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跨越,絕對顛覆第1章 夢入崑崙 古剎海低在線免費閱讀

跨越,絕對顛覆第2章 神秘男孩 一眼萬年在線免費閱讀

首卷第二回夢入崑崙古剎海低

中天世界,星河璀璨,天河懸掛於太虛之上。

此刻諸天星域的一顆湛藍色星球,諸天萬界中的一個世界裏,

威嚴而壯觀的山峰磅礴聳立,古老且神秘的氣息如同洪荒猛獸一般瀰漫虛空。

在諸多浩瀚的殿宇圍繞的中心,一座霸氣而古老的宮殿里,

此刻,主位上端坐着一位面容清亮,威嚴霸氣的中年男子。

此人氣質斐然,看一眼,就會讓人忍不住想要看第二眼。

他的身上充斥着上位者的威嚴,此刻坐在那裡,眼底精光閃爍,下面的人全都低着頭,不敢與其對視,

那不怒而威的氣勢,讓在座之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無塵,你說上古真境發現了被封印的捲軸?」

「回稟主殿,此次上古真境確實找到了一個封印捲軸,是婉兒在古剎海中發現的。」

回話的是主座左邊第三位置的上官無塵。

這是一位看起來,剛步入中年模樣的男子,古銅色皮膚,面容俊朗,此刻一看年輕時必定是一位俊朗飄逸的風雲人物。

「報,上官婉兒到。」

正在此時,門口的紫軍衛上前說道。

「傳」。上官無塵道

話落,只見殿門外一道嬌俏的身影蹦蹦跳跳的走了過來。

看到大殿里包括主殿在內的所有人都在看自己時,上官婉兒立刻停下跳躍的腳步,輕輕的乾咳一聲,這才好整以暇的緩緩而入。

此時主殿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無奈。

而在坐的人中,大部分眼中充滿了慈愛與瞭然。

顯然,這個上官婉兒,是很受這些老傢伙的喜歡。

也確實,上官婉兒且不說精緻的外貌,單是俏皮時和安靜時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正是應了那句: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剛剛蹦蹦跳跳時那種可愛,單純,天真,讓人喜愛有加;

回頭再看此刻安靜下來的上官婉兒,紫色長裙,亭亭玉立,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齒如瓠犀,螓首蛾眉,秀髮如瀑,

精緻的瓊梁,大大的雙眸帶着水汽,兩個淺淺的酒窩裝飾着小小的嘴唇,簡直是玲瓏剔透,讓人嘆服造物主的神奇。

此刻見她面帶微笑,安靜而優雅,端莊中盡顯貴氣。

「婉兒見過主殿。」

上官婉兒雙手展開,左手掌心朝內橫放在心田上,右手同樣的方式覆蓋在左手背上,盈盈倩身。

「哈哈,婉兒,你這大禮本殿可無福消受!」

坐在主位上的上官無極調侃道。

「爹……」

上官婉兒輕咬嘴唇,雙目一瞪,幽幽的看向己的父親。

「咳,那個無塵啊,剛剛我們說到哪裡了?」

上官無極故作咳嗽,趕緊轉移女兒的「眼神絕殺」。

「回主殿,關於封印捲軸的來歷。」

上官無塵此刻也是面帶微笑,沒有了剛才的凝重和嚴肅。

「婉兒,說說,你是如何得到這捲軸的!」

「回父親,孩兒與族中兄弟姐妹去真境修鍊,無意中好像看到古剎海里有一道綠光一閃而逝,我趕緊潛入尋找,奈何古剎海壓力太大,行到一半便難以為繼。」

說到此處,上官婉兒的臉上盡顯莫名之色。

沒辦法,以她的修為能潛入古剎海已經非常了不起了,何況是下潛深入。

「那你是如何得道這封印捲軸的?」上官無極道。

「我……,」

說到這裡,上官婉兒的表情略顯茫然與不解,其中還夾雜着一絲莫可名狀的情緒在裏面。

看到這樣的上官婉兒,不僅上官無極感到驚訝,在坐的所有人都面露驚奇之色。

因為他們還從未在這位上官族的公主身上,看到過這樣的表情,上官婉兒究竟在古剎海中發生了什麼,實在耐人尋味。

此刻主殿內的所有人都收起了表情,一臉凝重的看向站在大殿正**的上官婉兒,大家並未出聲催促,而是靜靜的等着。

好一會,上官婉兒才收起表情道:

「我原本是尋着那道綠光下潛的,只是那道綠光實在太快,只是一眨眼的空隙,便沒了蹤跡,最後消失的方向,我猜測應該是古剎海低。」

「所以我就繼續頂着威壓下潛,可沒多久我就無法繼續,我感覺阻擋我的不是威壓」

「哦?」

上官無塵輕咦了一聲,顯然,他也很奇怪,既然不是威壓,那又是什麼。

聽到女兒話的上官無極眼中精芒爆閃,卻又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有在場的上官無塵和一位仙風道骨,白眉白須的老者有所察覺,只是大家都不動聲色。

白眉老者叫上官雲溪,是已入卧龍閣的族老。

「我用六感去感應了一下,是一種屏障,既不是陣法也不是陣紋,是一種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屏障。」

上官婉兒輕聲道。

「用六感試探的結果如何?」上官無極道。

「六感觸碰後反彈的訊息不但毫無危險,那屏障還能凝神靜氣,給人以祥和安寧之感。」

說到此處,上官婉兒語氣略顯古怪。

此刻,上官無極與上官雲溪互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沉重。

「只是……」上官婉兒遲疑道。

「只是什麼,你儘管說來」

上官雲溪語氣和藹,充滿自信,上官婉兒聽到後心中也很快平復下來。

「我在屏障跟前好像聽到有大戰的聲音,波動非常劇烈。」

這次就連穩坐主座的上官無極也不鎮定了,聽到這裡他再也坐不住了,起身道:

「族老,各位長老,請隨本殿前往真境一探究竟。」

……

一行人很快來到真境入口。

入口在族中的道場,需要陣法打開。上官無極看向上官無塵,點頭道:

「開始吧。」

上官無塵「嗯」了一聲便上前,雙手掐印,不多時一塊行似鑰匙的寶印便印在了守護陣法的凹槽內。

在一陣震耳欲聾的隆隆聲中,一座刻有蛟龍和瑞獸的大門,散發著熒光,徐徐而開。

上官無極一甩手,一行人魚貫而入。

裏面和外面完全是兩個世界。

這裡清夜無塵,月色如銀,雲層厚實,朵朵如棉似錦。

虛空中除了純凈如雪的月亮外,還能見到璀璨的星辰海,奪目而絢爛,不枉真境之稱。

周邊古木林立,夾雜着影影約約的獸吼聲,無不彰顯這真境的不凡之處。

一行人雖然偶有入境,但依然會被這裡的環境所震撼。

此刻,上官無塵邊走邊道:

「清夜無塵,月色如銀。

修身時、須得真我。

浮名恩怨,虛苦勞神。

嘆隙中駒,鏡中影,夢中身。

環顧今生,放眼誰真。

且行行、樂盡天真。

幾時歸去,作個真人。」

「無塵。」上官無極輕喚一聲,欲言又止。

「呵呵,大哥,沒事。」上官無塵輕笑道。

「塵兒,」上官雲溪喊道。

「無塵在。」

「塵兒啊,你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巧,機心爭似道心平。

過來昨日疑前世,睡起今朝覺再生。

西下夕陽難把手,東流逝水絕回頭。

世人不解蒼天意,空使身心夜半愁。

你可明白?」

「無塵謝過族叔指點,無塵明白。」

上官無塵雙手抱拳道。

「罷了罷了,不是真人真不得,能真必非等閑人,一切隨緣罷,一切隨緣吧。」

上官雲溪無奈道,他知道,無塵並未聽進去?

說到這裡,上官無塵便垂下眼帘繼續趕路。

「無塵叔叔,無塵叔叔,您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呀?我們不是真人嗎?」

此時的上官婉兒又做回了那個古靈精怪的俏皮丫頭,說著話便蹦蹦跳跳走到上官無塵的身邊挽起上官無塵的手臂,親昵的問道。

「你這丫頭,都快長成大姑娘了還這麼俏皮!」

雖是責怪的話,但從上官無塵的嘴裏出來更顯溺愛。

「嘻嘻,就知道無塵叔叔最疼婉兒了。」

被上官無塵岔開話題的婉兒便再未提及剛才的問題,好像是忘記了剛才的問題。

「你這丫頭。」

對於吃定了自己的上官婉兒,上官無塵也很無奈,但卻很開心。

一行人邊走邊說,很快來到了古剎海邊,

「族叔,您便與無極一起下去一探究竟吧,其他人暫且留在此處,隨時做好應急準備。」

上官無極轉身道。

「也好,就你我二人便可,塵兒,你們就在這裡等着,無論發生什麼,一定照顧好小輩。」

「是,我等明白。」眾人隨同上官無塵一起道。

「爹,族老爺爺,你們一定要小心呀。」

上官婉兒擔心道。

「放心吧,婉兒。」

上官雲溪說著便朝古剎海掠去。

上官無極轉身朝女兒和弟弟以及眾人點頭後,也是展開身法,瞬間掠入古剎海,很快便消失在了古剎海的巨浪中。

……

等待總是漫長的。

此刻潛入古剎海的上官無極和上官雲溪,雖然身在充滿壓力的古剎海行走,但二人卻如履陸地,身法展開,如行雲流水,幾個閃爍,便已下潛至古剎海最深處。

不多時,二人不似之前那般輕鬆,雖然依舊在繼續前進,速度卻慢了下來,

「叔父,以你我二人修為,即便繼續前進也前進不了多少,我們便停留此處吧。」

「好,就到這裡,無極你看,按照婉兒說的,那道綠光應該在這海底才是,你我二人雖然沒能到達這底部,卻也勉強能感知到底部的狀況,這裡除了那些資源外,便沒有別的了。」

「不錯叔父,看來是有變故發生了,我們回去問問婉兒,看她是否另有發現。」

上官無極知道,他們二人一路下潛,並未遇到女兒說的屏障,但既然女兒說有,那必然是存在過,只是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一點痕迹也不曾留下,

一般修鍊者大戰的時候都會留下蛛絲馬跡,但這裡什麼都沒有,

「難道說是因為……」上官無極想到這裡神態大變,

「無極,看來你也想到了。」

上官雲溪看着面色難看的上官無極道。

「叔父,我們趕緊離開此地,婉兒和族人都在外邊呢,那裡我不放心。」

說完便展開身法,極速前進,那速度比來時快了一倍還不止,族老也跟着飛掠而去。

站在岸邊的無塵和婉兒一干人等面容焦急,若不是無塵的阻攔,上官婉兒早就潛入古剎海去尋找自己的父親了。

「好了婉兒,你莫要擔心,大哥和族老的修為何其高,他們定然無事,可能發現了什麼,所以這麼久還不曾出來。」

上官無塵心中琢磨,若他們發生意外,下去再多的人也是送死,再等一柱香的時間,若他們還不出來,他,便親自去尋。

顯然,上官無塵內心並非表現出來的那般鎮定。

正說著,只見前方海域的海水爆裂開來,兩道矯健的身影從中衝出,很快降落在眾人面前,

「爹,族老爺爺」

「大哥,族老」

「主殿,族老」

……

見到主殿和族老平安出來,大家立刻圍了上去,同時也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爹,您怎麼進入這麼久,婉兒都快擔心死了!」

說著,縱身一躍,落在上官無極身邊,抓着上官無極的臂膀埋怨道。

「大哥,族老,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你們竟去了這麼久?」

見到大哥和族老平安歸來,上官無塵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我們沒事,婉兒,是爹不對,讓你擔心了,」

說著用手揉了揉上官婉兒的頭髮

「討厭,本姑娘的頭髮都被你弄亂了。」

說著咧嘴一笑,臉色也從剛才的擔憂變回之前的俏皮模樣。

「婉兒,你告訴族爺爺,除了之前你感知到的外,你還得到了什麼信息?」

見大家都互相道過平安,上官雲溪便急忙問起古剎海的事情,

畢竟這裡是可是念州,最靠近崑山山脈的地方,是自己整個族人的棲息之地,不容有失。

聽到族爺爺的問話,上官婉兒本來張口便要說,可不知為何,竟神情恍惚,然後低頭不語。

旁邊等着聽婉兒說話的族人等了半天也不見聲音,於是便舉目看去,這一看卻也把大家看了個稀奇。

「我說婉兒妹妹,你這是怎麼了?莫非在那連個鬼影都見不着的古剎海,你還遇見了心上人不成?怎麼跟丟了魂似的。」

說話的是一個身材高挑,風度翩翩的美少年,他嘴角上揚,略帶邪氣的臉上,顯得與眾不同。

此刻正一臉戲謔的看着上官婉兒。

他原本在真境中修鍊,被進來的族中長老喚醒,族中小輩都聚集在了一起。

他這一說,只見旁邊一群衣着華麗儀錶堂堂的少年和一群靚麗俊美唇紅齒白的少男少女們便都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起來,

因為似這般調侃上官婉兒的人可不多,何況能取笑上官婉兒的機會更不多。

見到這群傢伙竟敢取笑自己,上官婉兒可不幹了,

「我看你們是皮痒痒了吧?要不要本姑娘給你們鬆鬆骨頭?」

說著舉起拳頭,面露壞笑的看着眾人。她快速的隱藏了自己的心情。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上官婉兒的確不凡。

那些女孩倒還罷了,只見那些正在哄堂大笑的俊美少年們,

忽然閉口憋氣,硬生生的把笑的正歡的嘴巴合攏,

有個傢伙可能是一時笑得得意忘形,閉嘴的時候不小心咬到舌頭,慘叫一聲,

大夥本來被壓抑的笑,被這傢伙一逗,便再也忍不住了,所有人都捧腹大笑,

有的女孩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有的剛壓住再笑,一口氣沒順過來嗆的咳嗽不斷,

看着這搞笑的場面,上官婉兒便也收起了惡魔式的笑容,跟着一起大笑。

見這群小輩笑得如此歡快,上官無極以及眾多長老也不似先前那般緊張,嘴角盪起微笑,就這樣看着小輩們嬉鬧。

凝重的氛圍也隨着這群樂天派而緩緩消散。

見大家都停下,上官婉兒似乎也沒有了先前的尷尬,

抬頭狠狠的瞪了一眼調侃自己的上官莫邪,上官莫邪面帶微笑,嘴角上揚,向上官婉兒報以微笑。

這時,一個長相溫柔賢淑的青年女子向上官婉兒走過來,

「婉兒妹妹,快說,你究竟遇到了什麼,姐姐可是很好奇呢!」

說著掩嘴輕笑。

「慕蓉姐姐,你也跟莫邪那傢伙一起來欺負我嗎?」

說著,裝作可憐兮兮的模樣,惹人憐愛。

「好啦,少在姐姐跟前裝可憐,姐姐我還不了解你這小魔女。」

說著似笑非笑的看着上官婉兒。

見自己的裝扮失敗,上官婉兒便也不再嬉鬧,

「我感知到大戰的波動不久,從古剎海最深處上來一個嬰童,」

說到這裡,不由的想到當時看到的那道身影。

當時那大戰的波動剛過,就有一道小小的身影自古剎海深處飛掠而來。

到了近前一丈的地方停了下來,就那樣大搖大擺的盤腿坐在海中,一隻手撐着下巴,從頭到腳把自己打量了個遍。

「喂,你是什麼人,怎麼會在這裡?」

「嘖嘖,這丫頭長的可真漂亮,這應該是我在夢裡見過最漂亮的女孩了吧」

說著漆黑的眼睛越發明亮了,從中竟看不出一絲雜質,一個人的眼神竟能幹凈如斯,實在不可思議。

「小丫頭,我想起一句詩很適合你:

佳人自鞚玉花驄,翩如驚燕蹋飛龍。」

說完便輕輕的笑了起來,他眼睛本來也不大,這一笑,兩隻眼睛眯成了兩隻小月牙兒。

看着那人小鬼大的小傢伙,婉兒很想衝過去使勁兒的揉揉那張肉嘟嘟的臉蛋。

「雖然調皮,不過蠻可愛的嘛,嘻嘻。」

婉兒心道。

「喲,小鬼,還會詩呢呀,還佳人,你懂什麼是佳人嗎?」

婉兒故意嘲弄道。

只見他眼睛滴溜溜的一轉道:

「你不就是嘮。」

上官婉兒在族內這樣的讚美幾乎時刻都能聽見,不過聽到這小鬼的話,她笑得更迷人了。

「不錯,還會拍馬屁,不過姐姐我喜歡,嘿嘿」

說著露出兩顆尖尖的小虎牙,分外迷人。

「嗯?今天這夢有點不太一樣啊!」

他有點點驚訝。

「丫頭,雖然這是在我的夢裡,但我還是要鄭重的告訴你,我人小可心不小,表面上你雖然比我大,可實際上不見得你比我大呢!」

說著哼哼了兩聲。

「你說什麼?夢?我是你夢裡的人?」

婉兒不可思議的看着他道。

「這小滑頭雖然調皮了一些,但看他的眼神如此乾淨且毫無瑕疵,以我的修為,確定他沒有說謊……」

上官婉兒有點迷茫。

不過上官婉兒很快從吃驚中醒來,再一次的從頭到腳,認認真真的打量起面前的小男孩。

只見他此刻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看着自己。

大概三歲左右的模樣,濃濃的眉毛,靠近眉心,大約有一節指骨長的眉毛,是朝上額長的,

剩下的部分則和正常人一般,兩隻眼睛也很有特點,不是很小的眼睛,左眼呈雙眼紋,右眼則是單眼紋,讓人一看便印象深刻,

再看他偶爾一眨眼間,那顯露出來的長長的眼睫毛,更是讓上官婉兒喜歡,有點肉肉的小臉蛋,白白凈凈,鼻樑中庸,嘴唇很小,卻很紅,

「若非姐姐我有修為在身,莫不以為你有塗抹唇膏之嫌。」

上官婉兒暗道。

小傢伙有三道深深的抬頭紋,中間有一條不明顯的豎紋,仔細一看,如同刻上去的一個「王」字。

個子大概到自己腰部,畢竟年齡尚小。

感覺上用了較長時間,但實際上只不過一瞬間罷了,從頭到腳看了個遍的上官婉兒,再次看向那張臉。

時間尚停留在他說完話的一刻,看他那般故作大人的模樣,

怎麼看都沒有一丟丟大人的模樣,反而讓人覺得可愛,好感倍增。

「嘻嘻,小鬼,那你說說,你的心有多大,來叫姐姐開開眼。」

上官婉兒調笑道。

「我的心是宇宙虛空,星河乾坤。」

「喲,是么,如此看來,確實夠大呢!」

聽着上官婉兒調侃的語氣,再看她的表情,他知道,剛才的話,對方只當是一句玩笑話罷了。

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便就此沉默。

「嘻嘻,小傢伙,你剛說姐姐我是你的夢中人,那你告訴姐姐,你來自哪裡不打緊吧?」

輕輕看了對方一眼道:

「不是夢中人,是夢裏面的人,」

他無奈的糾正着,眼前的女孩,是一個讓他都有點吃力的存在。

見小傢伙吃癟且無奈的樣子,上官婉兒便收起了她的招牌「魔女之笑」。

她準備不再作弄小傢伙了。

「咳咳」,隨着輕輕的一聲甘咳,上官婉兒放下背在身後的雙手,一瞬間,整個人的氣質便天翻地覆。

此刻的上官婉兒,落落大方,高貴優雅,一種古典超然的氣息瀰漫開來。

此刻站在眼前的女子如同神女般神聖不可侵犯,那種縹縹緲緲,如朝露般清新清涼,如初陽般澈亮安靜。

他的眼睛發亮,獃獃的看着她。

「噗嗤」

「好看嗎?」

「好,好看……不,不是……」他很害羞,也有點措手不及。

「噗嗤,好啦,看你臉紅的像個大姑娘。」

上官婉兒莞爾一笑。

「這可是在我的夢裡,我竟然被欺負了?」

他問自己,不說這是夢,即便是自己在現實生活中也未曾這般丟人過,雖然現實生活中他沒見過什麼人。

何況,此時此地,「我才是主場。」

他,決定找回場子。

「小傢伙,你可知這裡是何處?為何說我是你夢裡之人?此話怎講?」

上官婉兒疑惑道。

「嘿嘿,告訴姐姐你也不是不可以的,不過我有個條件。」

說著他眼睛一轉,壞笑一聲。

聽到此話的上官婉兒也不言語,只是用古怪的眼神盯着眼前的男孩。

「喂我說,你那是什麼眼神呀,不敢就算啦,就當我沒說好啦!」

說著故意鼓着腮幫子,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上官婉兒被眼前的男孩逗的心中一樂,心道:

「小傢伙一看便沒憋好,定是氣惱我之前的戲弄,而且還用激將法激我,不錯,有意思的小傢伙。」

「哼哼,小孩子心性,既然想玩,本姑娘便陪你耍耍,看你能耍出什麼花來。」

殊不知,自己,其實也很小孩。

「什麼條件?」

「呵呵,很簡單,猜謎題,輸了的答應對方一個條件,怎麼樣,敢不敢?」

他自覺對方上當,便淺淺一笑,那順來的書上,內容可是比較豐富,故而胸有成竹。

「這有何難,儘管說來便是。」

她天資聰穎,比智慧,這對上官婉兒來講,實在沒有什麼難處,於是大手一揮便爽快答應了。

不為什麼,只因為她,叫上官婉兒。

「好啊好啊,那你可聽好了,有一位農夫養了10頭牛,為什麼只有19隻角呢? 」他嘴角上揚,忍住不笑。

「這麼簡單你也問?」她覺得自己的智慧很受傷。

「呵呵,那你說,為什麼?」

「很簡單,一頭牛的角斷了。」

「哈哈哈……」

他放聲大笑,笑得開懷,笑得意氣風發,他誇張的倒在海里,打着滾,手舞足蹈,也難為他了,畢竟這裡可是海里。

雖然他認為這是夢。

上官婉兒也笑了,只是她的笑,很上官婉兒。

她緩緩的往前走去,她發誓,一定要踹小傢伙的屁股,讓他哇哇大哭。

想着這般場景她便笑了,兩顆尖尖小虎牙,表示她真的開心了。

「砰」

「哎喲!」

隨着一聲物體之間碰撞的聲音,笑得正歡的小傢伙聽到一道痛叫聲。

他爬起身來,看到面前閃耀光芒的屏障,他前前後後一想便明白了個大概。

於是:

「哈哈哈……!」

「哼,想揍我,看我不氣死你」

邊想着便繼續放肆的大笑。

「可惡,我怎的忘記了這道屏障,哼,我就不信我攻不破你。」

上官婉兒一跺腳,前門牙磨的咯吱想。

退後幾步,嘴裏一聲:

「出」

只見一把造型精美,寒氣逼人的鋒利匕首出現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