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 (2)

武場,只剩下了江黛、香怡、李綦,以及他的貼身小廝來福。
  來福看着江黛,笑的眉眼彎彎。
  郡主長的可真好看,明艷大氣嬌嫩,卻又偏偏透着幾分媚,尤其是那雙明媚的桃花眼,彷彿帶着鉤子,她輕飄飄的看一眼,便能將人的魂兒給勾走了。
  世子潔身自好,性情溫和,剛剛同郡主站在一塊兒,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
  來福想的入神,忍不住就揚了唇角,忽然一方帕子砸了他一臉。
  他連忙取下帕子,一抬頭就見自家主子黑着一張臉,朝郡主走去。
  香怡雖不是外人,但他們之間的事兒只有他們自己知道,見他快步而來,江黛還是端出了溫婉的樣子,微笑着喚了他一聲:「綦哥哥。」
  李綦來到她面前,垂眸看着她:「我同你說過什麼?」
  江黛聞言,臉上的笑意瞬間就淡了,看了他一眼道:「今兒個一早,我同姨母請安,是姨母吩咐讓晗哥哥帶我轉轉王府的。」
  李綦皺了眉:「你就不能拒絕?」
  江黛覺得他簡直就是在無理取鬧:「看來綦哥哥不知道客隨主便的道理,再者,姨母乃是一翻好意,我不好拒絕。」
  「你不過是不想拒絕罷了。」
  李綦打斷了她的話,冷聲道:「大哥宅心仁厚,是個端正君子,不是你可以戲弄的。」
  聽得這話,來福傻了眼,一旁香怡心頭頓時帶了幾分惱意。
  這二公子簡直莫名奇妙,什麼叫做戲弄?說的好像自家小姐,不是有心同寧王府結親似的!
  香怡張了張口,正要說話,江黛卻攔住了。
  她看着李綦,認真開口道:「雖然身為女子,說這話有些不妥,但此處並無外人,我便索性同綦哥哥把話說清楚。我與晗哥哥的事兒,是兩家長輩默認且有意撮合的,晗哥哥都不曾說什麼,我如今孤身一人寄居寧王府,就更不會說什麼了。」
  李綦擰了眉,看着嬌俏艷麗的小臉:「你……」
  話未說完,李晗的貼身小廝拎着一個食盒匆匆而來。
  他來到江黛身邊,將食盒遞了過去,笑着道:「這是櫻桃,世子一直沒捨得吃,特意讓奴才送來給郡主嘗嘗,以免郡主等着煩悶。」
  櫻桃,春果第一枝,乃是皇家貢果。
  江黛喜愛吃,每年平陽王都會悄悄弄一些,全家人都捨不得吃,悉數留給了她。
  看着手中的食盒,江黛不由想起了遠在平陽王府的父母兄長,她喉頭微動,伸手接過食盒朝元喜翩然一笑:「替我謝過晗哥哥,就說,我很喜歡。」
  元喜聞言咧唇一笑:「郡主喜歡就好,世子知曉,必然也是高興的。」
  說完這話,他轉眸看向李綦道:「二少爺,王爺剛剛下朝,連朝服都沒換,就怒氣沖沖的來找您,正巧遇着奴才給郡主送櫻桃,便囑咐奴才,送完櫻桃之後,務必請您即刻前去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