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一條蛇,進化全靠吞 開局一條蛇,進化全靠吞雨林畢業證在線免費閱讀_安幽小說
◈ 開局一條蛇,進化全靠吞可惜沒有又在線免費閱讀

開局一條蛇,進化全靠吞雨林畢業證在線免費閱讀

【腦子無用,寄存處】

「哎呦,終於下班了。」

昏暗的路燈照耀,一名身着西裝的男人嘟囔。

男人看了看四周,現在已是凌晨一點多左右,很少有行人。

別問他咋知道的,下班時間就是一點。

想到這,男人嘆了口氣,這工作真不是人能幹的,工作時間長,工資又少的可憐。

「咕咕咕~!」

摸了摸肚子,男人感覺到有些飢餓,扭頭看了一下周圍,基本上都是已經關閉門店了。

又向前走了一會兒,男人眼神一亮,他加快了腳步。

快速走到一個正在工作的燒烤攤前,男人打量了一下燒烤攤的老闆。

這是一個高大且有些肥胖的中年人,此刻正在擺弄着燒烤。

男人走上前,看了看燒烤攤里的燒烤,都是肉,只有一樣菜,有點奇怪。

不過他也沒多想,開口跟老闆開始交流。

「老闆,你這都有些什麼串?」

中年人用袖子擦了擦汗,笑道。

「我這有牛肉串,羊肉串,豬肉串,豬腰串,還有生菜串。」

「年輕人,你看看要些什麼。」

男人點了點頭,目光不停地看着諸多串串。

「老闆,給我來3串牛肉,5串羊肉。」

「嗯…」

想了想,男人再次開口。

「再來2串豬腰吧。」

中年人笑了笑,「好!」

說完,中年人也沒有先烤串,而是蹲下身翻了起來。

沒過多久,中年人站起來,手裡拿着一個小摺疊凳子遞給了男人。

「我這也沒有什麼可以坐的,你先拿這個踮踮。」

男人伸手接過,一時之間竟是有些感動,在這個人情冷暖的社會這樣的人可不多了。

嘴憋了半天,男人也只是吐出兩字。

「謝謝。」

坐在小巧的櫈子上男人有些發獃。

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老闆,猶豫了一下,男人率先開了口。

「老闆,你擺燒烤攤多久了啊。」

中年人愣了一下,而後一笑。

「我擺攤燒烤可是有差不多一年了,經驗熟着呢!」

又嘮嗑幾句,燒烤已經好了,男人接過包裝本想回家再享用。

不過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事,男人神情里閃過一絲落漠。

他走了回去,並塞了兩串肉串給中年人,又坐回摺疊凳子。

中年人只是短暫的愣了一會兒,就與男人又開始了嘮嗑。

幽靜的小巷時不時傳出兩聲歡笑聲,這是發自內心的笑聲。

「唉,老闆你是不知,我自小便開始與父母打工,13歲時父母雙雙故去,獨留我一個人。」

「現在我也只是才下班,命苦啊!」

講到這,男人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但隨後又笑了笑。

「不說這些傷心事了,我現在也看開了,只可惜當時沒再見父母最後一面。」

中年人聽着聽着,沉默了。

他不知自己該不該……,不過隨後好像想到什麼,心中的意志堅定了起來。

「我家婆娘與孩子今年齊齊得了重病,一起入住了院,唉!」

中年人嘆了口氣,如果有的選,他也不想的。

又是幾聲歡聲笑語後,男人藉著昏黃的燈光看了一下手錶。

一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竟然都凌晨兩點半了。

男人趕忙站起身,向著中年人告別。

剛邁步前進了一步,男人卻是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

他捂住腦袋,可這時他感覺到一股猛烈的力道傳來,隨後便是一陣巨痛。

男人不可置信的回過頭,然後直直的倒了下去。

中年人手裡提着正在滴血的摺疊凳,默默走到男人身前。

來到近前,中年人看到兩隻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我也不想這麼做的,別怪我。」

男人兩隻眼睛依舊死死的盯着他,沒有絲毫動作。

男人名叫擔生,他自幼父母雙亡,一路打拚,卻是沒想到他沒有猝死反倒是被鯊死。

擔生不甘,他還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做。

可,他那重重的眼皮與朦朧的意識終究還是倒下了。

……

不知過了多久,擔生混沌的意識漸漸地蘇醒。

意識有些昏沉沉的,下意識地他伸手去摸,什麼也沒有!

原本是腦袋的地方,什麼也沒有。

有些疑惑,不過他現在的意識還有些迷糊也沒感覺到什麼。

手往下摸去,摸到了有些餘溫的液體。

擔生一怔,之前的記憶開始復蘇。

他被那個老闆打暈了,之後那個老闆做了什麼他也不知。

他想睜開眼睛看一眼四周,但無論他是否睜不睜開眼,入眼皆是黑暗。

「呵呵呵呵呵呵~」

清幽的笑聲由遠及近傳來,讓陷入黑暗的擔生很慌張。

來不及多想,他摸索着身邊的東西就站了起來,然後拔腿就跑。

他也不知道他跑的是哪個方向,他就一直跑,一直跑。

很奇怪,他一路跑到現在,什麼東西都沒撞到。

不知道跑了多久,直至那笑聲不再有,擔生才停下。

他雙手抓在膝蓋上,瘋狂的喘息。

不過,他沒有察覺到的是,他沒有呼吸!

擺脫笑聲,他不禁開始思考起了自己是個什麼情況,以及現在他所處在哪?還有那個笑聲是什麼?

想到這,擔生就不禁打了個寒顫,這不是害怕的,這是冷的!

不知何時,周圍的溫度下降了好幾度,同時那個清幽的笑聲也是再次響起。

「嘻嘻嘻嘻嘻嘻嘻~」

這回擔生聽清楚了,這是一個女人的笑聲。

難道是那個老闆的同夥?看到自己還沒死所以…

還不待擔生想完,一個冰冷的女聲響起。

「你沒了頭怎麼還能動啊~」

「難道你跟我一樣么~」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擔生一陣毛骨悚然,他沒有頭?怎麼可能!

他想說話,卻是發不出聲音。

「不!你跟我不一樣~」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在這陣詭異的聲音落下的同時,他感受到一陣又陣撕心裂肺的痛。

「嘻嘻嘻嘻嘻嘻~」

聲音似乎是在他的身後響起,但此時的他根本無心理會。

他正痛苦的四處翻滾,痛!太痛了!

突然,世界安靜了,一切都停止了行動。

唯獨有擔生的意識還在運作,如果他現在有臉的話,那現在的表情一定是非常精彩。

「檢測到詭異氣息,究極選擇系統正在綁定中…,究極選擇系統綁定完成,檢測到您現在的情況緊急,請從以下選擇選出一項。」

「1.蝸牛【能唱不能跳,慢字一從生,擁有技能精神力】

2.黃鸝鳥【能飛但不高,比蝸牛強一點,擁有技能加速】

3.獨眼獸【大大的眼睛,小小的觸角,擁有技能魔眼,最優選擇】」

擔生:「?」我踏馬的還能選其他的?

意識形成的空間里,擔生想了許久許久…

「選3.獨眼獸!」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