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離婚後,我被前夫死對頭日日嬌寵 第10章 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聽完陸言琛的話,雲卿卿冷冷的笑着。

  太糟心了。

  她真的好希望能有一次重生的機會,那十八歲的雲卿卿,一定不會再喜歡上陸言琛這個狗男人。

  將自己的腦袋瓜輕靠在盛七爺懷裡,雲卿卿的眼底,卻只有無盡的冷漠。

  「陸總,我離婚後找新歡是不甘寂寞,水性楊花,那你沒離婚就跟溫綰抱來抱去又是什麼呢?」

  陸言琛緊皺着眉頭,「我和綰綰……」  「你不用解釋,我不想聽。」

  「七爺,那邊的糕點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我們一起去嘗嘗?」

  話落,雲卿卿還對盛七爺眨巴了下眼眸。

  「好。」

  盛七爺這麼的配合,雲卿卿非常的感激。

  她挽着盛七爺的手,剛邁出步伐,就聽到陸言琛冷若冰霜的說。

  「雲卿卿,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沒停下步伐,雲卿卿還對着天花板翻了個白眼。

  這都離婚了,還不能好聚好散,她明白,陸言琛是還沒放過她的腎呢!

  所以,她更得抱緊盛七爺的大腿。

  敵人的敵人,就是她的盟友。

  來到糕點桌旁,雲卿卿趕忙收回挽着盛七爺的手,她滿臉愧疚的說道。

  「抱歉啊七爺,剛剛一時情急,我就冒犯了您。」

  沒有開口,盛七爺遞了塊巧克力慕斯蛋糕給雲卿卿。

  眼前一亮,雲卿卿趕忙接過蛋糕,聲音輕快。

  「謝謝七爺,這真的好巧,我最喜歡吃的就是巧克力慕斯蛋糕。」

  男人眸光幽深晦暗,「你喜歡就好。」

  雲卿卿笑了笑,在很努力的控制住自己,不立馬吃起來。

  「那七爺您喜歡吃什麼口味的蛋糕?

我幫您拿。」

  男人語氣淡淡,「我不喜歡吃甜的東西。」

  沒有再追問下去,雲卿卿小口的吃着蛋糕。

  這場慈善晚宴,除了陸言琛這個糟心的前夫外,她覺得還不錯。

  橙汁好喝,蛋糕好吃。

  而且還不用她自己打車回家,雲卿卿對坐在主駕駛座的許磷說了自己現在所住的地址。

  看到跟她一起坐在后座的七爺已經在閉目養神,她就很識趣的沒再說話。

  車裡的氣氛極為安靜,但云卿卿卻不會覺得壓抑。

  可能是因為她之前跟陸言琛待在一起的時候,氣氛比這壓抑多了吧!

  看着車窗外的風景,她的心裏竟覺得踏實,平靜。

  車子穩妥的停了下來,雲卿卿看到,盛七爺睜開了眼眸。

  她的小心臟漏跳了半拍,因為男人迷濛的眼眸,頗為勾人。

  不敢多看,怕自己會犯花痴,她趕忙下了車。

  「總裁,許特助,明天見。」

  盛七爺只是微微頷首,許磷回了句。

  「雲秘書,明天見。」

  車門被關上,但盛七爺卻沒讓許磷開車。

  他那抹清冽的目光,一直跟隨着雲卿卿漸行漸遠的身影。

  直到,可人兒的身影完全從他的視線里消失,盛七爺才對主駕駛座的許磷問道。

  「最近陸氏集團準備要拿下的是什麼項目?」

  許磷思索了片刻,「應該是前幾天我跟七爺您提過的城西那塊地。」

  目光冷冽,盛七爺還輕勾了勾嘴角。

  以前他搶了陸言琛看中的項目只是意外,但從今往後,就不是意外了。

  剛好走到樓下,雲卿卿就碰到了下樓丟垃圾的白安寧。

  「寶貝兒,第一天上班感覺怎麼樣?」

  美眸半眯,雲卿卿有些小興奮的說道。

  「挺好的,上司不僅有涵養,還熱心腸,跟陸言琛之前說的完全不一樣。」

  「可見,是陸言琛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丟好垃圾的白安寧,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

  「卿卿,你確定七爺是個熱心腸的人?」

  用力的點了點頭,雲卿卿語氣堅定。

  「確定啊!

剛剛他在晚宴上,非常配合的幫我打了陸言琛,還有雲裳的臉,他真是個好上司。」

  「我一定要努力努力更努力的工作,抱緊七爺的大腿。」

  總之,有了陸言琛作對比,雲卿卿是打從心裏覺得,盛七爺是個大大的好人。

  挽住雲卿卿的胳膊,白安寧還覆在她耳邊說道。

  「可是據我了解,七爺他是個高深莫測,會為了達到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要不然,他也不會是盛世集團的總裁。」

  這盛七爺前面還有六個兄弟姐妹,他要真的是個熱心腸的善人,怎麼可能成為最後的贏家。

  紅唇微揚,雲卿卿看起來是在笑,但她的笑意未達眼底。

  「難不成是我的第六感又出錯了?

不過,只要七爺不想要我的腎,還有眼角膜和心臟就行。」

  被陸言琛這隻惡狼緊追着,就算盛七爺真的是猛虎,她也得上啊!

  片刻後,白安寧回了雲卿卿三個字。

  「有道理。」

  明明是九點才上班,但云卿卿又跟昨天一樣,八點就到公司了。

  把總裁辦公室收拾得一塵不染後,她就開始整理昨天沒整理完的資料。

  「雲秘書,這些資料你今天也一起整理了,不要留到明天。」

  看着辦公桌上又多出來了幾十個文件夾,雲卿卿艱難的咽了咽口水。

  不過,她態度恭敬。

  「好的,趙秘書。」

  高冷轉身,趙從蓉步伐優雅的往秘書辦走去。

  對,這趙從蓉是秘書辦的老大,雲卿卿這個才剛來的菜鳥,怎麼能不被趙從蓉給拿捏住。

  主要是雲卿卿覺得,整理資料而已,不是什麼重活。

  但,總裁大人出現的時候,被文件夾遮擋着的雲卿卿,卻沒有第一時間發現。

  直到,盛七爺來到她辦公桌前,她才趕忙起身,緊張兮兮的說道。

  「總裁,我這就去給您沖咖啡。」

  「不急。」

盛七爺拿起其中一個文件夾看了起來。

  雲卿卿非常的着急,怕盛七爺覺得她不夠機靈,更怕她整理得不好,讓盛七爺挑出一堆毛病來。

  宛若過了一個世紀那般漫長,雲卿卿才看到盛七爺將文件夾放回桌上。

  男人面無表情,語氣淡漠。

  「這些文件是怎麼回事?」

  雲卿卿站得筆直,「我在整理存檔,雖然還需要點時間,但總裁您有什麼吩咐儘管說。」

  「是誰讓你整理的?」

  從盛七爺臉上,看不出任何生氣的跡象,但云卿卿不自覺的往後退了退。

  因為盛七爺的氣場實在過於強大,讓她覺得滲人。

  她輕聲說道,「是秘書辦的趙秘書讓我整理的。」

  「嗯,讓她來我辦公室。」

  話落,盛七爺就邁出步伐,沒給雲卿卿開口的機會。

  看到總裁辦公室的門被打開又關上後,她趕忙拿起電話,打到秘書辦。

  跟趙秘書剛說完,雲卿卿的電話還沒放下,一抹熟悉的身影,就闖入她眼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