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與烈槍【刑偵】 第4章 送她_安幽小說
◈ 第5章 車內

第4章 送她

顧己手上還拿着盛着骨頭的垃圾袋,聽到這話眉頭一蹙,很明顯有點沒反應過來。

她側了側腦袋:「你說什麼?」

兩人互相看着對方,顧己看到宋晏辭喉頭猛地一動,很不明白他為什麼莫名其妙問了這麼個問題,又為什麼看起來有點緊張。

「不是很喜歡。」

她剛蹙起的眉頭舒展開來,拿了洗手凝膠擦手:「不過我挺喜歡雕的,鷹也不錯。」

綠燈亮起來,顧己提醒宋晏辭:「走了。」

宋晏辭回神發動車子,幾秒種後聽到顧己問:「宋隊,為什麼問這個問題?」

「剛才看到一隻鳥。」宋晏辭一笑:「怕你尷尬,找個話題聊聊。」

「倒也不用這麼刻意。」顧己回味着烤豬蹄的味道:「我不是那麼容易尷尬的人。」

宋晏辭又笑:「那就好,說實話,我也不是容易尷尬的人,我就喜歡跟不容易尷尬的人打交道。」

顧己原本看着窗外,聽到他這話側頭看他,很直截了當地問:「你說真的嗎……」

宋晏辭深吸了一口氣,握着方向盤的手活動了幾下,最終說:「這個時候,如果你選擇相信我的話,我就不會這麼尷尬。」

顧己認真想了想他這句話,認真說:「那就相信吧。」

宋晏辭沉默了好一會兒,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別說,我現在還真有點尷尬。」

顧己一本正經地看了他一眼,她側頭看着窗外:「那大概是因為一隻鳥的原因吧。」

宋晏辭的心砰砰跳,感覺強烈到他只能用笑來掩蓋自己的緊張和雀躍。

顧己沒再說話,她盯着擋風玻璃,腦子裡描繪出拋屍現場的環境和地形分佈,一點一滴地翻檢他們是不是有什麼遺漏的地方。

等到目的地的時候,顧己腦子裡的圖畫也正好走完,腦子是大概清明了,但眼睛有點難受。

「顧隊。」下車後宋晏辭叫了她一聲,往過去丟了個東西:「接着。」

顧己接住東西一看,是一瓶開封了卻沒有使用痕迹的眼藥水。

「挺好用的。」宋晏辭走到她跟前:「我看你眼睛不舒服。」

顧己把眼藥水揣進兜里往前走:「眼神不錯。」

宋晏辭追上去:「多謝誇獎,咱們現在是先去找你朋友還是?」

「不用找,她不在。」兩人進了電梯,顧己拿出手機發了個消息過去。

電梯停到四樓,兩人剛踏出去就有個小姑娘迎了過來:「顧小姐,這是實驗室的鑰匙,老師說了,如果後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跟我打個招呼就行,大家能幫上的都儘力幫。」

「好。」

顧己跟對方說話的語氣有點熟絡,她接過鑰匙:「你們先忙,有需要我叫你。」

宋晏辭提着樣本跟着顧己到了走廊盡頭的一間實驗室,站在門口問她:「我是進去打下手,還是老實在外面待着?」

「進來幫忙。」顧己站在門口熟悉了一下實驗室內部的格局才走了進去。

兩人換好防護用具,顧己走到檢測台,宋晏辭十分有眼力見地打開箱子,將檢測樣本小心翼翼地給她拿了出來。

顧己很快進入檢測狀態,宋晏辭放好檢測樣本後就退到了一旁,甚至連呼吸都刻意往低了壓了壓,除了一開始觀察了十來分鐘這個實驗室的儀器,後面的時間都停在顧己身上。

宋晏辭也了解過鑒識生態學,人類所處的環境太過複雜,生態鑒識更是如此。

從山上採集下來的相關微生物,花粉,孢子,細菌,真菌,甚至包括寄生蟲和聽起來八竿子都打不着的統計學……每個東西都是一個分類,他倒也學過,只不過和鄭沛一樣是個半吊子。

但顧己不一樣,她看起來對相關流程很熟悉。

怪不得鄭沛那麼激動。

在局裡取了樣本出來的時候,鄭沛至少在他耳朵邊上壓着嗓子念叨了八句一定要把顧己牢牢抓住這樣的話。

最後很鄭重地說:「老宋,必要時候出賣色相,我不介意。」

宋晏辭當時就給了他一腳:「我要你介意嗎你還介意!」

鄭沛見顧己走遠了又追上來:「真的不介意,如果她真的有本事,留下她,傷害我一人,造福全警局。」

宋晏辭咬牙切齒的在他腳上踏了過去:「老子直着呢!」

鄭沛一臉無語地看着他:「你說這個幹嘛?你直不直關我屁事,我只要你留下她。」

宋晏辭:「三秒鐘之內麻煩你滾出我的視線。」

***

一個半小時後,顧己的眼睛離開顯微鏡活動了一下腰身,背對着宋晏辭說:「宋隊,盯着我的後腦勺並不會讓你對我的了解加深多少。」

宋晏辭摸了摸鼻子移開目光:「我在大洋村和附近的村子都安插了一些人,顧隊,你覺得怎麼樣?」

「很好啊。」

顧己滴了眼藥水閉了閉眼睛:「但如果兇手真的是村裡人,你確定你的人不會打草驚蛇嗎?」

宋晏辭過來給她換了新的樣本:「都是老手,這個你放心。」

顧己沒再說話,俯身繼續觀察。

等她觀察這一批樣本的時候,宋晏辭發現她的心情似乎比剛才好了一點。

又是三個小時過去,宋晏辭終於等到了技偵那邊的電話。

他出去接了電話,回來的時候顧己正在摘手套,她看過來的時候,宋晏辭說:「死者容貌模擬結果出來了,老齊他們明早就會着手調查詳細情況。」

顧己走過去,從他手機上看到一個容貌清秀的女人長相。

「很漂亮的女人。」

顧己看着那張臉,腦海中卻是她被肢解被分散的屍骨:「遇害之前她會想什麼?」

宋晏辭看着照片上女人的眼睛,那雙眼睛很好看,帶着微微的笑意:「大概會想誰能來救救她,又或者會想,她做錯了什麼吧。」

顧己沉默了幾秒移開目光:「大多數受害者在遇害的時候沒有時間想這些。」

宋晏辭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氣:「顧隊,這是你第二次讓我很尷尬。」

顧己臉色平靜:「我的榮幸。」

宋晏辭嘆了口氣,收起手機問:「你這邊怎麼樣?」

「很多樣本還需要繼續觀察,有一種寄生蟲還得繼續培養才能有更準確的結果,這些我會讓實驗室的觀察員幫忙,倒是有一個好消息.」

「什麼?」

顧己在外面的洗手池洗手:「我在樣本中發現了至少三種布料纖維。」

宋晏辭眼眸微亮,遞了紙巾過去:「也就是說,至少有一種纖維,很可能屬於兇手。」

顧己的手頓了頓,拿了他的紙巾擦手:「嗯,如果花粉和孢子的檢測結果出來,到時候確定嫌疑人會更方便一點,但也有一種可能……」

宋晏辭說:「會擾亂我們的調查方向?」

顧己點頭:「有這個可能性,但來的路上我仔細回想了一下,埋屍地附近有一種黃色的灌木花朵,叫土連翹,學名叫金絲桃,這個時候花期正好開始,結合埋屍地的地形,兇手離開的時候一定會沾染上花粉,當然,埋毒品的人也不可避免。」

宋晏辭眉目中滿是思忖:「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兇手的埋屍地選擇的很隱蔽,現場土質也鬆軟,但奇怪的是,我們並沒有找到相關的腳印線索。」

顧己問他:「那你現在想清楚了沒有?」

「想清楚了啊。」

宋晏辭笑了起來:「現場土質鬆軟,正是兇手隱藏線索的痕迹,但新的問題又出現了,他既然能想到隱藏線索,為什麼屍體還會埋的那麼淺,給我一種他又聰明又蠢的感覺。」

又聰明又蠢這個形容讓顧己覺得有趣,她往旁邊靠了靠:「還有個事情,屍體雖然被分屍,但一個成年人的屍骨要帶上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宋晏辭沒想到她也想到了這裡,眼裡笑意更深了幾分。

「更重要的是,從野狗分屍的情況來看,兇手並未對屍骨進行更多的處理,那麼他在轉移屍體的過程中是否會留下什麼線索?他運屍體的工具是什麼,又在哪裡,這些我已經交代齊飛了,他明天會帶人再去一遍,把通向埋屍地的幾條小路都檢查一遍。」

顧己說:「好。」

宋晏辭又問:「這些檢測結果,最快能什麼時候出來?」

顧己想了想:「後天,寄生蟲的培養可能還要花費點時間,在此之前,我們可以先把調查重點放在死者社會關係上。」

宋晏辭應着:「其實纖維和寄生蟲的相關檢測,咱們局裡也能做。」

「是可以,但我問過鄭法醫了,他說局裡人手不足,至於檢測那邊,排隊至少到下周了。」

顧己說完,給剛才接待他們的研究員又發了個消息,等人的時間裏她對宋晏辭說:「宋隊你應該早就知道了,所以在我之前就跟閆局打了招呼,不然這些樣本我們也拿不出來。」

宋晏辭抻了抻腦袋:「我可以理解為你這是在誇我?」

「當然。」顧己說:「我喜歡和做事乾脆的人合作。」

研究員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顧己身邊那位明明長相很清朗英俊的男人笑的有點不值錢的樣子。

顧己將事情跟對方交代好,等出去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再看馬路上,他們在實驗室的時候果然下雨了。

宋晏辭也看了看時間:「時間不早了,先吃點東西,然後送你回去?」

「回一趟局裡吧。」顧己搖頭:「岑虎他們還在局裡」

宋晏辭沒再多說,兩人一同回了局裡。

快走到支隊辦公室的時候,就聽到辦公室里傳來岑虎驚天動地的一聲:「我靠!這他媽還是人嗎!這是畜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