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郡主腰軟聲甜,撩得世子臉紅心跳 第6章 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她昨晚用來堵他嘴的肚兜!
  那會兒手邊沒有合適的東西,加上她以為他必定會永沉海底,便放心的用肚兜塞了他的嘴。
  可現在,他卻活着好好的,而綉着她芳名的肚兜卻落在了他的手上!
  江黛呼吸幾乎停止,放在腿上的纖纖玉手握成了拳。
  幾息之間,她已設想了無數可能,以及退路和說辭。
  李綦看了她一眼,慢條斯理的將肚兜重新塞入袖中,又從另一側袖中,取出一方帕子來,擦了擦手,淡淡道:「剛剛不小心將茶水灑到了手上而已。」
  寧王怒了:「本王是在問你,你那邊袖子里,藏的是什麼?!」
  李綦皺了皺眉:「女子肚兜而已。」
  「女子肚兜,還而已?!」
  寧王氣的猛的拍了下桌子,怒聲道:「你是不是在外間胡來了?本王同你說過多少次,你若想要女子,可由你娘為了尋幾個通房丫鬟,婚事也可以慢慢相看起來,不管如何,都不能在外間胡來!」
  「可你倒好!丫鬟丫鬟你不要,婚事婚事你也……」
  李綦皺眉打斷了他的話:「是楊益他們的惡作劇罷了,因着我連着三日將他灌醉,害的他回去被武安侯揍了一頓,他氣不過才故意為之,父王若是不信,大可去尋楊益對峙。」
  聽得這話,寧王的怒氣頓時淡了,他有些狐疑的看着他:「此話當真?」
  李綦嗯了一聲:「比金子還真!這肚兜還是他們讓丫鬟去新買的。」
  寧王妃鬆了口氣,轉眸朝寧王道:「不過是個惡作劇罷了,你也是的,黛兒還在呢,大呼小叫說這些作甚?」
  寧王聞言看了江黛一眼,也知道自己這發難的時候有些不對,輕咳了一聲不說話。
  寧王妃牽過江黛的手,輕輕拍了拍,柔聲道:「嚇着了吧?瞧這小臉白的,你叔父他就是個大嗓門,你別怕。」
  江黛聞言連忙擠出一個笑容來:「只是有些沒休息好,讓姨母擔憂了,說起大嗓門,我父王也是不遑多讓的。」
  「說的也是,你娘在給我的信中,沒少抱怨。」
  寧王妃笑了笑:「既然你累了,那就早些歇息,人明兒個再見也不遲。」
  江黛從善如流的應下,寧王妃便派了身邊的大丫鬟,領她去歇着了。
  李綦看着她離開,也站起了身,打了個哈欠道:「兒子也下去歇着了,中午被他們灌的有些多,酒還未醒呢。」
  寧王妃見狀沒好氣的擺了擺手:「去去去,別在這兒礙眼。」
  李綦轉身要走,寧王卻叫住了他,看着他沉聲道:「別忘了你的身份!」
  李綦皺了皺眉,丟下一句知道,便轉身離開了。
  日落西山,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香怡在歸置行禮,江黛隨意用了些飯,泡在浴桶中,心有些沉。
  她與李綦的梁子算是結下了,化干戈為玉帛,顯然不大可能。
  昨兒個晚上,他被當成朝廷欽犯追殺,躲到了她的船上,這其中定然是有什麼秘密。
  所以昨晚的事情,他必定不會說出口,但她的肚兜在他手中,這始終是個隱患,當想個法子拿回來才是!
  「想什麼這麼入神?難不成在想,該如何再殺我一次?!」
  李綦的聲音忽然在身後響起,江黛嚇了一跳,急忙回身看去,就見他站在身後牆角處,正靜靜地看着她,也不知看了多久。
  江黛微微一愣,急忙將身子沉到水裡。
  李綦雙手環胸,面露譏諷:「有什麼可遮掩的?你是不是忘了,我不僅看過,還把玩過。」
  江黛騰的一下紅了臉,看着他道:「你欲如何?」
  李綦聞言冷笑一聲,上前一步來到木桶邊,俯下身來,目光在她身上轉了一圈。
  她身子沉在水裡,奈何今日因為匆忙,她用的是清水,不僅不能遮掩半分,反而更襯得她酥胸飽滿,茱萸小巧翹挺。
  其實在他靠近之時,江黛便想環胸遮擋的。
  然而,一想到他昨晚連中三次美人計的表現,她的肚兜又還在他手中,她便又改了主意。
  他說的沒錯,看都看過,甚至把玩過,更親密的事情也做了,此刻再來矜持,已經毫無意義,倒不如,先將肚兜要回來再說!
  李綦的目光從胸口轉回到她美艷的小臉上,面露譏諷:「你真的是毫無……」
  話未說完,兩條如玉藕一般的手臂,帶着濕意與溫熱,纏上了他的肩頭。
  江黛緩緩從水裡抬起身,水漬沿着渾圓飽滿翹挺的酥胸,緩緩滑落。
  李綦喉結微動,從她的酥胸上移開目光,迎上了她的眼眸。
  江黛挺起胸膛,緩緩貼了上去,一手勾着他的頸項,一手輕輕撫上他俊美的臉。
  她一點點靠近他,伸出小舌輕輕舔了舔紅唇,帶着幾分委屈低低道:「你怨我是么?」
  李綦的目光,在她水潤的紅唇上掠過,淡淡開口道:「難道不應該?」
  「自然不應該。」
  江黛嘟着紅唇,委屈巴巴的道:「你也不曾表露身份,人家以為你是江洋大盜朝廷欽犯,你也知道我的處境,在那樣的情況下,你又是那樣的身份,我唯有那般做,才能自保。」
  「若是知道你的身份,我無論如何,也不會那般對你的。」
  說著,她湊了過去,輕輕吻了吻他的唇角,柔聲道:「別怨我了,好不好?我是真心知道錯了。」
  李綦的眼眸晦暗了幾分,緩緩開口道:「你的真心?」
  江黛咬了咬唇,牽過他的手,放在自己胸上,面露羞澀,咬了下唇道:「感受到我的真心了么?」
  李綦垂眸看了一眼那飽滿軟嫩之處,伸手捏了捏,看着酥胸在手中變換了形狀,啞聲道:「還不夠。」
  江黛聞言咬了咬牙,直接吻上了他的薄唇:「這樣呢?」
  李綦眸色一暗,一手握着,一手撫上她的腦袋,將她按向自己,反客為主,用舌尖撬開她的貝齒長驅直入。
  一個深深的吻,再分開時兩人都氣息不穩,一股熱意從小腹升起。
  江黛已經是意亂情迷,但她卻依舊記得自己的目的,啞聲開口道:「我的肚兜……」
  話未說完,李綦忽然放開她,直起了身,居高臨下的冷冷的看着她,哪裡有半分動情迷亂模樣。
  他輕嗤了一聲,勾起唇角滿是譏諷:「你的美人計,也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