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

第10章 徐澤比你,強上太多

  哪怕是事實擺在眼前,林南仍舊難以置信。

  畢竟他對徐澤知根知底!

  這些年來,他也是看着徐澤的修為,一步步的攀升!

  好好的一名基礎四境修士,怎麼就莫名其妙成證帝四境了?

  此事哪怕林南絞盡腦汁,仍是不能理解。若用常理,更是無法解釋。

  而對此徐澤早有腹稿。

  深吸一口氣,徐澤直視自家師父,嚴肅道:「師父,我也是前幾日才得知,原來……」

  「原來?」林南追問。

  「原來我是聖人轉世!」

  「!!!」

  林南更驚!

  不僅雙眼睜大,那肥胖身軀的身軀,更是抖若篩糠!

  他終於恍然!

  這下一切都能解釋通了。

  畢竟這世上,確有聖人因證帝無望,而選擇轉世重修一說!

  而據林南所知。

  這等聖人轉世之人,在覺醒前世記憶前,與常人無異。可若記憶一旦覺醒,修為就會突飛猛進!

  一朝踏入證帝四境,也並非不可能!

  明白這些後,林南有些惶恐了。

  在他看來。

  或許此刻的徐澤,還沒恢復到轉世前的修為,但前世也是妥妥的一尊聖人!

  聖人之威,不可犯!

  他已開始考慮,自己是不是需要頂禮膜拜了。

  可想起徐澤是他的徒弟,也一直是他在教導,一時間他又適應不了如此身份、地位變化。

  「你永遠是我師父,這一點永遠不會更改。」徐澤搶先道。

  說話的同時,他又是拱手深鞠一躬。

  林南頓時熱淚盈眶!

  好徒弟啊!能收此等徒弟,此生無憾!

  他親手將徐澤扶起,忽表情嚴肅,問:「好徒兒,你上次所說之話,可還作數?」

  「何話?」徐澤眨眨眼。

  「就是那個,你會幫我揍人的事!」

  「哦,自然算數。」

  「好,甚好!」

  林南欣慰一笑,道:「為師也不需要你親自動手,你只需為師在與人爭鬥時,悄悄助我一臂之力即可。」

  徐澤眨眨眼,有些茫然。

  可很快,他就懂了!

  林南這是想讓他躲藏於幕後,然後自己好裝逼啊!

  這事怎麼說呢……

  果然很林南?

  見徐澤古怪的看着自己,林南面色一紅,解釋道:

  「徒兒啊,為師也是為了你好。」

  「你可是堂堂聖人轉世,那些阿貓阿狗們,怎配當你的對手?」

  「可師父我就不同了。」

  「反正這聖宗外門之人,皆知道為師不要臉。」

  「既然為師有你這麼個好徒弟,那就算再不要臉些,又怎麼了?」

  這番話說的好有道理,徐澤竟是無言以對。

  「徒兒,你乃聖人轉世一事,非必要還是別與他人說起。」林南又抓住徐澤的手腕,道。

  徐澤點點頭,表示懂了。

  說白了,就是他的修為若暴露,自家師父就不好裝逼了唄?

  對此,徐澤沒有意見。

  畢竟這一世,他本就不想去爭些什麼,只想彌補遺憾,然後在這九十三峰靜靜生活。

  「不對啊!」

  林南忽然驚醒,問:「既然你是聖人轉世,如今又有此等修為,那你為何還要與顧婉清分開?」

  對此,徐澤不知該如何解釋。

  一番沉吟後,他才含糊其辭道:「或是因為心累了吧……」

  這句話,林南剛開始時聽不懂。

  可暗自一番分析後,卻是又懂了。

  在林南看來。

  徐澤修為猛進,察覺自己是聖人轉世,也不過幾日時間。

  可此前呢?

  顧婉清對徐澤,可足足冷淡了數年!

  這能不讓人心寒、心累嗎?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曾經你對我愛答不理,如今的我你高攀不起!

  林南猜測,這恐就是徐澤如今的想法。

  「哎,你也少在九十三峰待着,沒事就出去散散心吧。」

  「為師剛得到消息。」

  「輕靈那丫頭,在九十峰鬧出了不少事,被扣下做了人質。」

  「你去看看,順便將她給帶回來。」

  林南轉移話題道。

  對此,徐澤自然沒有意見。

  可就在他剛準備離去時,林南卻又飽含深意:「低調些,別忘了為師跟你說過的話,如果事情鬧大,記得呼喚為師。」

  「謹遵師命。」

  徐澤哭笑不得,只得答應。

  ……

  ……

  另一邊,掩月峰,峰主閣。

  施怡面色刷白的坐於峰主座,哪怕至今,剛才的情形仍舊讓她心有餘悸。

  只是一個眼神!

  徐澤只是一個眼神,竟就差點殺了她!

  「他究竟是什麼修為……」施怡呢喃。

  她修行近千年,如今的修為,是證帝四境的天人境。

  如此修為,放在九州八荒任何一地,都能算一方強者。

  可她在徐澤面前,卻如那螻蟻般脆弱!輕易就能被捏死!

  同境界的天人,自然做不到如此。

  哪怕是天尊,恐也沒有如此實力。

  換而言之……

  「不可能是大帝,因為大帝都在尋覓仙途,隱世不出。」

  「也就是說,那徐澤恐是……」

  「聖人?」

  施怡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那可是聖人啊!

  一個聖人能支撐起一個聖宗!乃是行走世間的無敵!

  如此人物,竟出現在問道聖宗,且平日里隱藏的極好,只是區區聖宗外門弟子?

  瞬間,施怡冷汗淋漓。

  聖人在前。

  以往因為顧婉清,她屢屢言語羞辱不說,此次竟還以居高臨下的姿態贈物!且話語里飽含威脅之意?

  她現在還能活着,絕對是奇蹟!

  轉而,施怡又想起另外一個問題。

  徐澤這個聖人,隱藏在問道聖宗有何目的?

  難道是為了顧婉清?

  「是了,只有這個解釋!畢竟兩人早年成婚,曾是名副其實的夫妻!」

  「想來,那徐澤之所以隱藏身份,甘願在這問道聖宗受盡白眼,就是為了這份夫妻情意吧。」

  「他沒有告知婉清自己的真實修為,恐也是不想讓婉清徒增壓力。」

  「可此前,為何徐澤無論面對何等處境,都不願暴露身份。但今日,卻在我眼前暴露?」

  施怡默默思考着。

  最終,他得出一個結論。

  因為徐澤已與顧婉清分開!

  既然夫妻情意已斷,那徐澤這個聖人,自然不會再委屈自己!

  那麼問題來了,此事是否需要稟告宗門老祖呢?

  施怡覺得不行。

  因為徐澤既然有意隱瞞,那她若將此事徹底揭穿,恐會為宗門帶來禍患!

  畢竟聖人之威,以如今問道聖宗的底蘊,可無法承受!

  而後,施怡又想起了顧婉清。

  「婉清啊,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施怡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