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妤笙陸崢野小說完結版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什麼?他就是陸崢野?」

「你小聲點,人家正主在呢。」

……

林妤笙這才意識到自己把他推到了輿論中心。

這時陸家管家帶着保鏢趕了過來。

「二少爺。」管家恭敬的向陸崢野問候。

陸崢野淡淡的嗯了聲。

管家這才把視線移向林妤笙,充滿歉意的說:「林小姐,實在不好意思,今日來的人太多了,是我疏忽了,我現在就把惹事的人扔出去。」

管家說完後神色猛的轉變,變得嚴肅又冷冽,「來人,把她丟出去,以後她將永遠不得踏入陸宅半步。」

這個她,指的自然是鄧星雯。

鄧榮帆都走了,鄧星雯哪裡還敢反抗。

她被陸家保鏢押着出去,心裏對林妤笙的怨恨越來越重。

陸崢野磁性好聽的聲音在林妤笙頭頂響起,「你可以下來了。」

林妤笙此刻還掛在陸崢野身上,細白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經圍上了他的脖頸。

她聞言委屈巴巴的說:「腳疼。」

充滿撒嬌意味的話語,就連陸管家都不由得抬頭看了眼兩人。

林妤笙說完這句話後,心裏就很忐忑,因為她在試探陸崢野,試探可以攻略他的可能性。

她小心翼翼的抬頭,陸崢野察覺到她的目光,也低下頭來,四目相對,視線糾纏。

最後林妤笙敗,她看着陸崢野深邃的眼睛,感覺自己那些不為人知的心思全被他看穿了。

林妤笙慢慢的挪動着從他身上下來,這時剛剛和小姐妹出去透了透氣的姜元霜剛好從外面回來。

她身後還跟着林景逾。

兩人一見林妤笙這副模樣,便着急的沖了過來。

特別是林景逾速度特別快,他擔憂的擰着眉,問林妤笙,「你怎麼弄的這麼狼狽。」

林妤笙張了張嘴,剛想說話,周圍熱心的人便爭先恐後的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了。

姜元霜氣的整個人都在發抖,「老鄧怎麼教出個這麼不知禮數的女兒。」

林景逾脫下西裝外套披在林妤笙身上,姜元霜眼眶紅紅的抱着她,滿臉心疼。

林妤笙剛準備回頭去尋找陸崢野的身影時,才發現他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林景逾,「鄧伯伯在嗎?他應該給我們一個解釋。」

林牧還在樓上商談着事宜,身為家裡的男人,林景逾覺得自己應該為妹妹討回公道。

林妤笙說:「鄧伯伯在看到我被鄧星雯推倒後,就一個人偷偷摸摸的走了。」

姜元霜一下子就猜出了鄧榮帆的心思,她冷哼一聲,嘲諷道:「一個自私自利的懦夫。」

姜元霜性情溫婉,鮮少有這麼生氣直接的時候,林妤笙覺得心裏暖暖的。

她實在想不明白,這麼愛她的爸爸媽媽,上輩子為何會自殺。

管家這時候出來安撫說:「那鄧家小姐已經被我趕出去了,實在抱歉,是我們欠缺考慮了,陸家備有家庭醫生,還請幾位跟我走一趟,去處理一下傷口。」

「好好好。」

……

其實林妤笙傷口都不深,只是她皮膚嬌嫩,所以顯得傷口恐怖。

等處理完傷口回來,沈憶姝便出現了。

「怎麼回事啊笙笙,我才離開一會兒,你怎麼弄的這麼狼狽?」

看着閨蜜着急的模樣,林妤笙心裏感動,她擦了擦沈憶姝臉上的汗水,道:「沒什麼大事,別擔心。」

沈憶姝還是自責,「我都跟我媽說了我不想認識什麼陳家少爺、李家少爺,她偏不聽,害得你受傷我都不在你身邊。」

林妤笙輕輕彈了一下她的額頭,「說什麼傻話呢?我受傷是我的事,跟你沒關係,跟阿姨更沒有關係。」

見兩個女孩關係那麼好,姜元霜也是真的開心,她說:「姝姝,你來的正好,要不你陪笙笙先回去吧。」

「好的,阿姨。笙笙,我扶你。」

林妤笙看了看媽媽,姜元霜笑着說:「先回去吧,我和你哥等你爸爸一起。」

「好。」

林妤笙再次看了看二樓的方向,還是沒有看到陸崢野,她有一點失望。

連面都見不到,她想要攻略,有點難啊。

沈憶姝和林妤笙上了車,她才發現車上還有一個檀木盒子,看起來竟比剛剛送給陸老爺的那個還要精緻。

「笙笙,這怎麼還有一個啊。」

林妤笙拿在手中,湊到她耳邊小聲告訴她,「這是我原本打算送給陸崢野的。」

沈憶姝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她也小聲說:「你來真的啊?對他這麼上心。」

「也算不上,就是知道他也喜歡熏香,反正都買了,也不差這一盒。」

司機看見兩位小姐嘀嘀咕咕的,懂事的把隔板升了上去。

林妤笙這下不用掩飾眼裡的落寞了,她癱在座椅上,把今天陸崢野出現解救她的事跟沈憶姝講。

沈憶姝嘖嘖稱奇,「沒想到這麼小說般的劇情會出現在你身上。」

「你說什麼呢?我過的可不就是小說般的生活?」

「是是是。」

這時,車子剛好駛過陸家老宅門口。

因為宴會還沒有結束,所以此刻門外沒有什麼人,這才讓林妤笙一下子就看到了陸崢野。

他站在路邊抽着煙,身上只穿着白襯衫,黑色西裝外套被他脫了下來。

林妤笙激動的敲隔板讓司機停車,然後自己走了下去。

「陸崢野。」林妤笙邊喊邊揮手。

陸崢野看見一身紅裙的林妤笙一瘸一拐的朝他走來,被包紮的像個粽子的手裡還捧着一個木盒子。

陸崢野一點都不顧及林妤笙腳上有傷,反正他絲毫不帶動的。

林妤笙咬咬牙,默默在心裏給他記了一筆。

不過她臉上還是帶着笑容,因為陸崢野以後的權勢大到可以蓋住他的缺點。

等林妤笙來到他面前,陸崢野才站直了點,他問:「有事嗎?」

「嗯。這個送給你。」

林妤笙把木盒子遞到陸崢野面前。

「我不需要。」

「可是我之前聞到你身上有熏香的味道,我還以為你有這個習慣呢。」

陸崢野冷笑一聲,他緩緩發問:「檀木香在古時有一個作用,你知道是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