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妤笙陸崢野小說完結版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林妤笙冷笑一聲,往前一步,因着她笑容全收了起來,那冷肅的模樣讓鄧星雯下意識的往後退一步。

「鄧星雯,我以前只是覺得跟你搶風頭很拉低我的檔次,我不屑與你爭,但這並不代表,你可以一直蹬鼻子上臉。」

說完後,趁着鄧星雯愣神的瞬間,林妤笙俯身到她耳邊,用僅她們兩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鄧星雯,你既然那麼想跟我爭個高低,那從今天開始,我便來和你爭一爭,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鄧星雯瞳孔放大,猛然一驚,她推開林妤笙。

「林妤笙……你……」

她指着林妤笙,被她的挑釁氣的胸膛起伏。

這時候,林家的人和鄧家的人看見了,都紛紛走了過來。

鄧榮帆走過來一把將鄧星雯指着林妤笙的手拍開,「你怎麼回事兒?平時教你的禮儀都去哪裡?大庭廣眾之下你可以隨意指着別人嗎?」

林牧恰好過來就聽見了這句話,他沒有指責林妤笙,而是關切的問。

「笙笙,這是怎麼回事兒?」

林妤笙微撅着嘴,有些委屈,「爸爸,是她先跑過來陰陽我的。」

「是啊,我跟笙笙兩個人在這裡聊天,她偏要過來惹我們不痛快,每次都是這樣,最後還擺出一臉她受委屈了的樣子。」

沈憶姝一臉無語的應道。

鄧榮帆聽罷立刻揚起一抹職業假笑,他對林牧說:「林兄,是我教女無方了,但這孩子之間有點矛盾,也純屬正常的。」

林牧和鄧榮帆在生意場上有不少合作,平時關係也不差。

所以當鄧榮帆開了口,林牧也笑了笑,「的確是,不過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還是要講究磁場的,既然星雯這丫頭和我家丫頭磁場不合,那以後就不必過多接觸了。」

「星雯,你覺得呢?」林牧看向鄧星雯。

鄧星雯什麼心思林牧自然也懂林,自家女兒受了委屈,他斷沒有不管的道理。

但生意場上他又不得不給幾分薄面鄧榮帆,所以才會這般說。

林牧的話讓鄧榮帆和鄧星雯的臉都黑了臉。

每次出席什麼場合,基本上都是鄧星雯找的林妤笙,說是打招呼,其實每次都會吵起來。

林牧的話言外之意分明就是,不要往我女兒臉上貼。

鄧星雯像是要被林牧看穿了一樣,她心虛的別開眼,一臉氣憤,「誰稀罕和她打招呼。」

林牧笑了笑,「那便好,想來以後誰也不招惹誰,就不會吵架了。」

「哈哈哈哈哈,是是是,這晚輩的事可和我們沒有關係,林兄,我們還有好多生意要談呢。」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林牧也笑着應道。

鄧星雯怒瞪林妤笙一眼,林妤笙挑釁的回以一冷笑。

這時候,陸家老爺子被人攙扶着從二樓下來了。

因為林妤笙他們剛好站在樓梯口,所以一下子就引起了注意。

「喲,這是怎麼了?都扎堆在這裡。」沙啞又不失威嚴的聲音,是陸家老爺子沒錯了。

林妤笙抬眸望去,陸敬一頭利落的短髮,基本上全白了,但卻一點也不失精神,眼睛伶俐的很。

他穿着一身黑色長衫,拄着拐杖,陸家的大少爺陸擇川攙扶着他。

難得一見陸家老爺子,大家都很興奮,紛紛問好,想讓他對自己有點印象。

鄧榮帆連忙抓住機會回陸敬的話,「陸老爺,不過是兩家小輩鬧了點矛盾,當真是失禮了。」

「哈哈哈哈,無妨,處理好了嗎?」

鄧榮帆整臉上的欣喜絲毫不掩飾,「處理好了處理好了,我們兩家關係不錯,就是晚輩愛胡鬧些,剛剛已經教訓過了。」

「那便好。」

陸老爺子那渾濁的眸子里都是深沉,他笑着對大家說:「你們是來恭賀我大壽的,不用這麼客氣,這裡可不是商場,你們隨意一些。」

「是是是。」

眾人應到,但卻沒幾個人真的敢隨意。

期間林妤笙的目光多次都在打量着陸敬,沒想到被陸敬察覺直勾勾的看了回來。

林妤笙心裏一驚,詳裝鎮定的笑了笑,果然是身經百戰,對於眼神都那麼敏感。

陸敬笑眯眯的說:「我喜歡這丫頭的穿着,紅紅火火的,看着就喜慶。」

「陸爺爺不覺得我搶了風頭就好。」林妤笙俏皮的回道。

鄧星雯臉黑了個徹底,一句話都插不上,還被鄧榮帆瞪了好幾眼。

陸敬上台講話,他的兒子陸霽聞、兒媳謝鈺瓊、大孫子陸擇川都站在台側。

除此之外,除了陸崢野,陸家還有一位少爺,叫陸默川,如今在國外念書。

林妤笙不見陸崢野的身影。

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裏有點失望,又有點難過。

不知何時,鄧星雯又站在了她身後。

「林妤笙,看你失魂落魄的,是不是因為沒買到睿歌的最新款手錶啊?」

林妤笙眼底閃過一抹得逞,她轉頭看向鄧星雯時卻是滿臉震驚,「你怎麼知道?」

「因為……被我買了。」鄧星雯勾唇笑着,那嫣紅的弧度彷彿是在說她已經勝利了。

像這種祝壽的宴會,一般都會當場送禮。

陸崢剛說完話,鄧星雯這個顯眼包就按耐不住了。

「陸爺爺,星雯有禮想當面送給你。」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鄧星雯的身上,這讓她覺得無比驕傲和享受。

陸敬笑眯眯的,來了興緻,「哦?看鄧丫頭如此送禮心切,我倒是期待的很。」

鄧星雯覺得陸敬這麼說肯定是對她印象很好,瞬間開心的臉都紅了。

她的視線下意識的看向了陸家大少爺的方向,然後臉紅的更厲害了。

林妤笙把這一幕看在眼裡。

她突然起了一個猜想,前世鄧星雯剛出道時資源就好的不行,會不會……

她看向陸擇川,卻不想後者居然在看她。

而且眼神還是帶着好奇和欣賞的。

林妤笙別開臉,在心裏大喊:陸大少爺,求你別。

宴會廳安靜了下來,不少人都等着鄧星雯獻完禮後自己也去獻。

各家的禮品大多都在車上,要獻禮時由家裡的司機送過來。

林妤笙去拿自己準備的禮物時正好和鄧星雯撞上了。

後者拿着一個精緻的禮盒,朝她得意一笑。

林妤笙懶得理會她。

原來鄧星雯的智商這麼低,上輩子輸給她,當真是丟了老祖宗的臉。

林妤笙取完禮物回去,鄧星雯的禮物已經在陸敬手上了。

「陸爺爺,你快拆開看看喜不喜歡,這可是我花大價錢才得來的。」

陸敬笑着說好好好,只是當看到盒子裏面的東西時,他的笑容直接僵在了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