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妤笙陸崢野小說完結版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重生歸來,她要改變自己的命運,讓家裡免遭上一世的劫難。

林妤笙輕咬下唇,因為不好意思,她微微垂下頭去,小聲又似撒嬌的說了句,「陸崢野,我疼。」

軟糯又帶着沙啞的聲音,和陸崢野印象里的林大小姐完全不一樣。

陸崢野一怔,探究的目光在林妤笙身上掃視。

他腦海里想起昨晚她在他身下嬌喘、哭泣,最後啞了嗓子,沒了力氣,停止了掙扎……

他瞬間覺得血脈上涌,渾身發燙。

林妤笙感覺如芒在背,被子底下的腳恨不得摳出三室一廳。

陸崢野冷靜下來後,才道:「我待會兒讓助理買葯送上來。」

「嗯。」

陸崢野掀開被子下了床。

林妤笙的視線里,他寬肩窄腰大長腿,勁瘦有力的腰身,腹肌明顯又不浮誇,還有……

她猛的捂住雙眼,耳朵和臉都徹底燒了起來。

陸崢野自然沒有放過她的這個動作,亦看到了床單上的點點紅梅。

林妤笙聽見陸崢野窸窸窣窣的穿衣服聲,等他把皮帶扣上了,她才敢放下手來看他。

陸崢野背對着她,背上撓痕遍布,很多道都滲了血。

「你就打算這麼離開了?」

陸崢野動作一頓,「林大小姐以後有什麼事找我,能幫的我都盡量。」

這句話,上一輩子陸崢野也說過一模一樣的。

但那時候她的回答是,「你一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本小姐能有什麼事求你幫忙?又或者說,你能幫我什麼?」

那時候的陸崢野表情都冷了下來。

但林妤笙在氣頭上,根本管不住嘴,不停的羞辱他。

這一次……

林妤笙不停的回想着這個時候的陸崢野。

他兩年前回到陸家,他爸爸就扔給他一間瀕臨破產的娛樂公司,還給了他一筆資金。

他把所有錢都投進了一個電視劇的拍攝,演員基本全是自家公司的十八線小演員,還有一些熱愛拍戲的免費群演。

那時所有人都說他瘋了,那麼大一筆錢都壓在這一個項目上,簡直不知所謂,而且還不請流量明星。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他笑話,可等電視劇上映的時候,那些原本去看他笑話的人都被劇情和演技給吸引了。

特別是不知道圈內事情的民眾,他們把這部劇稱為神作,一群新人演員基本全被大眾記住了名字,如今好幾個都火了。

這一部劇叫《浮生未歇,木槿傷》。

但重生而來的林妤笙知道,這才只是開始。

如今陸崢野正在籌備《江湖令》這部劇,這才是真正的封神之作。

它直接打破了A國最佳古裝電視劇的播放記錄,全員都火的一塌糊塗,主演們獲獎無數。

沒錯,這是一部群像劇,是說一群年輕人闖蕩江湖,破解謎案的故事。

林妤笙想到上一世自己與演員夢無緣,心裏就一陣絞痛。

如今機會就擺在她面前,重活一世,她絕對要抓住。

「陸崢野,我現在就有一件事有求於你。」林妤笙忐忑的看着陸崢野。

後者微微勾了下唇,不是真正的那種笑,更像是在說:果然如此。

林妤笙暗道不好,陸崢野肯定是誤會了。

果然,陸崢野冷冷的道:「林大小姐不妨說說,有什麼是我可以幫你的?」

上一輩子,是林妤笙誤會這場意外是陸崢野的預謀,這一次,輪到陸崢野誤會她了。

果然是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林妤笙權衡了一下,還是決定先拿下那個角色。

「我想要《江湖令》的試鏡機會。」

陸崢野扣着袖扣的手一頓,他的鷹眼凝視林妤笙,「只是試鏡機會?」

林妤笙見有戲,不禁笑了起來,「嗯,角色我會自己爭取。」

林妤笙對自己的演技有很大的信心。

《江湖令》的演員都是導演直接選的,並沒有公開試鏡,所以林妤笙遞了幾次函都沒有一點回復。

「可以。」

雖然答應下來,但陸崢野的臉色卻沒有半分轉好。

林妤笙現在是萬萬不敢惹將來鹿城的土皇帝了,所以哪怕很突兀,林妤笙也開了口。

「昨晚的事不是我設計的,如果你不信,大可去查。」

昨晚林妤笙去參加李筱安的生日宴,卻一不小心喝醉了。

說是一不小心,但現在林妤笙想明白了,那根本就是李筱安和鄧星雯早就算計好的。

酒里下了東西。

李筱安說派車送她回家,結果卻送到這裡來了,不可能那麼巧合。

幸好沒有睡到她們安排的人,反而誤打誤撞睡了陸崢野。

林妤笙不禁後怕,如果真如了她們所願,她現在恐怕已經名聲盡毀了。

陸崢野在聽了她的話後,臉色果然好了一點,但嘴裏說的卻是,「林大小姐多慮了,我自知沒有什麼值得你算計的。」

林妤笙:「……」男人真麻煩。

心裏這麼想,但她卻揚起了笑臉,「當然有,整個鹿城,我找不出比陸二少更帥的人了,更何況,你身材還那麼好。」

林妤笙現在打着的是絕對不能招惹陸崢野的心,如果可以的話,她甚至特別特別想抱住這條大腿。

陸崢野聞言輕笑了聲,眼裡全是不信,然後他俯身,慢慢朝林妤笙靠近。

如果不是林妤笙能看到他眼裡的冷漠,她還真被他調戲到了。

陸崢野蠱惑的在林妤笙耳邊說:「所以我可以理解為,林大小姐是好我的色嗎?」

林妤笙作為一個專業演員,她明媚一笑,然後在陸崢野的臉頰落下一吻,「當然。」

陸崢野想試探她卻反被調戲,他略顯急促的抽開了身子,恢復了臭臉。

陸崢野終於走了,林妤笙大大的鬆了口氣。

她之前怎麼沒有發現陸崢野心思那麼重,而且滿滿都是壓迫感?

跟前世一樣,陸崢野派人給她送了衣服和塗抹的葯。

她也如前世一樣,在鏡子前遮擋了半個小時才把身上曖昧的痕迹掩蓋住。

此刻她只想馬不停蹄的趕回家,去見一見爸爸媽媽,還有哥哥。

當她真的走出了酒店,刺眼的陽光讓她忍不住抬手擋了擋,身體被陽光溫暖,林妤笙卻紅了眼眶,原來這就是活着的感覺,真好!

林妤笙到家的時候,爸爸和哥哥早就去了公司。

家裡只有媽媽一個人。

林母姜元霜是典型的江南女子,一身溫婉氣質,她此刻一身黛青色旗袍,坐在茶几上喝着茶。

聽見女兒回來的聲音,她微微往這邊轉頭,五官都被陽光柔和了。

她溫柔的笑了笑,「你昨晚又去姝姝那兒過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