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與烈槍【刑偵】 第7章 一月_安幽小說
◈ 第4章 送她

第7章 一月

抓狗小分隊那邊,齊飛灰頭土臉地將兩隻流浪狗放進車裡,扶着車門問岑虎:「虎虎啊,你們這個新隊長,到底什麼來路啊?」

「不知道啊。」

岑虎也停了下來,遙望着顧己和宋晏辭站立的方向:「看起來閆局滿意的很呢,還有啊,你看出來了沒,她是左撇子還是右撇子?」

「很明顯右撇子啊。」齊飛說:「你相信我的眼珠子。」

「可是她站在樓下,用左手扔了三枚飛鏢上來,戳進了我們辦公室外面的牆上哎。」

岑虎挽着胳膊,皮笑肉不笑地看向齊飛:「飛飛啊,我試着拔了一下,沒**,你能理解么?」

齊飛一臉不信:「大白天的,你別半道上撿了個喇叭就開始吹吧。」

岑虎來勁了,指着聶忠華:「我騙你幹啥!不信你問老聶啊,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看見了!」

聶忠華抓完最後一隻狗放進車裡,拍着手走過來,面無表情說:「我作證,是真的。」

齊飛愣住了,思來想去想了半天,最後點着頭:「那這話是老聶說的,我就信。」

岑虎跳起來勒住齊飛的脖子:「齊大嘴,咱不帶這麼區別對待的啊!」

齊飛擺着膀子:「大白天的請你注意點影響,不要老是往我身上撲,長得矮還整天想爬得高,你想啥呢!」

兩人這麼打鬧着着的時候,顧己已經走了下來。

岑虎給齊飛放了句冷話,朝着顧己走了過去:「顧隊,咱們現在是回去?」

「我有點事,先走,這個案子咱們和重案組聯合調查,你們和宋隊他們一起回來。」顧己說著,對一直盯着她的齊飛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顧己騎着機車的身影消失在大家視野中的時候,鄭沛走到宋晏辭身邊先:「少爺,你有鬼。」

宋晏辭收回目光,笑的有點討打:「我知道你很好奇,但少爺就不告訴你。」

鄭沛毫不留情給了他一腳:「最好是,憋死了也別來找我。」

宋晏辭笑着跳開,揮舞着雙臂:「弟兄們,收隊了啊,眼睛都給我看仔細了,除了泥土和疲憊,啥都別給我落下!」

***

顧己比宋晏辭他們走的早,但回到局裡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剛到警局大門,就見聶忠華手上提着幾個大袋子進來,看到她的時候聶忠華停下來,沖她搖了搖手上的袋子:「你吃東西了嗎?」

「沒有。」顧己停好車,走過去接了兩個袋子:「進展怎麼樣了?」

聶忠華手上一輕,冷冰冰的臉上有了點溫度:「目前在等宋隊和技偵那邊還原死者長相。」

顧己側頭問:「從頭骨的腐爛情況來看,確定死者身份有點困難……是……畫像還是電腦模擬?」

「畫像。」聶忠華說:「宋隊前兩年組織了一個畫像培訓小組,目前學成的只有他自己。」

顧己有點詫異:「他組織的?」

「嗯。」兩人上了台階,聶忠華說:「大家跟着他沾了不少光。」

顧己順着話問:「什麼光?」

聶忠華說:「局裡沒有畫像專家,每次都要去省廳請,大多數時候排不上份,宋隊就自己出錢,在局裡選了一些有優勢的警員進行培訓,有淘汰機制,現在應該也就剩下兩個人了吧,還在進行培訓,所有支出都是他負責。」

顧己想到宋晏辭那輛車,再想到昨天兩人一起進行救援活動時他的表現,先拋開個人能力不說,如果沒有一個好的背景,有些東西是普通人根本接觸不到的,聶忠華這麼一說,所有的事情就說得通了。

怪不得閆利民在她跟前說起宋晏辭的時候,臉上的歡喜擋都擋不住,換了她是閆利民,她也得樂的合不攏嘴。

聶忠華直接往緝毒支隊辦公室走,顧己還詫異了一下:「不去重案組那邊?」

「人都在咱們辦公室。」聶忠華解釋:「宋隊的意思。」

顧己心裏有點奇怪,但也沒有多問,和聶忠華一起到了辦公室。

看到吃的來了,岑虎和齊飛頓時高興了起來,飛奔過來拿過袋子就跑:「嘖嘖,果然是宋隊的手筆,我愛宋隊,永遠愛!」

「好弟兄別談愛,談錢就可以,我可受不起你那180斤的愛。」宋晏辭打趣着從門外進來。

岑虎跳着腳為自己證明:「我哪來的一百八!宋隊你最近眼睛有問題好吧,180斤的明明是你家齊飛!」

齊飛不幹了,當機立斷給了岑虎一個鎖喉。

兩人在那兒鬧騰着,宋晏辭看向顧己:「顧隊,你車子壞路上了?晚了這麼久。」

「沒有。」

顧己見他額前的碎發濕着,應該剛洗完臉,耳垂上還帶着一滴水珠,在她說話的時候,那滴水珠掉下來,沒入他的脖間,顧己平靜地錯開眼:「找人借東西。」

宋晏辭還沒開口,岑虎已經問了:「借什麼啊顧隊,有沒有需要我們幫忙的啊,我跟你說我是本地人,你有什麼事跟我說一聲就行!」

「借場子。」

顧己聞到空氣中食物的香味,鼻子輕輕皺了皺:「對方有比較先進的儀器,觀測花粉和孢子這些微生物會更方便準確。」

「這樣啊。」宋晏辭走過去,從桌子上拿了一盒切好的豬蹄和手套過來:「這個很好吃,先墊墊肚子。」

顧己看着炸的酥脆的豬蹄,還切的大小剛好,她沒忍住抿了抿嘴,戴了手套拿了一塊肉最多的。

她啃了一口才問宋晏辭:「聽說你去做畫像還原了,進展怎麼樣?」

宋晏辭也啃着一小塊豬蹄:「頭骨被砸過,有凹陷,雖然我大致畫出來了,但還需要技偵那邊更詳細的模擬畫像,再等等吧,估計晚上就能有結果了,老鄭那邊也在進行詳細的屍檢。」

顧己吃東西的速度快了起來:「這樣的話,我待會去檢測相關微生物。」

「我送你。」

宋晏辭又拿了一些東西過來:「你剛來這裡應該不知道,現在這個天氣,待會肯定會下雨。」

顧己看了他一眼,又透過窗戶看了看外面的天,聽到岑虎和齊飛一起說:「是啊顧隊,你騎車出去會淋雨的。」

「好。」顧己沒拒絕,迅速咽下嘴裏的東西對岑虎和聶忠華說:「咱們也別閑着,在我回來之前,我們之前的任務都要落實到位。」

岑虎唆着手指頭:「顧隊你放心,對了,那個梁宏康咱們要不要再審審啊?」

一塊豬蹄被顧己啃的乾乾淨淨,她接過宋晏辭遞過來的紙巾擦手:「暫時不用,還沒到時候,現在問可能會打草驚蛇。」

宋晏辭起身從桌子上拿了些東西放進袋子里,囑咐齊飛:「老齊,讓林一月回來,馬上就得用上她了。」

齊飛嘿嘿地笑:「老大,這時候讓她回來可不容易昂!」

宋晏辭無奈一頓:「就跟她說,加班費我出!」

說完這話,宋晏辭和顧己往外走,他們要先去鄭沛那邊取相關樣本。

從宋晏辭和鄭沛的互動親密程度來看,顧己還以為他手上那袋子吃的是帶給鄭沛的,結果他提着袋子一路到了車上,愣是沒給鄭沛一口吃的。

一上車,系好安全帶,他就將袋子給了顧己:「吃吧顧隊,就當咱們給你接風了。」

顧己有點吃驚,還是拿過了袋子,打開一看:「宋隊,你喜歡吃北方菜?」

「挺喜歡的。」

宋晏辭發動車子:「儲物箱里有垃圾袋和洗手凝膠,車子通風系統很好,放心吃吧。」

他說完,又打開了車窗。

顧己心裏笑了笑,她和宋晏辭相處時間加起來還不到三個小時,但這個人身上似乎有一種特質,跟他相處不會讓人覺得不舒服。

顧己又拿了剛才的豬蹄出來,手上墊着紙巾吃了起來,想着問問宋晏辭吃不吃,但一想,他倆現在這關係,實在夠不上在一輛車裡問人家吃不吃豬蹄,而且這玩意宋晏辭吃起來也不方便。

思來想去,她決定獨享。

一盒豬蹄吃完的時候,顧己心滿意足,車子也正好停在了一個紅綠燈。

顧己盯着讀秒的紅綠燈,正思考要不要找個話題說句話的時候,宋晏辭忽然側頭問她:「顧隊,你喜歡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