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離婚後軍官老公後悔了李春妮吳承海 第8章_安幽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吳承海來文工團找時云云,他想見她,他想要一個承諾:「云云,你想和我結婚嗎?你家裡人會同意嗎?」

時云云思索片刻道:「我想和你結婚,但不是現在,承海你知道的,跳舞是吃青春飯的,我跳不了幾年了,我想在往上沖一衝。」

「我沒和家裡說我處對象的事,我拚命的考上文工團就是想要脫離家裡,我父母重男輕女,我答應他們會幫倆個弟弟娶媳婦賺彩禮錢,還要幫家裡翻蓋房子,他們才放我出來的,我太想脫離那個家了。」

她哭着說完,聲音顫抖,讓人心痛不已。

吳承海心疼的抱緊她,這個女孩平時看着大大咧咧沒心沒肺的樣子,其實內心是特別敏感脆弱的,她外表表現出來的樣子只是一種偽裝,也是為了保護自己。

還真讓他娘說對了,婚姻是倆人家庭的事情,他想要和時云云結婚,就不得不管她的倆個弟弟。

等他回到部隊,附近的人,遠處的人都會看他,他在想這是怎麼了,平時不會這麼受關注啊!

「我可找到你了。」林解放氣喘吁吁的道。

「老兄你出名了,真是好事不出門 壞事傳千里啊!」

「走吧!邊走邊說。」

吳承海一臉疑惑,大腦里充滿了無數個問號:「我怎麼了,什麼壞事啊!」

「還不是你退婚的事,這些嫂子們的嘴也太快了,果然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啊!現在都已經傳出好幾個版本了,說你老家對象逼你跟她結婚,不結就要自殺。」

「還說你拋棄農村對象看上了城裡姑娘,說這城裡姑娘是某個領導的女兒,你就靠着這姑娘往上爬呢!」

「說你連爹娘都不認了,斷絕關係也要和橫插一腳的狐狸精結婚。

「最嚴重的還是說時云云的,那才難聽呢,就按這傳播速度,不出明天,她也就知道了。」

吳承海緊握雙拳,胸膛急速起伏,顯然是生氣到了極點。

他知道肯定是招待所傳出來的,她娘罵他的時候聲音很大,免不了讓有心人聽到。

「快走吧!周軍長要找你談話,你這次事鬧的不小,去解釋清楚也好。」

吳承海現在已經後悔了,他不該寫信退婚,他應該回去一趟親自解決,現在的局面他已經完全控制不住了。

咚咚咚,沉悶而連續的敲門聲響起。

「報告。」

「進。」

「說說吧!外面傳的沸沸揚揚的事,是不是真的。」周軍長憤怒的道。

「是真的。」他無奈地點頭。

周軍長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憤怒的火焰從眼神中噴射出來。

「組織就是這樣培養你的,朝三暮四,你的前途還想不想要了。」

「你的事往小了說是情感糾葛,往大了說是作風問題,這件事鬧到現在你想怎麼收場?」

「軍長,我會解決好的。」吳承海感覺自己有點力不從心,太亂,靜不下心來。

「你會解決好,你如果有能力解決就不會鬧的人盡皆知。」

「承海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你的笑話,又有多少人想頂替你,你毫無背景,靠着拚命爬到現在這個位置上,你不能犯錯,生命中總是要有些錯過和遺憾的。」

吳承海在雙杠上瘋狂練習,他想要發泄情緒,但腦袋裡一直在迴響周軍長的話,有多少人想頂替你,你不能犯錯,生命中總是要有些錯過和遺憾的。

夜色如墨,李春妮想出來透透氣,她漫無目的的走着,寒冷的冬日讓整個世界都籠罩在一片蕭瑟之中,她的心情也如同這寒冷的氣溫一樣低落。

她看見人影在動,當她走近看清是吳承海在練習雙杠,她低聲細語道:「大海哥,是你嗎?」

吳承海早就發覺了李春妮,沒想到她會向自己走來。

「嗯,是我。」

夜晚漆黑一片,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輪廓。

「大海哥,我知道你心裏沒我,咱倆如果沒訂婚我會默默祝福你的,可是咱倆訂婚了,我就不會退婚,我喜歡你,很久了。」

李春妮說完轉身回了招待所,吳母收拾包裹的時候發現李春妮給吳承海做的鞋和襯衫,她又把拉鎖拉好,放了回去,心裏心疼這個傻丫頭。

這一夜,所有人都沒有睡好,吳承海更是一夜無眠,第二天吳承海的精神狀態差極了,中午天空開始飄雪,一直飄到晚上。

時云云來部隊找吳承海,她一隻腳來回在雪地上踩,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云云,等久了吧!這麼晚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吳承海解開軍大衣把時云云抱在懷裡,用下巴輕蹭她的發頂。

時云云把耳朵貼在他的胸膛,聽着他心跳的聲音,眼淚悄然落下說著:「對不起,承海。」

「這句對不起應該我來說,是我不好,沒處理好我和李春妮的事情,讓你深陷輿論之中。」

時云云抬頭深情的看着他,踮起雙腳,吻了上去。

吳承海瞪大了眼睛,頭腦一片空白,心中充滿了驚訝,不由自主的回應着她。

她的笑容中滿是苦澀,眼淚卻不自覺地滑落。吳承海雙手輕輕的捧着她的臉,用拇指輕輕的為她擦拭眼淚心疼的道:

「別哭,在給我點時間,我會解決好的。」

「承海,我申請調走了,去鄰市。」

「我們團長今天找我談話了,這件事對你對我影響都不好,你知道我為了考文工團付出了多少,這是我唯一的出路,我不能為了愛情放棄,我做不到。」

「承海,對不起,我們就到這吧!」

吳承海失魂落魄的走着,分手的傷痛如同這凜冽的寒風,讓他感到深深的孤獨和無助。

大雪紛飛,雪下的那麼深,下的那麼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