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妤笙陸崢野小說完結版 第4章_安幽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和母親久別重逢,林妤笙真的很想大哭一場,然後宣洩自己對她的思念。

但是她不行啊,林妤笙趁着低頭換鞋時調整自己的情緒,她回復姜元霜的話,「是呀,在憶姝家喝多了,就忘記給你們打電話報平安了。」

「下次可不準這樣了。」

林妤笙笑着跑過去挽住她的手臂,說:「知道啦媽媽。」

姜元霜笑着給林妤笙倒了杯茶。

林妤笙二話不說就慢慢喝了起來。

姜元霜詫異,「你以前可是不愛喝茶的。」

以前的林妤笙確實不喜歡,但現在的林妤笙卻恨不得天天能喝到媽媽泡的茶。

「以前不喜歡,現在可以喜歡啊。」

林妤笙說的俏皮,姜元霜曲起食指在她鼻尖颳了下,寵溺又溫柔。

林妤笙又陪着姜元霜說了會兒話,才上樓回了房間。

她很想很想媽媽,但是她不敢和她待太久,因為她身上的痕迹太重了,而且身體很難受。

她真的不知道陸崢野多久沒碰女人了,竟如此可怖。

林妤笙補了個覺,起來後身上的痕迹更重了。

她愁的很,最後都不敢在家裡待着了,直接去了閨蜜沈憶姝家。

沈憶姝大學畢業後便搬出來自己住了,直接買了一間公寓。

坐車過去的路上,林妤笙一直在想着前世這個時候有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

到達目的地,林妤笙先是在樓下給自己買了盒避孕藥,然後才上去。

林家和沈家都是鹿城數一數二的大家族,而林妤笙和沈憶姝從小一起長大,感情深厚。

林家出事那會兒,沈憶姝也生着病躺在醫院裏,但她還是把自己積攢的所有錢都給了林妤笙,包括沈家也在默默幫助他們。

再次看到五年前的好友,林妤笙把她緊緊抱在懷裡,「好久不見,姝姝。」

沈憶姝被她的熱情整懵了,調笑道:「不是,你有多愛我呀?不是前天才見嗎?」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閨蜜倆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林妤笙毫不避諱的拿出避孕藥來吃。

「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沈憶姝擔憂的問,然後拿起葯來看。

這一看,她直接國粹冒出,「我焯,林妤笙,你背着我幹了什麼?」

把葯吞了下去,林妤笙就把她和陸崢野的事告訴了沈憶姝。

聽完閨蜜的話,沈憶姝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去了。

「不是,你的第一次給了那個私生子?」

「什麼私生子,那是我的後半輩子。」林妤笙開玩笑的說。

嚇得沈憶姝連忙去探她的額頭,「不是,也沒發燒啊,你怎麼開始說胡話了?」

「那陸崢野的身份,哪裡配得上你林大小姐?」

林家是鹿城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他比不上陸家那種百年世家,但那也是富的流油,況且林妤笙從小就是被家人捧在手掌心裏長大的。

林妤笙十八歲成人禮那年,轟動全城,以林家為中心,周圍百里內直升機在上空撒着玫瑰花瓣。

林妤笙一身耀眼紅裙出現在賓客面前,她頭上戴着的皇冠是特別定製的,上面耀眼的磚石閃閃發光,經人估計,這個皇冠值二十億。

十八層的蛋糕推進,林妤笙說了成年宣言。

然後全城都燃起了煙花,整片天空都被照亮了。

……

鹿城的富貴人家不少,但第一次有人把女兒的成人禮搞的這麼大。

因為這一場偏愛,林妤笙被稱為鹿城小公主。

有人羨慕有人嫉妒。

聽見閨蜜這樣說,林妤笙只能微微苦笑。

如果是以前的她,也會這麼認為。

但她現在無時不在想,如果她當初沒有因為瞧不起陸崢野而詆毀他,那後來的林家是不是就不會走到那一步?

「姝姝,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家裡人給我的,而陸崢野,其實他挺厲害的,當初陸家把盛乾娛樂交給他時,那還是一間即將敗落的集團。」

沈憶姝點頭,「是這樣沒錯,但你是不是跟他談了然後被他洗腦了?你……不太像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

「沒有談,昨晚純屬是意外,我還得謝謝他,不然就讓鄧星雯得逞了。」

林妤笙眼裡的仇恨一閃而過。

她和鄧星雯的仇,可不止這些。

沈憶姝聽出不對勁了,「到底怎麼回事?」

「昨晚我去參加李筱安的生日宴,我明明只喝了兩杯酒,可卻像喝醉了一樣,李筱安說派車送我回家,結果卻送到了酒店裡。」

「王八蛋。」沈憶姝怒火中燒,站起來拉着林妤笙,「我們直接殺過去。」

林妤笙搖搖頭,笑着說:「不着急,來日方長。」

*

鹿城的夜晚當屬暮色酒吧最為熱鬧。

這裡是富家子弟的聚集所,亦是身份的象徵,有人窮極半生積蓄,來到這裡卻連一杯酒都喝不起。

某間包廂里,鄧星雯和李筱安等人聚集在那。

鄧星雯和林妤笙年齡相仿,燙着一頭栗色大@波浪,身材火辣,五官精緻。

她此刻怒火中燒,一把將李筱安踹翻在地,「你個廢物,這麼大個人還能給弄丟了。」

李筱安倒在地上,卻不敢有任何不滿,「都是那個司機的錯,我已經把他開除了。」

鄧星雯瞳孔猛然放大,「開除?你把他開除了,他記恨你,把你曝出去怎麼辦?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扯上我,我定讓你全家吃不了兜着走。」

聽了鄧星雯的話,李筱安嚇得臉色慘白,她怎麼就忘了這個事兒呢。

「我……我現在就打電話讓我爸爸找到他,然後給他一筆錢,送他出國。」

鄧星雯冷嗤了一聲,李筱安便趕緊出去打電話了。

這時鄧星雯的朋友陳斯斯過來安慰她,「好了星雯,別生氣了,雖然結局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但也大差不差。」

陳斯斯特意賣了個關子。

「什麼意思?」

陳斯斯笑的奸詐,「你猜猜那晚和林妤笙共度良宵的人是誰。」

「你別賣關子了。」

見鄧星雯面露不耐,陳斯斯才道:「是陸家那位私生子。」

鄧星雯眼睛一亮,「當真?」

「那當然是真的,有照片為證。」

陳斯斯從包里拿出幾張照片,全都是林妤笙的,其中一張是陸崢野抱着她進了酒店,還有第二天兩人先後離開的。

「噗哈哈哈哈。」鄧星雯沒想到還有這個好消息,她邪惡的想着。

如此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