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與烈槍【刑偵】 第5章 車內_安幽小說
◈ 第2章 晏辭

第5章 車內

宋晏辭那輛拉風的大G停在山腳的時候,一串流浪狗被驚得分散來開。

宋大警官半眯着眼吹了兩串口哨,又隨手拿起石子兒嚇唬人家,幾隻狗氣的衝著他亂吠。

警戒線內,眾人對這輛車和這個人都見怪不怪。

只有法醫鄭沛抬頭看了一眼,問身邊身材魁梧的壯漢:「他什麼時候換了輛這麼騷氣的車?還搞個黃色,他有病吧?」

壯漢名叫齊飛,是重案組的隊員:「這都仨月了啊老鄭,你跟我們老大的革命情誼已經冷淡到這個程度了?連他換了新車都不知道,而且我告訴你啊,我們老大這叫沙漠風暴黃,騷氣嗎?我覺得特別拉風啊。」

鄭沛禮貌地笑了笑,將手上殘留着組織的殘骨放在了合適的位置:「你說的對,是很拉。」

齊飛撿起一塊骨頭給鄭沛遞過去,看了眼越走越近的男人:「老鄭,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啊,我我有點懷疑你的拉和我的拉是兩個意思,咱們統一一下口徑,拉風的拉,懂了沒?」

鄭沛失笑:「嗯,懂了,很拉,拉風的拉。」

宋晏辭昨晚沒睡好,這會兒眼底還是一片烏青,挽着襯衫袖子一路走過來,因為神志不清,腳底下還崴了好幾下,被他嚇唬到的流浪狗都樂的蹦了起來。

原本瀟洒如風的男人,這會兒看着都有點萎靡。

走到鄭沛跟前的時候,正好看到不遠處一隻警犬搖着尾巴打了個哈欠,他忍不住也張開了嘴,一個哈欠打的他淚流滿面。

鄭沛和齊飛兩臉好奇地盯着他。

鄭沛問:「你怎麼休假休的跟掏空了身體一樣?」

宋晏辭抹了把眼淚:「一言難盡,先說正事,屁話待會再說。」

聽他這麼說,齊飛艱難地把嘴裏的屁話咽了下去。

宋晏辭低頭看地上殘缺的屍骨,清雋的眉頭陡然一擰,眼裡閃過一抹悲憫,「老齊,說說情況。」

齊飛立馬道:「咱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山分屬嶺山縣大洋村管轄,山上的地基本沒什麼人種了,大部分的地用來做他們的墳地,平時山上沒什麼人來,流浪狗倒是滿山跑,這次是有家人帶着孩子來掃墓,幾個孩子跑到遠處去玩,其中有個孩子發現了手骨,家長確認後報的警,相關情況已經有人去了解了。」

宋晏辭抬頭觀察周圍的環境,從他們所在的位置看過去,除了蔥蔥的樹木,只有偶爾冒出的土堆和墓碑,因為警犬的搜尋工作,連鳥都驚的沒什麼影。

「村裡,又是靠近墳地的山頭,周邊根本沒有監控,有點難啊……」

宋晏辭收回目光,又問鄭沛:「老鄭,你這邊呢?」

鄭沛嘆了口氣,將一根指骨擺在了白布上:「死者為女性,從骨盆情況來看,年齡大概在25歲~30歲之間,屍體遭損毀程度較大,我目前無法確定她的死因和死亡時間,還需要進一步觀察,不過以我的經驗來看,死亡時間至少也在一個月以上了,另外,如果只是野狗分食,屍體不會是現在這個情況,不排除是死後被人分屍。」

宋晏辭舌尖掃過唇角,很快抿了抿嘴,眼裡最後的疲憊也一掃而清,他蹲下身,目光注視着還缺了頭骨的殘肢斷臂:「除了頭骨,還差多少骨頭?」

他平時性格好的沒話說,一到這種時候,人就跟變了個樣子似的,好像身上都帶着一股凜冽的氣。

齊飛順了口氣,臉色都認真了起來:「最大隻剩下頭骨,其餘還有很多細碎的骨頭沒有找到,警犬大隊的同事和咱們的人都還在找。」

鄭沛停下手上的動作:「細碎的骨頭應該很難找到了,還有,老宋,我發現死者恥骨聯合處有分娩瘢痕。」

宋晏辭眼眸微沉,也就是說,死者有過生育情況。

他輕呼了一口氣,又問「埋屍地找到沒有?」

「找到了。」

齊飛也有點於心不忍:「在一片灌木叢後面,倒是挺隱蔽的,因為屍體埋的不算深,所以才會被野狗刨出來。」

宋晏辭鼻孔里重重呼了口氣,站起來道:「過去看看。」

剛走了沒幾步,遠處警犬隊的同事忽然招着手喊:「這兒!這兒有情況!」

宋晏辭和齊飛快步跑過去,齊飛說:「老大,那地兒離埋屍地不遠。」

宋晏辭嗯了一聲,兩人很快過去,他問:「頭骨找到了?」

「找到了,但還有另外的情況。」

警犬大隊的同事指着地上刨出來的一個小坑,將手上的東西給宋晏辭遞過去:「宋隊,疑似毒品,可能是白菜和甲基苯丙胺。」

宋晏辭觀察了一會兒,眉目一凜蹲了下去,從躁動不安的警犬表現來看,疑似兩個字已經可以去掉了。

半晌後,他確定了東西的真實性,將證物袋裡的貨遞給齊飛:「老齊,聯繫岑虎,讓他們儘快過來。」

而後他又招來了警犬隊和其他同事:「弟兄們,我劃分個範圍,咱們再查一遍,檢查仔細嘍,晚上我請大家吃好的!」

***

顧己等人趕到的時候,宋晏辭這邊剛結束第二輪的搜尋,正準備原地修整一下。

齊飛抬頭往下看,一眼就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顧己,原本口乾舌燥,這會兒突然來了精神,抓着宋晏辭的胳膊:「老大,新人!女的!」

宋晏辭慢悠悠地看過去,人影慢慢靠近他們,他也看到了對方的大概樣子。

宋晏辭下巴微微歪了歪,眉宇間帶着奇怪,等完全看清對方容貌的時候,宋晏辭眼尾不受控制地跳了兩下,有那麼一瞬間的時間裏,他腦子裡空白一片,連目光都是虛的。

顧己距離他們十來步的時候,宋晏辭一把抓住了齊飛的肩膀。

齊飛側頭問:「老大,你咋的了?」

「困了。」宋晏辭回神,搓了搓臉,掩飾性地壓了壓眼角才往前走了過去。

顧己此時也看清了宋晏辭的臉,眸光微亮,基本沒人發現。

岑虎笑嘻嘻地跳出來介紹:「宋隊,我們新隊長!」

聶忠華在一旁補充:「姓顧,顧隊。」

她的瞳仁很黑,不像正常成年人一樣帶有一些褐色,又不像孩童那樣純真,而是黝黑地帶着一絲野性,宋晏辭盯着那雙猶如漩渦一樣吸引着自己的眼睛。

顧己眉心緊了緊。

齊飛在一旁扯了扯宋晏辭的衣角。

宋晏辭目光抽離,看到她的臉色,下意識整了整自己的衣領。

顧己斂眸,率先伸出手:「宋隊,又見面了。」

岑虎頓時瞪大了八卦的小眼神:「顧隊,宋隊,你們認識啊?」

「一面之緣。」

顧己動了動手提醒宋晏辭:「顧己,緝毒支隊新來的隊長。」

宋晏辭眼角帶上笑意,是標準的桃花眼,顧己覺得他的眼眸清澈的不像個成年人。

宋晏辭摘下手套,指尖輕輕碰了碰顧己:「宋晏辭,重案組組長,手臟,先碰一下。」

其實顧己在部隊的時候就聽過宋晏辭這個名字,別的不清楚,只知道他是欽城警務系統最年輕的隊長,參與過的大案要案非常多。

更巧的是,他倆昨天剛見過。

岑虎他們還雲里霧裡的,宋晏辭已經要了副手套給顧己:「早上剛接到的案子,發現了一副殘缺的屍骨,屍體一開始被埋起來了,因為兇手埋的不深,被流浪狗給刨了出來,從法醫的說法來看,死後分屍的可能性非常大。」

顧己神色未變,戴着手套問:「貨是在什麼地方發現的?」

宋晏辭帶着她往前走:「距離埋屍地也就十米的距離,而且我懷疑,毒品是有人刻意放在這裡的,就是為了被我們發現。」

顧己的步子頓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

流浪狗既然在這裡找到了食物,那麼埋屍地周圍的範圍都是它們繼續獵食的場地,東西就被埋在距離埋屍地十米的地方,基本沒有可能逃脫流浪狗的搜尋。

狗的嗅覺可不窩囊。

想到這裡,她接上宋晏辭的話:「這樣的話,埋貨的時間不會更早,應該就在這兩天,或許比我們想的還要近。」

宋晏辭眼眸里閃過一抹笑:「我也是這麼想的。」

顧己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法醫在哪?」

宋晏辭停下來指了指遠處的鄭沛:「在那兒,你有話要問?」

顧己搖了搖頭:「需要一些幫助。」

宋晏辭已經喊了起來:「老鄭,你過來一下!」

見鄭沛拿着工具箱往過來走了,宋晏辭才問顧己:「需要什麼幫助?說不定我也可以。」

顧己看向他,目光相對間,宋晏辭心裏咯噔一下。

顧己一本正經說:「或許你可以,但他最合適。」

宋晏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