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跨越,絕對顛覆 跨越,絕對顛覆第5章 豈曰無衣男兒血淚在線免費閱讀_安幽小說
◈ 跨越,絕對顛覆第4章 古禁危局 血色流殤在線免費閱讀

跨越,絕對顛覆第5章 豈曰無衣男兒血淚在線免費閱讀

卷首第五回古禁危局血色流殤

海岸邊,矗立着一座碩大的石碑,石碑滄桑,散發著蒼茫古意。

雖然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但可以感受到,那滔天巨浪咆哮着拍向岸邊,威勢駭人,只是如此聲勢驚人的浪潮,每當接近石碑的時候,卻自動分化開來,面對那一波接着一波的巨浪,石碑看起來實在是渺小至極。

然而,正因為如此,才覺得詭異,好似巨浪在害怕那石碑似的。

用轉目力觀看,只見石碑上刻一副對聯:

上聯寫着:上觀千古,群雄只若一燈具,真光其火;

下聯寫道:下視萬有,道不離人人自離,徒為人具。

這首對聯寫的蒼勁有力,古樸大氣,字體更是絕妙,看一眼,彷彿能吸髓奪魄。

通過字可以看出,刻字之人絕對強大的難以想像。

通過以上對聯可以看出,此人至少是一個勘破中天世界的「賢哲性命品級」的強者。

無論他是否尋找到這世間真相,但至少,他的生命層次已經到了無法估量的地步。

石碑過來處,累累枯骨,更是一望無際,海岸線望不到邊,那些枯骨,亦無邊際。

越靠近海洋,骨頭就越全,也越新,甚至有些骨頭還散發著原有的光澤,只是這種光澤正在逐漸的被暗黑色海水所侵蝕。

在外圍有一口井,井的四周是鋪滿了非常細密的白色粉狀物,仔細一看,原來是骨粉。

在井口坐着一個「人」,從着裝上看,是一個女人,衣着華麗,她的眼睛仿若世界一般,從中演繹着眾生萬象。

她面容醜陋恐怖。嘴裏只有一顆牙齒,皮包骨頭,彷彿剛從墳墓里爬出來的一般。

只見她的手中拿着一根權杖,從此物里透出一股睥睨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

她的身旁匍匐着一匹駿馬,看體型,絕非凡物,只是,這匹馬沒有頭顱。

正值此刻,一道身影從後方的迷霧森林中跌跌撞撞的走了出來,此人正是上官婉兒。

她是聞着小孩的啼哭聲趕過來的,當她踏入迷霧後遇到了和上官莫邪上官莫言一樣的情況,遇到了另一個自己。

另一個自己無論修為還是手段都和自己一模一樣,她和另一個自己大戰了半日之久。

只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她的勁氣越來越弱,而對方卻越來越強。

眼看如此下去,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條,於是她便心中一狠,放命一搏。

這一拚命,她才發現了其中奧妙,原來只有自己置身死地才得以後生,原來自己的對手從來都只是她自己。

任何外在的困難,都不是真正的對手,而真正的對手,就是本身。

如此,她唯有真正的戰勝自己,她才能活命。

當她明白了這個道理後,她的道路,才算是真正的開始。

在她最後勝利的時候,只見從始至終都不曾開口的另一個自己開口道:

「吾乃自性,乃汝之幻我;汝乃真性,乃吾之真我,此生直至汝超脫諸天萬界,不然,吾將與汝一生為敵。」

說完,另一個上官婉兒便化為點點熒光,消散於虛空之中。

上官婉兒,愣愣的站在那裡,此刻心裏倍感迷茫,

「何謂自性我?何為真性我?我只當是超越自我便是戰勝自我,難道這個自我就是自性我?那我是誰?」

想到這裡,忽然心生煩躁之意,上官婉兒只覺得越來越煩躁,越來越迷茫。

此刻,只見她雙眼漸漸充血,正在她逐漸迷失自我之時,

靈台之中傳來誦經聲:

「非性無心,非心無性,心性會合,全德昭昭。心涵七德,作是靈明。」

經文在體內自動運轉,誦經聲如同晴天霹靂,聲音恢宏,聽着讓人如沐春風,心中豁然開朗。

上官婉兒聽到誦經聲後,便緩緩自迷茫中醒來。此刻,她一身冷汗,一臉後怕。

「我這算什麼,沒死在敵人手中,卻差點死在自己的手中,說出去還真諷刺。」

還好,她有家傳的《道行推原經》,在關鍵時刻救了她。

此刻,迷霧森林的盡頭,正站着剛剛出來的上官婉兒。

她剛從迷霧森林出來,整個人尚在恍惚之中,凌亂的頭髮,身上尚有未來得及處理的傷口,看上去非常狼狽。

此刻,她尚未注意到周邊的情況。

「娃娃,你來自何處,能從自性中走出來,還不錯。」

只聽一陣沙啞的聲音在前方想起。

聽到這聲音恍惚中的上官婉兒不由皺起眉頭。

因為這聲音實在太難聽了,就好像兩塊鐵,在一起互相摩擦時,發出的聲響一般。

於是上官婉兒便欲抬頭望去,只是頭剛抬起,映入眼帘的一切,便讓她眼神里露出極度震撼之色。

還不待她有所反應,忽然眼前一暗,只見一道身影,如同鬼魅般憑空出現在她眼前。

對方的身體幾乎和她身體貼在了一塊。

「老身問你話,為何不答?」

丑婆婆用她那難聽至極的嗓音問道。

「啊……」

只聽一聲驚恐萬狀的尖叫聲想起,尖銳,刺耳。

「你、你……你是什麼東西?」

上官婉兒嚇壞了,她跌坐在地上,雙手撐着身子使勁兒的往後移動。

作為一個修真者,她知道,凡人口中的鬼實際上不是那麼回事,而眼前之人,更非什麼鬼物。

剛才那恐懼的面孔,讓她失去了思考能力。

世間怎會有如此面目猙獰醜惡之人,她心中恐懼的同時,也在疑惑

「嘎嘎嘎。」

丑婆婆恐怖的笑聲尚在空中,人再次消失。

一瞬間又出現在的井口邊上,坐在那沒有頭顱的馬身邊,用手輕輕撫摸着無頭馬。

望着那一對恐怖組合,上官婉兒身上寒毛根根倒立,整個身體,瀰漫著一股寒意,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作為一個修行之人,能打一個哆嗦,足以說明眼前之人是一個大恐怖。

上官婉兒感覺似乎過了許久,又感覺似乎只是過了一瞬間,丑婆婆便抬起頭,朝着上官婉兒望來。

見丑婆婆望來,上官婉兒趕緊垂下頭顱,她,實在是怕了。

不過,上官婉兒好歹也是個修行者,雖然身體依舊顫抖,但好在能夠掙扎着站起身來。

只見她起身雙手覆蓋放在心口,緩緩向丑婆婆施了一禮道:

「晚輩乃上官族後輩上官婉兒,無意闖入此地,攪擾婆婆清凈,萬望婆婆莫怪,晚輩這就離去。」

說著再次欠身施禮,緩緩後退,準備離去,而從始至終,她再未抬頭。

「嘎嘎,慢着。」

老婆婆聲音再度響起。

「不知婆婆有何吩咐,晚輩躬聽。」

說著腦袋垂的更低,眼帘下擺,一副畢恭畢敬,乖巧的模樣。

「倒還懂事。」

丑婆婆點頭說到。

顯然,這「禮多人不怪」放在哪裡都實用。

丑婆婆對上官婉兒這副模樣還是挺滿意的。

「再等等,你的兩個夥伴也快出來了,人齊了再說,老身不想多費口舌。」

說著低下頭,瞬間氣息全無,了無生機,好似死人般。

上官婉兒很想問問她的夥伴是誰,可面對丑婆婆,她實在股不起說話的勇氣。

時間緩緩而過,差不多兩個時辰後,只見前方迷霧森林邊上的迷霧,開始波動起來,不一會,兩道身影一前一後從迷霧森林走了出來。

而這兩人,正是上官兄弟。

上官莫邪看上去與上官婉兒差不多,唯獨上官莫言像攤爛泥,幾乎是掛在上官莫邪身上出來的。

見狀,上官婉兒趕緊跑上去。

不想兩人大概也到了極限,見上官婉兒沒事,此刻已經走出迷霧森林,兩人精神一放鬆,

「噗通」

一下倒在地上,上官莫邪倒還好,小胖子張開雙臂,叉開雙腿,躺在那裡便一動也不動了。

「你們怎麼來了?」

上官婉兒壓低嗓音輕聲問道。

「你說呢?」

上官莫邪冷冷的瞥了一眼婉兒,便閉目調息。

上官婉兒心裏感動,但她不太喜歡上官莫邪這種非常姿態,面對上官莫邪的質問,她再未多言。

畢竟,她也是一個非常驕傲的人。

轉身走到上官莫言身邊,輕輕蹲下,查看了一下傷勢,見只是皮肉傷,便也放下心了。

「謝謝你,莫言。」

「婉兒姐,你跟我客氣啥。」

「嘻嘻,那姐姐我就不跟你客氣了哦!」

「哈哈,這是自然,都是一家人,生分。」

小胖子眯着小眼睛,咧着嘴道。

「哎喲。」

莫言倒抽一口涼氣,剛才咧嘴笑得時候不小心牽動了傷口。

「大爺的,痛死我了,這王八蛋,下次再讓我遇到,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小胖子惡狠狠的道。

「噗嗤。」

因為害怕丑婆婆,婉兒笑出來的時候趕緊用手捂住嘴巴,怕自己笑出聲來。

「咳咳……」

旁邊也傳來一道劇烈的咳嗽聲,是莫邪,他臉色憋的通紅,不住的咳嗽。

「我說你們倆位,好端端的,笑個什麼勁兒啊?來來來,說出來我也樂樂。」

說著爬起身來。

「嘎嘎嘎……,老身好久都沒像今天這麼開心了,你這小子能活着走到這裡,真是個奇蹟。」

「咦,怎麼還有人?」

上官莫言抬頭望向說話處,這一看,卻也嚇個半死。

「哇哇哇……救命啊」

自己面前忽然出現了如此一個怪物,小胖子嚇的當場跳了起來,那速度,哪裡像是受了傷的人。

「莫邪哥,鬼啊,撞鬼啦!」

胖子嚇得臉色蒼白,此刻躲在莫邪身後瑟瑟發抖。

見到身前之人,莫邪也是內心發怵,握劍的手仔細看,在微微顫抖。

只是他掩飾的比較好,臉上強裝鎮定道:

「在下上官族後輩上官莫邪,還未請教前輩名號,許與族中長輩識得,未免衝撞前輩,失了禮數。」

說著抱拳施禮道。

「嘎嘎嘎,倒是有點膽識,你是在提醒本尊,你身後的依仗嗎?」

說著,身上散發出一絲威壓。

因為傷勢的原因,再加上剛才受到驚嚇,胖子當場就被壓扒在地,婉兒和莫邪被壓的快要跪倒在地。

只見兩人咬牙堅持,全身骨頭「噼里啪啦」作響。

只是稍微露出的一絲威壓,竟強大如斯。

「殺,可以,辱,休想。」

莫邪眼睛血紅,嘴上鮮血直流,這樣的威壓他根本無法承受,可受不了也得受着,寧可站着死,絕不跪者生。

故為了能說出那六個字,嘴唇已被牙床咬破,鮮血淋漓。

婉兒雖然什麼都沒說,可看她那掘強的表情,便知道答案了。

而莫言,早已昏迷。

「嘎嘎嘎,看來這個什麼上官家的小娃娃倒是不錯,雖然修為垃圾,可骨頭倒是硬,好久沒這麼有趣了,今天正好,老身就再逗逗他們,嘎嘎嘎……」

於是,丑婆婆又加了一丟丟威壓上去。

原本快要跪下的二人,這個時候竟然奇蹟般的站直了身體。

「啊……」

上官莫邪怒目圓睜,頭髮無風自動,隨着他一聲怒吼,整個人便立了起來。此刻再看他,眼角崩裂,鮮血直流。

他把身體站直後,眼睛還是睜着,鮮血不斷的留着,便再沒了聲音。

上官婉兒模模糊糊中見到上官莫邪的凄慘模樣,那個曾經不可一世的表兄,如今為了自己落得如此境地。

心念所到,上官婉兒心中生出一股恨意,她恨,恨眼前的丑婆婆,她恨自己無能,還連累兩位族親,這滔天的恨意,瞬間席捲了她的整個心智。

恨,就像烈火一樣燃燒着她柔弱的嬌軀,她那原本神采奕奕的大眼睛,此刻光華盡去。

當最後一絲神采自雙眸中逝卻,自雙瞳最深處,慢慢透出兩點黑芒,黑忙好似來自它維空間,攜無匹威勢由遠及近。

霎時之間,上官婉兒體內冒出如同黑夜一般的能量,瞳孔逐漸擴大,眼中射出一道純粹的烏黑的光柱,身後的黑色能量越聚越多,眼見快要成型之時,

「哼」

只見丑婆婆冷哼一聲,那道朝她射來的光柱便粉碎開來。

上官婉兒身後的黑色霧氣好似有生命似的,當能量光柱被粉碎的那一刻,上官婉兒身後的能量便更加狂暴起來,裏面隱隱傳出各種凄厲的慘嚎聲。

「即便是你本尊前來,老身也未必怕你,何況只是你之種身。」

聽到此話,原本暴躁,各種咆哮的黑色霧氣忽然靜止不動,只見上官婉兒背後傳出的霧氣里,好似站着一位通天徹地的巨人,兩隻眼睛就好像兩顆太陽一般。

「傷她,死」

一聲震耳欲聾,充滿威嚴的聲音從黑色霧氣中隱約傳出,那是一種十分古老的語言,每一個音符透着古意。

然後只見黑色霧極聚收縮,一瞬間便了無蹤跡,而那被黑色霧氣包裹的上官婉兒,也從中顯露。

上官婉兒就那樣站着,漸漸的,那雙失去光華的美麗雙眸,輕輕顫動了一下。

如雨後甘露,神采瞬間充斥雙眸,只不過那雙眼睛看上去很迷茫,顯然,對於剛才發生的一切,她一概不知。

上官婉兒心中挂念上官莫邪,待恢復常態,她趕緊抬頭朝上官莫邪看去。

而上官莫邪,依舊保持之前的模樣,怒目圓睜,長發飛揚,眼角崩裂,血淚依舊。

「……莫邪哥哥」上官婉兒嘴角呼喚着,跌跌撞撞朝上官莫邪走去。

不知費了多少力氣,上官婉兒終於走到了上官莫邪身前,看着眼前的莫邪,

上官婉兒的淚水如斷線珍珠,豆大的顆粒,一滴接着一滴,淚水沁**胸襟,濺落在地上,就那樣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兄長,一動不動。

雖然他平時冷漠,霸道,自以為是,可上官婉兒知道,上官莫邪對她們這些兄弟姐妹卻是極為照顧,不然,也不會冒着生命危險來此尋她。

不知過了多久,上官婉兒恍如初醒,顫顫巍巍的伸出雙手準備扶住莫邪,豈料手剛碰到莫邪的身體,莫邪便朝後倒去。

「莫邪哥哥,莫邪哥哥,你不會死的,你不要嚇婉兒好不好,你快醒醒啊……」

上官婉兒無助的搖晃着躺在地上的上官莫邪。

而無論上官婉兒如何呼喚,地上的上官莫邪毫無反應。

慢慢的,上官婉兒停了下來,淚水沒了,聲音也沒了,她就默默的坐在上官莫邪身旁,

忽然,原本安靜的上官婉兒

「噗……」

一口心血吐了出來,整個人瞬間失去了血色,眼神空洞,面目蒼白至極。

「女娃娃,他還未死,只是昏死了過去。」

丑婆婆見上官婉兒如此,竟出奇的出聲解釋了一下。

聞聽丑婆婆的話,那雙原本空洞無神的雙目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真的嗎,那他為何一絲氣息都沒有?」

「此子意志之堅定,實屬罕見,此前他耗盡自己心神對抗老身威嚴,此刻陷入假死狀態,待得心神稍有恢復,他便能醒過來。

沒想到在這小小的彼岸之都,也能有如此大毅力之人。」

說著,只見袖袍一甩,原本昏迷不醒的上官莫邪和上官莫言兩兄弟雙雙睜開了眼睛。從中可以看出,這個丑婆婆深不可測。

當上官莫邪睜開眼睛之時,上官婉兒面露狂喜之色,她顧不得擦去嘴角的血跡,便急切的看向上官莫邪。

「你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上官婉兒迫切的問道。

「我並無大礙,稍作休息便好。你怎麼樣?有沒有事?」

上官莫邪聲音罕見的輕柔。

上官莫邪之前雖然昏死過去,然而外界的事情模模糊糊中也聽到了個大概,而這個大概讓他感受到了親人之間濃濃的親情,故他一醒來就關心上官婉兒狀況,所以有此一問。

上官婉兒此刻正沉侵在上官莫邪醒來的喜悅中,對於上官莫邪的問話只是無意識的點頭和搖頭。

此次他們也算是一起經歷過生死了,彼此之間倒也不似先前那般冷淡與疏遠,彼此之間的距離更近了。

「莫言,你怎麼樣?」

「婉兒姐我沒事。」

莫言見上官婉兒面色蒼白如紙,且嘴角血跡斑斑,便神色一凜,眼睛不覺便眯了起來。

抬手摸了摸腦袋,低頭去看上官莫邪,卻見莫邪眼角的兩道血痕,後者面色終於大變,眼睛慢慢變得通紅起來,整個人的呼吸也逐漸粗重急促起來。

在這裡除了他們兄妹三人及前方那位丑婆婆外,再無他人,上官莫邪和上官婉兒變成這般模樣,除了丑婆婆還能有誰?

想到這裡,上官莫言便緩緩抬起頭顱,眼神兇狠的望向丑婆婆。

「老妖婆,你對婉兒姐和莫邪哥做了什麼,豈能仗着修為欺辱我等小輩?狗屁前輩,小爺在此,來呀,殺我啊!」

胖子見上官莫邪如此慘狀,上官婉兒氣息微弱,胸中的怒火再也無法壓制,怒火攻心,站起身來就要朝丑婆婆衝去。

「言弟我們沒事,莫衝動。」

莫邪急忙伸手拉住莫言,他怕,怕這老妖婆一怒之下殺了莫言。

聽到上官莫言的辱罵,丑婆婆眼神閃爍着危險的光芒,好像整個空間都變得凝固了。

「嘎嘎嘎……」丑婆婆笑得陰森恐怖。

強者不可辱,一個心情都能影響周邊的環境變化。

上官婉兒心中一凜,便趕忙開口。

「前輩,莫言弟弟情急心切關心我們,一時着急口不擇言,念在他年幼,還望您大人大量,莫與我等小輩一般計較」

「哼,老身念在你們三個小娃兒今日為老身緩解無聊,

嘎嘎……,

你們應該慶幸老身今日心情不錯,就給你們一個機會,把握住了,饒他小命也不是不可以。」

「什麼機會。」

上官婉兒趕緊問道。

「給你們一柱香時間考慮,你們其中一個人可以代替這小子去死,嘎嘎嘎……。」

說著她看向三人,聽到丑婆婆的話,三人面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這時只見上官莫言率先上前一步道:

「不用考慮了,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是我衝撞了你,那你沖我來便是,此事與他們二人無關,請你放他們離開。」

「嘎嘎嘎,你不是很怕死嗎?怎麼?這會就不怕死了?」

「沒錯,我上官莫言是貪生怕死,大千世界,還沒來得及去看看,誰願意死誰就是傻子!」

「既然你不願意死,那你站出來做甚?」

丑婆婆奇怪的問道。

「說了你也不懂,對我來說,生命固然重要,可親情更珍貴。」

說著話,胖子斜着眼看着丑婆婆。

聽到上官莫言的話,丑婆婆原本難看的笑臉逐漸變的陰沉,親情,它自然沒有,它也不需要。

「前輩,他們二人是因我而來,我留下,求你放他們離開。」

上官婉兒祈求道。

「婉兒莫要求她!」

說著,上官莫邪上前一步,三人並肩而立:

「哼,你要殺便殺,哪那麼多廢話,我上官莫邪就算是死,也要你脫層皮。」

說著,抬起手中長劍,整個人瞬間變得如同手中的劍一般,霸道,凌厲,睥睨天下。

「哈哈,既如此那就戰吧,你看小爺我會不會皺一下眉頭。」

上官莫言知道今日必死無疑,所以整個人氣質大變,洒脫,豪邁,滿臉釋然之色。

「是我連累了你們。」上官婉兒充滿了無盡的自責。

「婉兒,既為親人,就不說這些,我與莫言無怨無悔。」

上官莫邪面色平靜道。

「婉兒姐,莫邪哥,我先行一步。」

「殺!!!」胖子率先發動攻擊。

上官莫邪抬起手中之劍,他就那樣凝視着它,漸漸的,他的心神與長劍交融。

「你是我,我卻不是你,如此你便成為我吧。」

上官莫邪站在那裡呢喃,說些誰也聽不懂的話。

恍惚中,好像上官莫邪手中長劍消失了,又好像長劍變成了上官莫邪,好生神奇。

上官莫邪整個人的氣質如同手中長劍,這最後的時刻,他竟然做到了傳說中人劍合一的境界。

在他這個年齡達到人劍合一,簡直是妖孽。

只見他一躍而起,整個人劍不分彼此,刺眼而凌厲的劍氣光芒四射,高速旋轉着朝丑婆婆射去,由於速度太快,只聽一陣與空氣摩擦的爆破聲轟隆隆的傳來,他後發先至,竟比先攻擊的莫言早一步到達。

莫言的兵器可就有些讓人不敢恭維,他左手一把類似於普通人做飯用的湯勺,只是這湯勺的勺碗比普通人做菜用的勺碗大了五六倍不止。

直徑有四十公分左右,勺碗底部不是橢圓形,而是平低,握把也有三十公分左右,呈鮮紅色;

右手是一塊刻有紋路的金色塊狀的物品,一指厚,兩指寬,三指長,不過雖然賣相不怎麼樣,但看那威勢絕對不容小覷。

莫言這奇葩的組合,即便是對面的丑婆婆,活了這麼大歲數,見多識廣,此刻嘴角也不由的抽搐。

正在這時,井口之中突然暴發無盡光華,這道光華直射天際,照亮了半個海域。

見到這道光芒後,丑婆婆臉色大變,然後她轉身看着黑暗海洋喃喃自語道:

「這怎麼可能,這不可能,肯定是我想錯了,對,是我想錯了,肯定是我想錯了。」

正在此刻,莫邪莫言兩兄弟的攻擊也到了,見丑婆婆自顧自的在那裡神神叨叨,竟對他倆的攻擊不管不顧,兩人面色大喜,用盡所有的力量殺到了丑婆婆的身上。

只是,只是這結果……

攻擊的兩人目瞪口呆,那獃滯的眼神無不說明兩人內心的震撼。

原本見丑婆婆對他倆的攻擊絲毫不做防守,只當是撿了便宜,只是這撿來的便宜讓這兄弟二人有點難以接受,

因為他二人用盡全力的攻擊攻到對方的身上,卻連對方的衣擺都不曾撼動。

「這……」半途中的上官婉兒見狀,面露絕望之色。

她們,真的十死無生了嗎?上官婉兒黯然。

兄弟二人對視一眼,表情麻木,神情獃滯,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到了上官婉兒身邊。

就在這時,只見暗黑海洋中的滔天巨浪緩緩的平靜下來了,

只聽在海域中隱隱約約有歌聲傳出: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盾?與子同澤。修我護盾,與子偕作!

豈曰無伴?與子同命。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

豈曰無路,與子同道。修我燈眸,與子同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