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玫瑰與烈槍【刑偵】 第8章 演戲_安幽小說
◈ 第7章 一月

第8章 演戲

第二天早上七點,顧己跑完步回來,在小區門口買了豆漿和包子邊吃邊走。

快走到單元樓門口的時候,看到小區馬路中間停着一輛電瓶車。

一輛粉色的電瓶車,旁邊還站着個穿着白色衛衣的少年。

顧己停在原地沒往前走,實在不願意相信自己心裏的猜測。

直到少年察覺到身後有人轉過來,看到她的時候頓時就熱情似火了起來,明明是一張看起來冷巴巴的臉,偏偏看到顧己的時候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

「阿己!」

對方一轉過來,顧己就看清了一張滿是康巴風情的臉,以及他左耳上搖晃的綠松石耳墜。

顧己為難了自己一秒鐘,實在無法忍受他的熱情,抬腿往旁邊一側,對方撲了個空。

「五年沒見了么!擁抱都不抱一下!」

少年很不高興,黝黑而又健康的臉上滿是埋怨,說話時還帶着顧己熟悉的藏語口音。

顧己把吃完的早餐垃圾扔進垃圾桶:「叫姐。」

少年看她的臉色,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乖乖叫了聲:「阿己姐。」

顧己這才滿意了,睥了眼那輛粉色的電瓶車:「誰的主意?」

少年有點心虛,不敢看顧己的眼睛:「我就說你不會喜歡的,但我阿姐非要我送過來,你也知道,她在家裡說話……」

顧己打斷他的話:「換一輛。」

「換不了!」

少年急切道:「我姐說了,這是她送你的入職禮物,你不喜歡她會打死我的,還會打電話給我阿爺和阿爸……」

「行了。」顧己深吸了一口氣:「我騎。」

少年鬆了一口氣,笑的露出一口白牙:「那阿姐的車我騎走啦,你什麼時候有空啊,我們一起吃飯嘛!」

顧己看了看時間:「過兩天吧,這兩天有點忙。」

顧己抬頭看到他略顯失望的眼神,又說:「我儘快騰出時間。」

「好!」少年立馬高興了起來。

顧己拿出手機給他轉了點錢:「我要去上班,別亂跑,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顧己本來想帶他去家裡坐坐,但想到她那房子的環境還是放棄了:「行了,回去吧。」

少年走出去了幾步又跑回來,從兜里掏出個東西:「差點忘了,這是阿媽叫我一定要給你的,你得戴着,她誠心求來的。」

顧己低頭,看到他手心托着的綠松石手鏈。

「嗯。」她拿起手鏈戴上:「不會取。」

少年樂呵呵地要走的時候,顧己又把人叫住,忍無可忍指着他的白色衛衣:「下次別穿這個了,顯黑。」

少年撓着後腦勺:「那我……」

「我給你買。」顧己揮揮手:「回吧,我送你姐那兒。」

***

宋晏辭老早就來了重案組,守在窗戶門口就為了一睹顧隊騎着機車進來的風采,如果有機會,他也想讓顧隊往他身上扔兩枚飛鏢逗逗樂子。

但宋晏辭等了老半天,只看到顧隊戴着粉色頭盔,騎着粉色的電瓶車慢悠悠地開進了警局大門。

宋晏辭從她挺直的背和胳膊的幅度都能想像得到顧隊那張臉現在是什麼表情。

一定是矛盾又擰巴。

這車跟她簡直八杆子打不着邊。

「顧隊,早啊!」宋晏辭胳膊撐在窗框上叫人:「車不錯啊。」

顧己解下頭盔,抬頭看向他的方向,眸子里一股冷氣,宋晏辭一點都不在意,跟個招財貓似的招了招手。

顧己走到緝毒支隊辦公室的時候,宋晏辭人已經等在門口了。

「宋隊一大早就這麼閑,死者身份信息弄清楚了?」顧己打開門,斜眼掃了宋晏辭一眼。

宋晏辭順勢跟着她進去,抬手看腕上的手錶:「快了,你給我三分鐘的時間。」

顧己放了手上的資料,有點疑惑地看了過去。

宋晏辭笑着敲了敲表蓋:「相信我。」

顧己開了辦公室的窗,目光收回的時候發現她昨天扔到牆上的飛鏢不見了,她平靜地轉過身來,等着宋晏辭所說的三分鐘。

一時間辦公室里寂靜無聲,只是餘光里總能掃到宋晏辭彎起來的唇角。

顧己心裏默數到最後一秒的時候,宋晏辭也輕彈了表蓋一下:「來了。」

下一秒,顧己就聽到一道爽朗的女聲從走廊傳了進來:「老大!老大老大,你在哪兒啊老大!」

宋晏辭衝著顧己笑,拔高了音調:「這兒!」

沒兩秒,就有一姑娘衝進來,精準地推開宋晏辭直衝顧己:「老大你讓一下,咱倆待會再說。」

姑娘已經衝到顧己跟前,抓住她的胳膊,喜歡都要從眼睛裏溢出來了:「嘖,機車大美女!」

顧己有點不適應這種火熱型的親近,下意識想抽回胳膊,姑娘已經先一步鬆開了她,熱情似火變成了星星眼:「太可惜了!我昨天還休假呢!」

「林一月同志。」宋晏辭開了口:「你有沒有點禮貌,人家顧隊是隊長,你別跟沒見過女人似的啊,丟我重案組的臉。」

林一月根本不理會宋晏辭,圍着顧己笑的合不攏嘴:「顧隊,以後帶我一起玩行嗎,那個飛鏢,咻咻咻地,我也想見識一下!你什麼時候再扔一扔啊?」

顧己扯出點笑來:「有空吧,所以你……」

宋晏辭覺得有點傷眼,又忍不住提醒林一月:「愣着幹嘛,自我介紹啊,說出你的優點啊,你沒點長處,誰願意帶你玩啊。」

這話十分有理,林一月立馬站直了身體:「報告顧隊,本人林一月,重案組組員,警校主要學的情報學,實際擅長信息搜集和處理!」

說完了又笑嘻嘻地湊近顧己:「帶我玩,我給你孫引弟的信息。」

顧己看着她那雙大眼睛忍不住笑了起來:「孫引弟是誰?」

「死者呀!」林一月從挎包里掏出個文件夾,討好似的塞到顧己手裡:「你們昨天發現的死者。」

宋晏辭聽到這話也走了過來:「你不是發誓不加班么,這是決定跟我們同流合污了?」

林一月笑的理直氣壯:「老大,這你就不懂了,加班這個東西主要看你幹活的心情,工作時間之外,只要我乾的開心,那就是消遣,是休息,是放鬆,再說了,你不是說了嘛,我的加班費你出,所以我勉為其難在家裡加了一下班。」

小姑娘叭叭地說完,笑眯眯地湊近顧己:「顧隊,我拿加班費請你吃飯呀。」

「也不是不行。」顧己翻着資料:「林……」

「月月,別那麼生分,顧隊你叫我月月。」

林一月呲着嘴笑:「以後用得上我的地方,你儘管開口!」

顧己看着手上條理清晰的資料,瞬間被她後半句話打動了,抿了抿嘴巴說:「那個……月月,查孫引弟的信息,你用了多久?」

林一月有點不好意思了:「嗯……知道長相,利用人像檢測很容易就能查到基礎信息,主要是有些社會關係有點難查,多花了我一小時呢,不過有些東西可能還得深挖一下,我今天再接再厲。」

顧己看完了手上那份資料,看向宋晏辭:「宋隊,你這個手下人有點本事。」

林一月愣了愣,懷疑地看向宋晏辭,指着自己問:「顧隊是在誇我嗎?」

「是,在誇你,你穩重一點,爭取再接再厲,那我也能誇誇你。」

宋晏辭說著走上去,從顧己手裡拿過資料。

他看資料的時候,林一月還在喋喋不休:「老大,那你就不懂了,工作是我的職責,你誇不誇我都得干好,那是對我這身警服和自我的尊重,但我們顧隊就不一樣了……」

她說到這兒又撲閃着眼睛問顧己:「顧隊,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顧己。」

顧己看她說的口乾舌燥,轉身給她倒了杯水:「潤潤嗓子吧。」

林一月受寵若驚,一臉興奮地端着紙杯:「顧己,真特別的名字。」

宋晏辭掃了她一眼:「這位迷妹,你現在趕緊進入工作狀態,顧隊會更喜歡你,你要是再這麼啰嗦下去,就真的有點丟我們重案組的臉了。」

林一月一愣,看了看顧己又看了看宋晏辭,一口氣喝完了紙杯里的水:「幹活!上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