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郡主腰軟聲甜,撩得世子臉紅心跳 第9章 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江黛眯了眯眼,李綦這人性子惡劣,嘴巴又太過歹毒,身體倒是很誠實。
  看來,讓他對她改觀,喜歡上她娶她,也不是不可能。
  江黛不動聲色的又往他身上貼了貼,原本掐住他脖子的手,鬆開了些,拇指佯裝無意滑過他的喉結,果然見他的身子又繃緊了。
  李綦側眸看她,啞聲道:「你故意的。」
  江黛眨了眨眼睛看他:「故意什麼?」
  李綦看着她無辜模樣,閉了閉眼,拎着她的衣領,將她從身上扯了下來,後退一步看着她道:「還是聊聊正事。」
  江黛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凸起處,挑眉道:「你現在這個模樣,確定要跟我聊的是正事?」
  李綦聞言冷笑一聲:「我說過,身體有反應,只代表我是個正常的男人,不代表我就對你有什麼非分之想。」
  這話也就騙騙鬼。
  母妃曾說過,男子與女子不同,女子對男子是先動心,後有了親近的念頭,而絕大多數男子,都是先動了親近的念頭,才會動心。
  說的直白點,男子對女子的一見鍾情,就是這個女子他想要。
  一個男子當真對一個女子厭惡,別說反應了,就是連觸碰都會覺得噁心。
  而他,對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起了反應,而且並不抗拒她的觸碰和親近,說毫無感覺,傻子都不信。
  但此時與他爭辯顯然不是明智之舉,江黛敷衍的點了頭:「是是是,你說的對。」
  李綦皺了皺眉,冷聲道:「事情已經告知,這鴿子我去處理,你好自為之。」
  見他要走,江黛不可思議的看着他:「你殺了我的信鴿,毀了我唯一能夠趕在熱毒發作之前解決的法子,就這麼一走了之?」
  李綦冷眼看着她:「不然呢?你昨夜將我捆了扔入海中,可曾想過,我會如何?」
  聽得這話,江黛頓時閉了嘴。
  李綦冷笑了一聲,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轉身便走。
  「等等!」
  江黛急忙喚住他,委屈巴巴的看着他道:「可之前在沐浴的時候,你說過不與我計較的。」
  李綦回眸看她:「只是不與你計較罷了,此刻才是兩清。」
  說完這話,他不再停留,一個縱身消失在了屋內。
  江黛看着微動的窗戶,長長嘆了口氣,也罷,兩清總比他一直記着好。
  她整理下被子,緩緩躺下準備接着入睡,左右她已經知道,熱毒發作只需要泄出來便好,她雖然未曾試過,但應該不難。
  江黛閉了眼,正要入睡,卻猛的一下又睜開了。
  不對啊!
  既然已經兩清,為什麼不把肚兜還給她?!
  李綦悄然回到屋中,冷聲開口道:「簡一。」
  簡一應聲而入,抱拳拱手:「主子有何吩咐。」
  李綦將鴿子丟給他:「拿去毀了,莫要留下任何痕迹。」
  簡一接住鴿子,猶豫着開口道:「那平陽王郡主那邊……」
  「此事無需你操心,她自己會想辦法。」李綦看着他:「她就這麼一隻鴿子,內鬼之事你接着去查。」
  簡一應了一聲是,悄然退下。
  屋內靜謐,而李綦小腹卻似有一團火在燒,他閉了閉眼,滿腦子皆是她嬌媚模樣,鼻尖似乎都還縈繞着她的體香。
  就連喉結處,似乎都還殘留着她輕輕划過的觸感,體內邪火只增不減。
  李綦朝外間守夜的來福道:「打冷水來!」
  「啊?!」來福愣了:「又要冷水?!」
  李綦冷聲道:「讓你去辦,你就去辦,莫要驚動其他人!」
  來福聞言不敢多問,應了一聲是,連忙去打水了。
  片刻之後,李綦屏退左右,就連來福也被打發的遠遠的,他泡在冷水之中,深深吸了口氣。
  與之前不同,這次無論他怎麼泡着,小腹的火也不見消退。
  李綦低低咒罵了一聲,終究還是將手深入水下,握住了堅硬的某處。
  這樣的事情,他曾經也做過,不過是一種正常的宣洩罷了,但這次顯然不同,他滿腦子都是江黛的身影。
  有她熱毒發作時妖媚的姿態,有她未着寸縷時的身段,也有她在他懷中時的軟香。
  可是還不夠。
  李綦喘息着睜開眼,目光落在一旁褪去的衣衫上。
  他目露掙扎之色,片刻之後還是有些認命的起了身,從衣衫暗袖處,取出一方肚兜,重新沒入水中。
  拿着肚兜的手探入水中,覆上堅挺。
  許久之後,李綦靠在浴桶上,閉着眼微微喘息,良久才睜開眼。
  來福在外間候着,直到瞧見屋內燃了燭火,這才進屋去了裡間凈房,他正準備如往常一般將沐浴的水倒了,清洗下浴桶,卻發現浴桶已經乾乾淨淨。
  他疑惑的撓了撓頭,只覺得自家主子,今天委實奇怪的緊。
  終究還是累着了,李綦走後沒多久,江黛還是沉沉睡去。
  一夜無夢,她早早起了身,洗漱之後,便去同寧王妃請安,順道一同用飯。
  寧王妃對她印象極好,見她又這麼知禮更是喜愛,親自給她夾了菜,笑着道:「晗兒領了個閑差,不用上朝。待會兒用完飯,讓他帶你在府上轉轉。」
  江黛面露羞澀:「晗哥哥定然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怕是無空的,再者,我初來乍到,還未見過府上其他人……」
  「都是些小事,府上的人什麼時候都能見。」
  寧王妃打斷了她的話,笑着道:「更何況,不過是一些妾室和庶子庶女罷了,犯不着特意相見,若是遇着了,打個招呼便是見過了。依着你的身份,就算不見也無甚要緊,難道他們還敢在背後非議你不成?」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江黛也只能點頭應下。
  寧王妃見狀笑着道:「這會兒,晗兒肯定在演武場同綦兒切磋,待會兒用完飯,我讓丫鬟領你去尋她。」
  聽到李綦的名字,江黛眼神微閃,低了頭道:「黛兒都聽姨母的。」
  看着她乖巧軟糯模樣,寧王妃伸手摸了摸她的發頂:「還是女兒家乖巧,若是那臭小子與你無緣,姨母也不勉強,到時候你認本宮做乾娘,咱們還是一家人。」
  江黛聞言乖巧的應了一聲好。
  兩個兒子,應該有一個能看上她才是。
  寧王妃見狀頓時笑了,飯剛用完,便立刻喚來身邊的大丫鬟,吩咐領着江黛去演武場。
  還美其名曰:「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用完飯就是該散散步的,此去演武場還有一段路,你慢慢走不必太着急。」
  她那模樣,可不像不着急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