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妤笙陸崢野小說完結版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盒子裏面是一個精緻的男士手錶,沉穩大氣,設計精美,確實是老人年輕人都適用的。

但看的出來,陸敬的反應很奇怪,鄧星雯還在疑惑之際,周圍的人就開始議論起來了。

「鄧家這是什麼意思啊?威脅?」

「太勇了吧,自己幾斤幾兩啊就敢挑釁陸家。」

「這是挑釁?這擺明了是揭人傷疤。」

「可是看那鄧小姐的表情,不像是知情者。」

「那就更蠢了,送禮之前都不打聽打聽。」

……

當一字一句落入鄧星雯的耳朵,她才逐漸意識到不對勁了。

她去看林妤笙,後者挑釁的朝她勾唇。

上當了。

鄧星雯腦子裡一下子空白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鄧榮帆終於反應過來了,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額頭上冷汗直冒。

「陸老爺,我女兒她不是故意的,禮物是她親自挑了說要送給你的,我一直不知道裏面是什麼,她並不知道那件舊事,還請陸老爺原諒。」

林妤笙忍不住感慨鄧榮帆還真是個老狐狸,首先就把自己撇清了,然後才幫女兒解釋一句。

陸霽聞是當今陸家掌舵人,也是陸崢野的爸爸,他此刻臉色鐵青。

「鄧總家的千金當真是厲害,先是在我陸家宴會廳當眾挑事,如今又觸我陸家底線,你當真以為我們脾氣好是嗎?」

「不敢,不敢啊,真的是誤會,陸總,請你明鑒啊。」鄧榮帆就連頭都磕了。

眾人大氣都不敢喘,也沒人敢為他求情。

誰都知道,在鹿城,寧惹閻王不惹陸家。

見自家父親如此,鄧星雯哪裡還敢站着,她也跪了下來,淚水湧出,「對不住,陸爺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現在都還是懵的,我真的只是想討你開心而已。」

「對了。」鄧星雯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她指向人群中的林妤笙,「是她,是她說陸爺爺喜歡手錶的。」

林妤笙有點懵,當眾人視線看向她的時候,她明顯慌亂了,「怎麼可能是我,我知道陸爺爺……」

她咬咬唇,紅了眼眶,把後面的話憋了回去。

「我跟你的關係大家都知道,我連你聯繫方式都沒有,你倒是說說,我去哪聽我說的陸爺爺喜歡。」

林妤笙反應過來了,她氣的胸膛起伏,開始逼問鄧星雯。

鄧星雯此刻急昏了頭,她梗着脖子說:「在暮色酒吧的洗手間外面。」

林妤笙沉思了一下,然後氣笑了,「我確實在暮色的洗手間里提起過睿歌手錶,但那會兒我是和姝姝在一起的,你偷聽了我的話,還自作聰明的以為那是陸爺爺的喜好。」

「你也太噁心了吧,你這和偷取我的成果有什麼區別?」

「如果我當真說的是想送給陸爺爺的禮物,而你買了跟我一模一樣的,然後你主動請求先送禮,那我這個後送的是不是會被你反咬一口。」

「我……」鄧星雯沒想到林妤笙三言兩語就把她繞進去了。

她臉色煞白,想開口,但腦子裡卻擠不出一句辯駁的話。

沈憶姝一臉氣憤的站了出來,「我可以為笙笙作證,那日她明明說的就是林哥哥喜歡睿歌手錶,所有她打算買一個最好的送給他,沒想到被有心人聽去還自作聰明的用了起來。」

林景逾見自家妹妹被牽扯進去,早就冷了臉,他也站出來對陸敬道:「確實如此,笙笙前幾日剛送了我一個睿歌手錶,她還遺憾說沒能給我買新一季度最好的,沒想到今日在這裡見到了。」

說完後他冷冷的剜了鄧星雯一眼,眼裡是滿滿的厭惡。

林家是出了名的寵林妤笙,林父林母雖然沒有開口,但臉上的表情已經說明很多了。

也許今日之後,兩家的聯繫就斷的差不多了。

沒有人知道,這也是林妤笙的目的。

爸爸再繼續和鄧榮帆走近,那就是與虎相伴,她心裏不安,所以她只能略施手段。

只是,毀了陸老爺的生辰,她心裏有點過意不去。

鄧星雯臉色煞白。

鄧榮帆直接轉過身子一巴掌狠狠扇在鄧星雯的臉上,他呵斥道:「混賬東西,明明是你自己的原因還妄想推到別人身上。」

鄧星雯被打懵了,捂着臉不敢說一句話。

鄧星帆繼續道歉,「陸老爺,林兄,是我教女無方,我……」

「行了。」陸敬不耐的擺擺手,臉上有一絲疲憊,「動不動就跪下,不知道的還以為我陸家欺負了你,東西你們拿回去吧。」

「陸老爺不怪罪我們?」

「罷了,你們送什麼禮物是你們的自由,但這個,我實在是不願意收,你們拿回去吧。」

「是是是。」鄧榮帆把手錶拿回來,然後拉着女兒出去了。

鄧星雯捂着臉跟着鄧榮帆出了門口,拐到一個暗處,鄧星雯就雙目赤紅的惡罵道:「是林妤笙這個賤人陷害我。」

「爸爸,我剛剛在大廳上說的都是真的,是林妤笙設計於我。」

鄧榮帆早就氣紅了臉,「你個廢物,中了別人的計還好意思說,我問你送什麼禮物你給我藏着掖着,現在好了,給我惹了這麼一大通麻煩。」

因為怕隔牆有耳,所以鄧榮帆只能壓低聲音,但也不難聽出他話里的氣憤。

鄧星雯哭哭啼啼的,「我就是想討老爺子歡心,然後給你一個驚喜。」

「驚喜?你這個驚喜差點把我們全家都害死了,你個廢物。」

見鄧榮帆那麼生氣,鄧星雯咬着唇不出聲。

「你可知陸敬有兩個兒子?」

鄧星雯,「我知道,但不是說大兒子犯事被抓走了嗎?」

鄧榮帆冷嗤一聲,「那你可知他犯的是什麼事,嚴重到連他隻手遮天的爸爸都不肯讓他出來。」

鄧星雯搖搖頭。

「以前的陸老爺確實是喜歡手錶沒有錯,但他六十歲壽宴那年,他的大兒子親自給他設計製作了一個手錶,就是這個手錶,害的他在醫院躺了一年之久。」

「手錶裏面藏着毒,無色無味,但吸食過多者就像是中了慢性毒藥一般,逐漸失去生機,後來這件事被二兒子查了出來,也就是現在的陸家掌舵人,陸霽聞,陸老爺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親生兒子送進監獄。」

鄧榮帆停頓了一下,「這第二件事,就是把他珍藏的手錶全燒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