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跨越,絕對顛覆第2章 神秘男孩 一眼萬年在線免費閱讀

跨越,絕對顛覆第3章 龍兄虎弟 迷霧森林在線免費閱讀

首卷第三回神秘男孩一眼萬年

看到這一幕,小傢伙便再也笑不出來了。

他吃驚的望着眼前的漂亮女孩,有些緊張的道:

「**姐,你,你要幹什麼?你別過來,我,我可是很厲害的哦!」

那強裝鎮定的樣子讓上官婉兒不禁啞然失笑。

「看你沒心沒肺的樣子,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怎麼,這就害怕啦?」

上官婉兒停下身前準備攻出的匕首道。

小傢伙嘿嘿一陣傻笑,接着道:

「小姐姐,你剛才的確猜錯了,因為那十頭牛裏面有一頭是犀牛,而犀牛隻有一隻角。」

「犀牛是什麼獸?是凶獸還是古獸?」崑崙墟雖然比不上那些真正的諸天大世界,卻也着實不小,可她從未聽說過有這種生物。

「額,凶獸是什麼?」小傢伙好奇的問道。

「你連凶獸是什麼都不知道?」

上官婉兒驚訝道。

見小傢伙一臉迷茫的樣子不似作假,她就更加好奇這小傢伙究竟什麼來路。

「犀牛是我們家鄉的一種動物。」

經過小傢伙的講解,上官婉兒也大概弄明白了,小傢伙口中的犀牛是怎麼回事了,同時,她也沒有吝嗇給小傢伙普及了一下獸類的常識。

聽着上官婉兒的講解,小傢伙兩眼冒光,他從未想過這個世界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一面。

通過上官婉兒的講解,小傢伙終於知道凶獸是怎麼一回事了。

原來這個世界上不僅有凶獸,還有神獸和瑞獸,那些傳說的龍啊什麼的都是真實存在的。

「咦……」

「怎麼了?」

「這麼說來,這裡不是我的夢?」

小男孩激動的問道。

「嘻嘻,笨蛋,這裡當然不是夢了,這裡是我族的真境古剎海。」

上官婉兒肯定的回答道。

「那我是怎麼來的?」激動之餘,小傢伙開始疑惑了。

「對呀,你快說說,你是怎麼來到彼岸之都,我念州真境的?你叫什麼名字,你來自哪個世界?」

上官婉兒一連串的問題接踵而至,她也是非常的好奇,且不說這真境進入是有限制的,即便是彼岸之都,也不是你想進就能進的來的。

「我就在地球呀!」小男孩疑惑道。

「那書上寫的應該沒錯吧」

「難不成有很多世界嗎?」

「當然有很多世界了,據說,有諸天萬界。」

上官婉兒一臉嚮往道。

「不過地球我倒是第一次聽說,不過聽你剛才說的,好像和古籍里記載的祖地很像。」

「噢!」小男孩似懂非懂的應了一聲。

經過短暫接觸,小傢伙了解到,在崑崙墟界,人類文明皆是以修真為主,即是去假求真,在這個世界,各種生物參悟到中天世界之奧秘,從而走上了天地同輝的修真大道。

「如此說來,我所在地球應當修真者很多才是,只不過,按照這位小姐姐說的來看,他們的修真貌似是走偏了方向。」

「看來,眾生都在尋求生命真相,而真相,就在我這裡!」想到此處,眼睛不覺成為一彎月牙。

「但在我看到的那些書上講,中天世界九成之生命,活在毫無靈性的物質盛宴中,被中天世界所欺騙,眾生每天除了生活就是工作……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婆婆媽媽瑣瑣碎碎的東西……」

小傢伙碎碎叨叨的說著一些上官婉兒聽不懂的內容。

真正讓他激動的是,中天世界有很多世界,且存在着各種強大的生物。

聽上官婉兒說,曾經的真正的高人不是為了尋求強大的力量,而是尋求比力量更加重要的東西,

修鍊的道統有很多,其中在abc大道之內的道統,都是為了尋求生命的真相和真諦,所以一切為了去假求真。

故而叫「修真」。

不過思考到這裡他的腦袋很痛很痛,於是他趕緊停下繼續思考的打算。

「小傢伙,你能說些姐姐能聽得懂的話兒來嗎。」

上官婉兒不滿道。

「正合我意!」

剛好他也準備要試探一下某些東西,小男孩認真的琢磨着。

「**姐,我問你:

何人非我?何我非人?心性是內我,萬物是外我,耳目肢竅是幻我,本來自如是真我。」

這句話可是他從尊上傳他的至聖性命經的聖訓典籍里看到的,上面說至聖能做到時時歸真在主宰,

歸真沒有內、外、真、幻之分,更沒有親、遠、物、我之別,故而名為我,實為無我。

婉兒在聽到眼前小傢伙的那段話後渾身顫抖,面容驚變,因為這段話是修真的無上秘訣,光是她聽到後,修為竟在體內自動運轉開來,

「那如果修鍊的話……」

上官婉兒不敢想了,因為這已經完全超出了她的認知。

「小傢伙,這段經文你從何處得來?」

震驚過後的上官婉兒,趕緊用功壓住體內躁動的真氣,問道。

「我叫祖宇,不許再叫我小傢伙」

祖宇不滿道,

「嘻嘻,好的小傢伙,姐姐知道了,原來你叫祖宇」

上官婉兒輕笑道,除了那意外獲得的經文讓她開心外,她越發覺得眼前的小鬼來頭不小,甚至神秘。

「該你說你的名字了。」

祖宇望着上官婉兒道。

「我可不曾答應告訴你我的名字哦!所以,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

說完眨巴眨巴眼睛戲謔道。

「因為我告訴你我的名字了,你不說就不公平,就是耍賴。」

祖宇憤憤道。

他這神奇的腦洞讓上官婉兒不禁:

「噗嗤」

一聲笑了出來。

「好吧,看在你剛才那段經文的份上,姐姐就告訴你好了,我叫上官莫桑,你叫我婉兒姐姐吧。」

「哇偶,竟然是四個字的名字,我才兩個字。」說著,不覺心中再次琢磨,要不要改名為祖宗。

今天遇到的所有事情對他來說都很新奇,他急需時間,浩瀚的整理一下思緒。

「不說了婉兒姐姐,我要走啦,記得你欠我一個條件哦!」

他提醒道,畢竟還是個孩子,話里話外透露着幾許不舍。

在當他知道這不是夢的時候,他很開心,也很興奮。

至少對他來說,這個叫上官莫桑的婉兒姐姐,漂亮的不像話的姐姐,不是虛幻的人物,就值得記憶。

「另外,你是自從我出生以來,見到的第一個修鍊之人,許多事情我都記不清楚了。」

說著,祖宇抱着腦袋,面露痛苦之色,

「祖宇,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上官婉兒見到祖宇那痛苦的表情後,不知怎麼的,心裏閃過一絲心疼,臉上的關切之情更是溢於言表。

「婉兒姐,我沒事,經常會疼,這樣疼着疼着就習慣了。」

說著故意裝作一臉輕鬆的樣子。

「……疼着疼着就習慣了……」

上官婉兒聽着心裏發酸。

畢竟祖宇還只是個四五歲的孩子,剛才那痛苦的表情可不是假的,看那種痛苦,想來他經常都在承受。

越想越是心裏發堵,

「小宇,你能從這個屏障出來嗎?姐姐帶你去找念州內最好的醫師幫你看病。」

上官婉兒真誠的說到。

她真的很想幫祖宇,不說祖宇給她的那段無上的經文,單說這樣一個可愛的孩子,誰都會有惻隱之心。

祖宇走到屏障前,慢慢的伸出手臂,結果手臂穿透屏障,毫無阻礙的橫穿而過。

「太好了,快跟姐姐走,姐姐一定幫你把頭痛病醫好。」

說著很自然的伸手去拉祖宇的手,只是很快她便愣住了,

「為什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難道說小宇他……」

「小宇……」上官婉兒聲音有點沙啞,她輕聲的呼喚着祖宇,臉上充斥着悲傷。

「原來小宇早就走了,如今看到的只不過是他的意識。」

祖宇看到這樣的上官婉兒,內心感到非常的溫暖,畢竟才相識不久,能有人這般真誠的關心自己,實屬不易。

於是他心裏在這一刻也悄悄的發生了轉變,他暗暗告訴自己,這輩子,一定要拿上官莫桑當親人對待,畢竟,他一個親人也沒有。

「婉兒姐姐我沒事,您不用擔心的。」

此刻的小傢伙眼眶有點發紅,但由於是在海里,至於掉沒掉眼淚卻看不出來。

「婉兒姐姐,我並沒有死。」

祖宇解釋道。

「真的?」上官婉兒驚喜道?她寧願相信祖宇說的話。

「嗯,我沒有騙姐姐,婉兒姐姐,你可還記得剛見到你的時候,我說這是我的夢境?」

「當然記得,這究竟是怎麼一回是呀?」

見事情不是自己想像的那般,上官婉兒也放下心來。

「簡單的說,我睡著了,然後我做夢夢到了這裡,然後我來到了這個海底。

見到一個綠色的發光的珠子,我就想去拿,結果那珠子竟然會反抗,然後我就和珠子打了一架。

結果珠子輸了,我就抓住珠子,結果珠子就這樣在我手中不見了。」

的確如祖宇所言,他睡著了然後在夢裡來到了這裡。

不過他只說了一部分,他確實和珠子打架了,但那絕非普通意義上的「打架」。

比如說,他是怎麼打架的並且打贏的,並沒有說。

並不是他不信任上官婉兒,而是他覺得有些時候,有些東西不說,反而是一種保護和關心。

「你說那綠色光芒是一個珠子?而且還有自我意識?」

上官婉兒就是被這綠色珠子引過來的,現如今聽聞綠色光芒,她當然是屬於最迫切的那個人了。

「額,就是和我一樣會打架,至於姐姐說的那什麼意識,我、我就不知道了。」

祖宇摸了一下額頭道。

「好吧,看來你知道的也有限,那姐姐就不問了,至於你現在這種狀態,姐姐也是第一次見,但你那頭痛……」

說著有些擔憂的看着祖宇。

祖宇心裏感動,這個新認識的姐姐對自己是真的好,於是他做了個決定。

「姐姐這個給你。」

說著,祖宇拿出一個捲軸來伸手遞給上官婉兒。

「這是什麼?」

上官婉兒伸手接到手裡,發現這個看上去很普通的捲軸卻非常的古老,看似隨意的卷者,可是自己無論如何用力也打不開,便驚訝的問道。

「婉兒姐姐,你知道我腦子出了些狀況,很多東西記不全,但我知道,這個捲軸很重要很重要。」

祖宇說著,低下了小腦袋,神情有些沒落。

看着這個先前總在自己面前裝大人的調皮的熊孩子,這會露出這樣脆弱而讓人心疼的表情,

上官婉兒伸出手想抱抱祖宇,可不想如同水中撈月,一穿而過。

深深的吸了口氣,強忍住心中的難過,道:

「姐姐信你,小宇,既然是這般重要的東西,姐姐不能收,你自己保存好,你的心意姐姐心領了。」

「不,正因為重要,我才拿出來給姐姐的,我看的出來,姐姐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

宇兒出生後就只有一個人,我在小鎮上看到好多人,他們都是有親人的,為什麼宇兒沒有,宇兒好孤單,宇兒好想像別人那樣有親人,宇兒不貪心,宇兒只要一個姐姐就夠了……」

說著,用渴望而又期待,怯懦而又可憐的眼神望着上官婉兒……

那一眼,似滄海桑田;

那一眼,使山河瑟瑟;

那一眼,似江海永駐。

那是一種能融化萬物的眼神,那是一種讓人心碎的眼神。

面對那樣的眼神,上官婉兒再也無法控制內心壓抑的情緒,

「哇」一聲哭出聲來。

她合身撲過去,用擁抱的姿勢輕輕的抱着那弱小的身軀,即使不能真正的擁抱,她也想用這種方式舒緩自己內心對祖宇的悲傷。

「姐姐願意,你就是姐姐的親弟弟,姐姐願意把這世間一切的美好都給宇兒。」

上官婉兒動情的說道。

「我終於也有親人了。」

祖宇輕輕的說到,那是一種渴望已久的囈語,那是一種得到人間至寶的開心。

這時,上官婉兒的耳邊傳來了一句話:

「倆以倆罕,印爛拉呼。」

話落,人也慢慢的消散在了海中。

「姐……」

一句姐姐尚未喊完整,祖宇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反應過來的上官婉兒已經晚了一步。

「宇兒,宇兒……」上官婉兒急切的呼喊着。

半晌,海依舊是海;

然而眼前,卻再也找不到關於祖宇的任何痕迹。

望着祖宇消失的地方,婉兒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她愣愣的站在那裡,獃獃的看着,直到許久……

「唉……」

一聲幽幽的嘆氣,打破了這好似凝固的海水。

「宇兒,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你一定不能被別人欺負,姐姐再也不想看到那樣的你,以後你再也不是一個人了,你還有個姐姐,等我,姐姐一定去尋你。」

說完便轉身離去,再也沒有回頭。

………

………

時間回到之前,

「少年?」

上官無極吃驚道。

「婉兒,你確定你沒看錯?」

上官雲溪質疑道。並非他不信婉兒這丫頭,正是因為太相信反而更加的困惑。

「我說的全都屬實,信不信隨你們罷。」

平時活波開朗古靈精怪的上官婉兒,此刻顯得冷漠而冰冷。

「這……」

上官雲溪看着這樣的婉兒,竟不知該說如何是好。

「婉兒,族爺爺不是那個意思,你怎麼能這樣和族爺爺說話!」

見上官雲溪陷入尷尬之中,上官無極作為主殿又是上官婉兒的父親,趕緊站出來替族老解圍。

「抱歉族爺爺,婉兒之前並非針對某個人,而是對所有人說的,不巧話趕話,趕到了這裡,若婉兒言語不當之處,還請諸位見諒。」

「婉兒累了,先行告退」

說完,欠身一禮,轉身離去。

從始至終,表情淡漠,這樣的上官婉兒,讓一眾人面面相覷。

看着有些長老面色陰沉,上官無極也跟着面色冷了下來,雖然大家什麼話都沒說,但在場的沒有笨人,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來,許多人的不滿都寫在臉上了。

「哼,婉兒是我上官無極的女兒,全部回主殿。」

看着眾人,上官無極冷哼一聲道。

話畢,一行人以及所有小輩便相繼離去,而上官莫邪則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和上官莫言對視一眼,跟着大家一同離開了真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