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妤笙陸崢野小說完結版 第8章_安幽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這下鄧星雯徹底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

鄧榮帆眸子陰沉,「沒想到那林妤笙也長了幾分心眼,你以後別招惹她了,聽我安排就好,回去吧。」

鄧星雯滿臉不甘,但她闖下大禍,又不敢再多言。

「是回宴會廳,還是回家?」

鄧榮帆冷瞟她一眼,說:「自然是回宴會廳,今夜鹿城的大人物都聚在一起,我離開了算什麼事兒?」

說完他先一步走了,鄧星雯握緊拳頭,暗暗發誓,「林妤笙,我不會就這麼放過你的。」

隨即她想到手裡還有林妤笙的把柄,心裏終於平衡了一點。

自鄧星雯第一送禮就惹出麻煩後,後面陸敬的興緻都不高,雖然會一一回應收下,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他並不是真的開心。

見此,很多人都默默記了鄧家一筆。

林妤笙見時機成熟了,便走了出去,她揚着明媚的笑容,一身紅裙,耀眼萬分。

「陸爺爺,妤笙有禮相送。」

陸敬來了點興緻,微微挺了挺身子,他能看出來,她眼裡只有敬,沒有畏。

這倒是與其他人有點不同。

「噢?是什麼呀?」

陸敬的聲音都柔了幾分,大家都看的出來,陸敬挺喜歡這位林家的千金。

「熏香。」

陸敬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我平時會熏香?」

「因為小的時候也跟着爸爸媽媽參加過陸爺爺的生辰宴,偶然聞到陸爺爺身上的檀木香味,便記了下來。」林妤笙不卑不亢,清亮的聲音徐徐道來。

讓人都忍不住去安靜的聽她講。

「這是我在江南一條巷子里尋到的,他們家從古代開始便是做熏香生意的,甚至得到過一位皇帝的賜匾,只是隨着時代的進步,熏香逐漸被淘汰了,他們家族也就沒落了,但所幸手藝還在,禮輕情意重,還請陸爺爺不要嫌棄。」

林妤笙話里話外都帶着少女的俏皮,彷彿初入俗世的小鹿,單純又美好,讓人忍不住心生喜歡。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禁落在林妤笙手裡的盒子上。

那是一個精緻的木盒子,大概兩掌大小。

「那林丫頭拿上來給我看看可好?」陸敬明顯和剛剛不一樣了,心情好了很多。

林妤笙高興的說:「好。」

然後她便拿着盒子,走了上去。

因為陸家人在高台上,所以要經過幾個樓梯。

林妤笙右手拿着盒子,左手撩起裙擺正打算踩上去,面前就出現了一個骨節分明的大手。

她不解的抬頭看去,竟是陸擇川。

陸擇川長相帥氣,鼻樑上戴着一副金絲眼鏡,他笑着柔聲說:「我扶着你。」

「謝謝。」林妤笙表現的很大方。

她沒有直接把手放上去,而是放了手腕。

陸家的人,她已經惹上一個陸崢野了,再來一個,她消受不住。

林妤笙把木盒子遞給陸敬,陸敬剛拿到手,就欣喜的說:「喲,還是檀木盒子。」

「是的。」

陸敬眼裡閃過期待,他打開來聞了聞,檀木香四溢,味道極好。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竟比他以前買的所有熏香都要細膩。

「乖乖,這可比我之前用的那些還要好。」

「陸爺爺喜歡就好。」

林妤笙心裏鬆了口氣,然後俯身給陸敬介紹,「這款香主要是以檀木香為準,裏面還摻合著棲夢香,特別助眠。」

陸敬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說:「有心了有心了。」

林妤笙完美退場,後面陸敬的心情因為這個熏香徹底好了起來。

宴會廳一掃剛剛的鬱悶,氣氛都活躍了不少。

林妤笙偶然一抬頭,便看見撐在二樓欄杆上的陸崢野,也不知道剛剛他有沒有看到。

她不敢把視線停留太久,畢竟這裡那麼多雙眼睛呢。

等大家獻完了禮,陸敬便道他累了,先上樓休息,讓大家隨意。

但同前世一樣,他喊了幾個在鹿城有頭有臉的企業老總過去,其中就有林牧。

林妤笙記得,上輩子鄧榮帆也在其中,而如今,沒有他了。

大廳里的鄧榮帆看到這一幕,臉色徹底黑了,他又不甘心又畏懼陸家,只能生着悶氣。

林妤笙見此忍不住冷冷一笑。

而她這一笑,徹底惹惱了鄧星雯。

她蹭蹭蹭的走了過來,怒目而視,「林妤笙,你就是故意的,你還想害我爸爸。」

「你看,你又開始遐想了,怪不得會送錯了禮。」

林妤笙笑眯眯的,在鄧星雯看來很是欠揍。

林妤笙就是故意的,既然鄧星雯那麼蠢,那麼她不介意加把火。

「你個賤人。」鄧星雯忍不住一手推向她的腹部。

她控制好了力道,原本只是想出口氣和警告一下林妤笙。

可不曾想,林妤笙在踉蹌了好幾步後,竟向一邊的香檳塔倒去。

鄧星雯震驚的瞪大了雙眸,直到看見林妤笙倒地前的那一抹笑,她才明白過來,她又中計了。

高腳杯碎了一地,而林妤笙一身紅裙倒在其中,裙擺鋪地,細嫩的小腿被玻璃劃傷,滲出了鮮血。

不止小腿,她的掌心撐在碎玻璃上,疼的她美目泛紅,眼眶濕潤。

鄧星雯連忙向大家解釋,「不是我不是我,是她故意的,她自己倒下去的。」

「胡說,我明明看到你推的她。」

「我沒有用力,你們相信我。」鄧星雯被人圍着指指點點,早就失了冷靜。

那邊的鄧榮帆見此氣的胸口發疼,他見周圍沒什麼人,就趁亂從門口離開了。

鄧星雯正好看到他離開的身影。

她的心拔涼拔涼的,對於周圍人的指責和議論,她百口莫辯。

林妤笙這才發現,爸爸媽媽和哥哥都不在宴會廳里。

她處在碎玻璃中間,竟沒有人第一時間來扶起她。

看着地上自己的鮮血,林妤笙咬咬牙,扶着桌面站了起來。

掌心裏嵌入了玻璃,疼的她額頭冒汗。

甚至於她剛站起來,腦袋還有點發暈。

就在這時,她腰間一緊,腳尖離地,一個半旋轉間,她的腳重新落在乾淨的地面上。

鼻尖傳來熟悉的檀木香,林妤笙的心忍不住嘭嘭直跳,不斷加快。

她抬起頭,就看見陸崢野優秀的下頜線和一如既往冷漠的臉。

意料之外的事情讓林妤笙覺得眼前這個人是假的,她忍不住叫了聲他的名字,「陸崢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