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寧王李恆與寧王妃沈芩,很是重視江黛的到來,幾乎一里一哨,早早就派了人去打探着。
  一得到消息,二人便領着王府眾人在門口等着了。
  一夜沒睡好,馬車上又顛簸的厲害,江黛現在是又累又困。
  她以手掩唇打了哈欠,迷迷糊糊掀開車簾,下了馬車。
  寧王妃瞧見江黛,當即眼眸就亮了!
  她上前兩步,率先來到江黛面前,高興的道:「這便是黛兒了吧?好一個嬌媚出塵的美人!」
  外間的風一吹,江黛才清醒了些,連忙面帶羞澀的低了頭,眼前的人都沒瞧清,便屈膝行了一禮:「黛兒見過王妃,見過王爺。」
  寧王妃急忙牽起她的手,將她攙扶了起來,嗔怪的道:「講究那些虛禮作甚?你爹娘沒有同你說么?你爹是寧王的結拜兄弟,你娘與我乃是手帕交,你喚王爺叔父,喚我姨母便成!」
  寧王在一旁笑着點了點頭:「你姨母說的沒錯,黛兒不必見外。」
  尋常來說,這話其實是有些怪異的,畢竟要麼是姨父姨母,要麼是叔父嬸嬸,現在一個稱叔父,一個稱姨母,簡直就是各論各的。
  江黛聞言,從善如流的乖巧喚道:「叔父,姨母。」
  「哎!」
  寧王妃笑的見牙不見眼:「瞧瞧,女兒家多乖巧,真真是讓人心生歡喜!哪像我生的那兩個臭小子,一個悶葫蘆整日就知道舞文弄墨,另一個弔兒郎當,什麼正經事兒都不幹!」
  寧王自然也是有女兒的,但都不是王妃所生,自然略過不提。
  江黛溫婉的道:「姨母說笑了,臨別之時,爹娘還在誇讚,說叔父與姨母將兩個哥哥教養的極好,讓我來到京城之後,定要聽哥哥們的。」
  寧王妃面上的笑容更深了,她朝一旁默不吭聲的李晗看了過去:「喏,這就是我那隻會舞文弄墨的大兒子,你喚他晗哥哥便是,旁邊的臭小子,就是你綦哥哥。」
  李晗看着江黛,率先柔聲開口道:「黛兒妹妹。」
  江黛抬眸朝他看去,迎上了一雙帶着溫柔笑意的雙眸。
  她面上露了羞澀,正要開口,卻瞧見了站在他身旁,面無表情冷冷看着她的李綦。
  一瞧他的樣貌,江黛一顆心頓時如墜冰窖。
  赫然就是昨晚被她扔下海的朝廷欽犯!
  江黛連忙低頭,生怕被瞧出了異樣,輕聲喚道:「晗哥哥,綦哥哥。」
  李晗面色溫柔的應了一聲。
  兩家已經商量過,江黛來到寧王府的目的之一,便是與李晗培養感情,從而定親成婚。
  眼下瞧着一個含笑盯人,一個含羞低頭,寧王與寧王妃頓時露了笑,正欲說些什麼,一旁冷眼看着的李綦卻忽然冷冷出聲:「黛兒妹妹好生眼熟,彷彿在哪裡見過?」
  江黛心頭頓時咯噔一聲。
  「臭小子!」寧王一個巴掌拍在李綦的後腦勺上:「收起你那些不着調的話,黛兒可不是你認識的那些鶯鶯燕燕!」
  李綦看着江黛,冷笑。
  寧王妃牽着江黛的手道:「別理那個不着調的臭小子!你遠道而來,肯定累着了,咱們進府慢聊,順道讓你見見府上其他人。」
  江黛乖巧應聲,由她牽着往府里走去。
  李綦看着她的背影,冷哼一聲。
  一旁李晗低聲問道:「你與黛兒妹妹不過是第一次相見,怎的態度這般不好?往日你不是最憐香惜玉的么?」
  李綦看了他一眼:「看人不能看表面,大哥知曉什麼是蛇蠍美人么?」
  他的聲音不小,前面的江黛聽的明明白白。
  她垂了眼眸,一顆心漸漸擰緊。
  平陽王府看似風光無限,然而天子自從沉迷煉丹之後,便日漸昏聵,受奸人挑撥已經對平陽王府起了歹念。
  此次她入京,看似是受皇后之邀上京做客,可事實上,她就是來當人質的!
  只是這事兒還未擺上明面,寧王夫婦並不知情,接到母妃托他們照顧她,並且有意兩家聯姻的信後,便歡歡喜喜主動求了恩典,讓她住在寧王府,順道與李晗培養感情。
  若是昨晚之事被寧王夫婦知曉,不僅婚事必定作罷,她想要通過聯姻,為平陽王府尋求庇護的打算也定會落空!
  寧王妃見她白了臉,當即回眸怒斥道:「不會說話就別說話!知道的明白你是在誇黛兒貌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對她有什麼不滿呢!」
  李綦看着江黛,緩緩開口:「不過是第一次相見,我有什麼可不滿的,黛兒妹妹,你說是不是?」
  江黛回身朝他行了一禮:「多謝綦哥哥誇讚我的容貌。」
  李綦聞言頓時給氣笑了,明知他在說什麼,她卻還依舊敢應一句多謝,真是一如既往的厚顏無恥!
  寧王妃引着江黛往屋內走:「他就是個不學無術的,夸人的話都說不好,你別放在心上。你父親母親可好,上次相見已經是幾年前的事兒了。」
  江黛溫婉的一一答了。
  寧王與寧王妃見她不僅貌美,而且端莊得體談吐不凡,頓時就更滿意了。
  來到前廳坐下,寧王與寧王妃同江黛閑話家常。
  江黛餘光落在李綦身上。
  雖不知他怎的成了朝廷欽犯,但他做的事兒應該是瞞着寧王夫婦的,此刻他不再開口,想必昨晚之事,他也不會告知寧王夫婦,這讓她默默鬆了口氣。
  但事實證明,她這口氣還是松的太早了。
  就在她與寧王妃閑話家常的時候,一旁寧王忽然冷喝了一聲:「李綦!你袖子里藏的什麼?!」
  突如其來的冷喝,讓眾人的目光,齊齊朝李綦的袖子看了過去。
  江黛也不例外。
  然而,在看到他從袖子里扯出的大半塊布料時,她的臉刷的一下又白了。
  那是……她昨晚用來堵他嘴的肚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