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妤笙陸崢野小說完結版 第5章_安幽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如此的話,那林妤笙豈不得被人打掉了牙齒還得往肚子里咽?」

陳斯斯,「那可不,難道昭告天下?丟的可是她的臉。」

陸崢野可是私生子,林妤笙那種眼高於頂的人怎麼瞧得上他。

兩人得意的笑了起來,後來李筱安回來,鄧星雯也沒有再為難她。

鄧星雯說:「很快就是陸老爺的八十大壽了,你們最近打聽一下有什麼風聲。」

*

陸家是鹿城唯一的百年世家,家底蘊厚,深不可測。

陸老爺子是上一任陸家掌舵人,在商界創下了不少傳奇,受人敬仰。

陸家老宅建在半山腰上,現代建築與古代建築相結合。

毫不誇張的說,裏面大到進去的人一天內根本逛不完所有的地方,沒有人帶路,甚至有可能會迷路。

林家和沈家也來參加生日宴。

兩個女孩坐同一輛車。

沈憶姝很激動,「笙笙,這還是我第一次去陸宅耶,好期待。」

林妤笙笑了笑,「裏面挺美的,你可以期待一下。」

「嗯嗯嗯。」沈憶姝瘋狂點頭,隨後她想到了什麼,狡黠一笑,「但是比起風景,我更想看戲。」

林妤笙無奈一笑,「你也別抱太大期望,她也不一定會信。」

「她事事都想和你比一比,如今還耍起了惡毒手段,我覺得她肯定會信。」

……

幾百輛名車井然有序的停在陸家老宅的停車場。

姜元霜和林牧挽着手,身後跟着林景逾。

林牧見自家女兒和好友低聲嘰嘰喳喳的,忍不住叮囑道:「今天你們可都得乖乖的,平時在別的地方我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在這裡,你們必須安安分分的,知道了嗎?」

都知道林牧是害怕得罪陸家人,所以兩人俏皮的應下了。

「孩子長大了,有分寸的。」姜元霜柔聲道。

「她長大了?明明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屁孩。」林景逾看着林妤笙,滿臉嫌棄。

林妤笙朝他做了個鬼臉。

林牧和林景逾要忙着應酬,而姜元霜要陪着林牧,所以進入陸宅後,林妤笙便和沈憶姝走一起。

一路走來,花香不斷,跨入陸宅後,林妤笙滿眼看過去都是錢。

金碧輝煌的大廳,就連柱子都是白玉,二樓圍欄是好看的木雕,為這浮奢的裝修添了幾分雅氣。

「哇,怪不得我爸爸老是說,陸家跟我們這些鹿城的有錢人不是一個層次的。」沈憶姝忍不住感慨。

林妤笙之前已經來過陸宅了,所以沒有太驚訝。

在抬眼打量的一瞬間,她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陸崢野,他正往樓上去。

陸崢野鮮少在眾人面前出現,所以很多人都不認識他,他的出現沒有引起什麼轟動。

林妤笙就這麼看着他消失在樓梯盡頭。

林妤笙不知道的是,早在她進門的那一刻,陸崢野就看到她了。

倒不是他對林妤笙印象有多深刻,是因為她太耀眼了,鹿城小公主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她穿着一件紅裙,腳踩高跟鞋,皮膚白皙,五官精緻如畫,烏黑的捲髮上面有一根紅綢絲帶,看起來大氣又耀眼。

識貨的人都看出來了,她那一身都是傾城的高定。

傾城是現今最具知名度的女裝牌子,但它每個月只對外出售兩到三件裙子或者禮服,設計頂尖且用料極佳。

每一件都被富家千金炒出了天價,更不用說高定了。

而林妤笙基本上每一次出席宴會場所,穿的不是傾城就是鳳棲。

可見家裡人把她寵愛到了何種程度。

鄧星雯穿着一身香檳色禮服站在人群中,早在林妤笙進來時,她就注意到她了。

她身上穿着的也是傾城,但遠不及林妤笙的耀眼好看。

林妤笙光是那大紅的色彩便贏麻了。

沈憶姝本來就一直在找鄧星雯的身影,此刻看見她表情如此好笑,忍不住湊到林妤笙耳邊,「笙笙,你左邊,鄧星雯那口爛牙都快咬碎了。」

林妤笙自然也知道鄧星雯關注她,她還故意做了幾個撩人的動作。

上一輩她沒穿那麼奪目。

但重生後,她知道應該怎麼氣鄧星雯,就算一時不能拿她怎麼樣,氣的她牙痒痒也好。

至於深仇大恨,她需要時間慢慢來。

林妤笙輕聲對閨蜜說:「我知道,我就是故意這麼穿,氣死她的。」

「噗哈哈哈,你也太壞了,她那麼見不得你好,今晚回去不得氣的長几個痘?」

兩人悄咪咪的說著話,鄧星雯卻是憋不住了,她拉着好友去找茬。

「穿的那麼艷麗,不知道的還以為今天是你生日呢。」冷嘲熱諷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林妤笙和沈憶姝回頭看了一眼鄧星雯,然後對視一眼,同時嘴角一垮,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

「怎麼?這是你家啊?管那麼寬?」沈憶姝不屑的哼哼。

鄧星雯和林妤笙結仇不是一天兩天了,周圍的人都樂的看熱鬧,聲音都小了很多。

「這要是我們家,你們都沒有機會進來。」陳斯斯小聲的說。

林妤笙輕抿了口酒,「你有本事大聲說話,別像個死老鼠一樣擠眉弄眼的,丑到我眼睛了。」

沈憶姝配合的噗嗤笑出了聲,雙手挽臂道:「死老鼠的家,求我我都不進去。」

「你……」陳斯斯氣的臉色發紅,但卻憋不出一句話。

最後她可憐巴巴的看向鄧星雯。

後者冷着個臉,「滾,丟人現眼。」

林妤笙忍不住冷笑,「我說錯了,不是死老鼠,是哈巴狗,跟在主人身後搖頭乞尾的那種。」

然後林妤笙的目光假裝不經意的落在鄧星雯身後的李筱安身上。

她勾唇不屑的道:「還又多了一條。」

李筱安感覺備受羞辱,低下頭咬着唇不說話。

她有預感,林妤笙已經知道了所有事情。

「我不過是來跟你打聲招呼而已,你何必說話如此難聽呢?還傷害我的朋友。」

鄧星雯這話一出,林妤笙就知道她又要開始唱白臉了。

以前的她懶得理鄧星雯,但如今她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羞辱她的機會。

「嫌我說話難聽就不要一直往我面前湊,我看到你煩的很,心理性犯噁心,這麼說,鄧小姐可明白了?」

以前她聽爸爸媽媽的話對別人要多幾分寬容,後來她才知道,不斷寬容別人就是讓自己受委屈。

鄧星雯第一次見林妤笙在大庭廣眾之下羞辱自己,又氣又急。

「你終於不裝了,這才是你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