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與烈槍【刑偵】 第2章 晏辭_安幽小說
◈ 第1章 顧己

第2章 晏辭

欽城公安局緝毒支隊辦公室,一幫人擠在靠近警局大門的窗戶邊,盯着警局大門已經有段時間了。

「來了?」岑虎跑進辦公室,手上的早餐都來不及放下就問。

有人笑:「還沒呢,這都等了多久了還不來,你們這消息是真是假啊?」

岑虎看着窗戶口那麼多人,笑罵道:「消息肯定是真的,不過我說,等的是我們隊的隊長,你們杵在這兒算怎麼回事,大早上的閑得慌是吧,趕緊走,給我讓個地方啊!」

沒人把他的話放在眼裡,嘰嘰喳喳猜着緝毒支隊這位新來的隊長到底是什麼來歷。

岑虎無語地翻了個白眼,剛要開口,窗戶那邊忽然躁動了起來:「來了來了,來了!」

岑虎衝過去,扒開兩個人,踮腳探頭,看到警局大門開進來一輛重型機車。

車上的人帶着頭盔,黑色皮夾克,黑褲,黑色機能長靴。

車子拐了個彎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到位子上的時候,對方的腳穩穩撐在了地上,從身形來看,像個女人。

岑虎嘖了一聲:「我去,帥啊!這腿長得跟我有一拼了。」

「你可得了吧。」大夥笑他:「有本事你別踮腳啊。」

岑虎嘿嘿一笑,又盯着下面的人影:「不過這身材……不會是個女的吧?」

隊友聶忠華的聲音壓過眾人的討論聲傳過來:「會騎,不是裝的。」

他個子高,不用和岑虎一樣,稍微踮踮腳就能看到下面的情況。

車上的人下車,摘了頭盔,以手為指梳了梳頭髮。

長發披散而下,發尾輕輕晃動。

「我去。」岑虎腳尖又踮了踮:「真是個女隊長?」

聶忠華聲音沒有起伏:「不管男的女的,有本事就是好隊長。」

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樓下那道修長又充滿力量的酷颯身影上。

「女隊長,老岑,你們隊行啊!」

「看這身條,一個字,靚!」

「就是不知道本事怎麼樣,閆局怎麼找了個女隊長來帶你們啊……」

樓上人的議論聲其實並不大,但下面的女人還是耳朵微動,眉心一擰,有點不悅地抬了頭。

岑虎等人猝不及防,被抓了個正着。

盯着他們的那雙眼睛敏銳而又冷淡,又帶着一股攝人的桀驁和侵略性。

對上那雙眼睛的時候,樓上幾個人都怔怔地盯着她,一時間連躲都不知道躲。

顧己目光平靜地盯着三樓那幾顆擠在一起的人頭,腳下微微向後退了一小步,不着痕迹從兜里掏了個東西,目光陡然一冷,猛地抬手擲了過去。

「卧槽!」

岑虎等人慌忙後退,腳跟還沒站穩,三枚飛鏢已經穩穩地插在了窗框旁的牆上。

等他們再回過神來的時候,樓下的人已經挽起頭髮進了辦公室大樓,幾個來看熱鬧的一鬨而散,只留下岑虎和聶忠華。

岑虎探出身想把飛鏢**,一拔,臉色變了。

聶忠華問:「怎麼了?」

岑虎回頭,看到聶忠華那張幾乎每時每刻都木然的臉。

他手上又用了用力,依舊沒**,默默退開,做了個請的姿勢:「同志,請您把它們**。」

聶忠華探身看了一眼,依舊木然地看着他:「別拔了。」

「為啥?」

「自取其辱。」

「什麼來路啊,一來就是個下馬威。」岑虎滿臉好奇:「沒聽說過這號人物啊。」

聶忠華看着那三枚飛鏢:「少打聽,多做事。」

頓了頓,他還是又加了一句:「她用左手飛出來的。」

聶忠華話音落下的時候,門口響起一道聲音:「什麼飛出來的?你們辦公室進鳥了?」

岑虎一轉身,趕緊扯了聶忠華一把,兩人同時挺直了身體:「閆局好!」

嘴上叫着閆局好,目光卻都盯在閆局身邊的顧己身上。

顧己掃了辦公室一眼。

閆局瞭然一笑,看向顧己,朝她點了點頭。

顧己主動走上來:「顧己,新任緝毒支隊隊長。」

她看岑虎和聶忠華的目光少了些剛才的侵略,卻又讓兩人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一種被審閱的緊張感。

岑虎瞥了眼聶忠華,見他不說話,支吾着說:「你……你好?」

顧己唇角折起一點幅度,直接開口:「岑虎,你做過幾次卧底工作,完成的都很出色,聽說很多小混混到現在都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你將計就計做大哥,這些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都成了你的線人。」

岑虎微張着嘴,有點傻不愣登:「你知道啊?」

「知道。」

顧己又看向聶忠華,目光微微沉重了一些:「聶忠華,對國內外毒品種類和信息了如指掌,三秒就能判斷出一個人是否有吸毒史,稱得上隊里的人形鑒毒機。」

聶忠華看着她,眼神中有些詫異。

岑虎碰了碰聶忠華的胳膊,小聲道:「知道的挺多啊。」

聶忠華盯着顧己,沒回岑虎的話。

顧己繼續:「聽說你們最近在盯一條販毒線,線索停在了一個花名叫菲菲的失足婦女身上遲遲沒有進展,我想整合一下所有線索,現在方便嗎?」

岑虎眨了眨眼睛,眼巴巴地看了眼閆利民,小心翼翼道:「就……就不再深入認識一下嗎……」

閆利民也沒想到顧己會這麼快就進入工作狀態,但想到兩人剛才的約定,他還是清了清嗓子說:「就聽你們隊長的吧,深入認識這種事,有的是時間。」

岑虎總覺得哪兒不對勁,聶忠華卻轉身,很快從桌子上抱了一沓資料過來:「資料都在這兒了。」

顧己點了點頭,對閆利民說:「閆局,那我們先開個小會,有什麼問題我再找您溝通。」

「也行。」閆利民看了眼時間:「那這樣,我還有個會,你有什麼事隨時聯繫我,至於……」

閆局說到這兒話頭收住了:「就過兩天再說吧。」

「好。」顧己應了一聲,側身退到門口讓閆利民出去。

走之前,閆利民還伸着手指頭點岑虎和聶忠華:「你倆,給我好好配合啊!」

閆利民一走,顧己就開了口:「一個月前,也就是4月15號,你們接到匿名舉報,有人舉報長安街136號有人聚眾吸毒,你們立即出警,但現場並沒有發現吸毒人員,倒是協助掃黃大隊搗毀了一個賣淫窩點。」

「十天前,5月15號,你們再次接到舉報,地點還是長安街136號,這一次你們出警,136號空無一人,但你們在隔壁137號發現了問題,經過調查,你們懷疑有人在你們第一次接到舉報的時候在這裡吸毒,是這樣吧?」

岑虎和聶忠華雙雙點頭。

岑虎問:「那個……顧……顧隊,你從哪兒知道的啊?」

顧己想都不想:「查的。」

岑虎一愣,咂了咂嘴,給了自己一巴掌:「瞧我這張嘴啊!」

顧己臉色柔和了一點:「後來你們基本鎖定了當天的吸毒人員,在毒品追溯檢測中,發現他們當天很有可能服用了安眠酮,但問題也出現在這裡,這些人承認自己吸毒,卻一致否認自己服用過安眠酮。」

聶忠華和岑虎已經順着她的思路走了,聶忠華接了她的話:「我們找過重案組的宋隊,根據他的分析,這些人沒有串供的可能。」

「這就是第一個問題,他們的行為不合常理,既然已經承認吸毒,那麼否認這一點的意義是什麼?除非他們的記憶里,自己確實沒有服用安眠酮。」

顧己繼續往下說:「你們着手調查毒品來源和交易方式的時候,這些人交代,毒品來自於一個叫菲菲的失足婦女,當你們針對這個菲菲展開問詢的時候,所有人又一致表示,他們都不認識這個菲菲,甚至連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是這樣吧?」

岑虎嘆了口氣:「不瞞你說顧隊,你來之前我剛調查這個菲菲回來,一無所獲。」

顧己翻着資料,找到幾個吸毒人員的資料:「當晚的吸毒人員一共有四個,分別是梁宏康,彭京,高永明和賈能,彭京等人在口供中表示,毒品是梁宏康最先拿到手的,我查了一下這個梁宏康,家庭條件還不錯,他怎麼拿到東西的,交代了嗎?」

聶忠華腦袋飛速運轉,回想當時的情況:「據他所說,他跟這個菲菲沒有線下會面過,都是通過社交賬號溝通,沒有見過真人,毒品每次都放在雙方約定好的地方。」

他說完頓了頓,又補了一句:「倒是聽過菲菲的聲音,說是挺年輕的。」

顧己點頭:「他們聯繫的賬號查了嗎?」

岑虎又嘆氣:「查了,已經註銷了,咱們晚了一步,我已經放出消息去查這個菲菲的下落,遺憾的是目前還沒有結果,哎?你們說這個人會不會根本不存在啊?」

說到這兒的時候,顧己看完了所有資料,她抬頭看向岑虎和聶忠華:「不存在的可能性不太大,與此同時第二個問題出現了,既然從來沒有見過面,梁宏康是怎麼確定這個菲菲是失足婦女的?僅僅是菲菲自己告訴他的?既然從來不見面,菲菲告訴他的目的是什麼,掩蓋身份?似乎沒有這個必要。」

岑虎愣了愣,看了眼聶忠華,聶忠華眉頭緊鎖,思考着顧己剛才說的話。

顧己等了一會兒才繼續問:「136號和137號這兩套房的戶主查了嗎?」

「查了,136號是租的房子,房東不在本地,至於137號,房子掛在中介還沒租出去,我們檢查的時候發現房子門鎖有撬鎖的痕迹。」

「梁宏康他們承認自己非法進入別人的房子了嗎?」

「沒有。」

岑虎說:「他們拒不承認,我們也問過他們是怎麼進到那個房子的,他們說當時都已經喝斷片了,自己也不清楚,還有很奇怪的一點是,我們試圖通過周邊監控獲取線索,也一無所獲。」

顧己擰眉:「一無所獲的意思是?」

岑虎摸了摸鼻子:「視頻里的相關節點,並沒有發現梁宏康等人的身影,更沒有發現他們撬鎖進入的情況,我們懷疑視頻被人做手腳了。」

顧己沉眸:「這就有意思了,這樣,你們先查一查梁宏康這幾個人有沒有出現在那天的掃黃名單中。」

岑虎皺眉:「不應該吧,掃黃那邊也做了毒品檢測,當晚沒有吸毒人員,他們副隊還專門跟我說了一聲。」

顧己重複:「查一查,或許會有新發現。」

聶忠華多看了顧己一眼,眼神制止了岑虎繼續開口,他應道:「好,我們馬上聯繫。」

顧己點頭:「還有,當時你們是怎麼把注意力放到137號房的,我需要知道當時的詳細情況。」

岑虎和聶忠華點頭應下了,聶忠華書:「我會把詳細情況整理成文本給你。」

「一個小時,夠……」

顧己說到這兒話音忽然停了下來,因為岑虎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

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去,顧己看到屏幕上顯示着「騷黃宋哥」四個大字。

岑虎眼疾手快接起電話,沒說兩句就看向了顧己。

他掛了電話,神情凝重,對顧己說:「宋隊他們發現一起殘屍案,現場發現了白菜和甲基苯丙胺,叫咱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