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永恆紀元第3章 吞噬者與神跡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永恆紀元第4章 出乎意料的死亡與系統在線免費閱讀

「呼……呼……」

白倉捂着傷口,不住地喘息着。

吞噬者——這個在後來造成了人類數千萬損傷,四個超大型聚集地毀滅的怪物——被斬殺於搖籃之中了。很難說白倉現在的心情是擊殺強敵的欣喜,還是劫後餘生的慶幸。

不過好在,他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而代價則是——從胸口到腹部的撕裂傷,左手小臂被咬碎,骨折,不知道多少有多少處。

「系統……修復。」

白倉捂着嘴,深吸一口氣,忍受着自己身上的疼痛。

「正在修復,預計修復至76%。」

「可以!開始消耗!」

白倉咬着牙齒。

劇痛……

「叮,恭喜您擊殺了極富潛力的目標,擊殺獎勵已發放。請注意查收。」

「……極富潛力——呵呵。」

白倉深吸一口氣,他感覺自己輕鬆了許多。

「寶箱?」

他撐着地面靠着牆撐起身體:「呼……呼……周圍有人嗎?」他似乎聽到了腳步聲。

「正在有人靠近。」

「……你覺得我會相信人性嗎?呵呵。」

白倉用力的撐起身體,然後慢慢的走向吞噬者的身體。

這句話多少算自言自語——或者算抱怨?孤獨的人總是習慣在可以對話的時候多說幾個字。彷彿這樣可以讓他們到下一次交流時撐得更久。

「以數據庫內信息來看,信任人類需要付出的代價,高於警惕人類需要付出的代價。」

「那就趕緊修復我的身體!」白倉緊緊咬着牙齒:「快!」

「……正在加速,預計降低3%修復度。」

系統迅速地轉變了一些修復模式。原本溫吞的熱流瞬息變得清晰的流動起來。

「呼……呼……嘶!」

白倉走到吞噬者的身邊,表面看上去軟爛的皮膚在真的開始進攻的時候——卻顯得極富韌性……該死。

「寶箱……」

尋找了一番,白倉在吞噬者的體內找到了一個看上去破破爛爛的——好歹是金色的寶箱。

「呼……打開。」

白倉把手按在上面,黏糊糊的血液讓人不適,唯一能安慰一下自己的,恐怕就只有吞噬者的血液沒有什麼腐蝕性吧……真該死。

白倉舔了舔嘴唇——然後就皺起了眉——有點噁心的血液的味道。

應該是在戰鬥的時候抹到嘴上的。

只是有些噁心——應該不至於中毒。

打開寶箱。

寶箱中孤零零的放着一柄白色的骨劍。

「這是……」白倉拿起那柄骨劍——握住骨劍的瞬間,一種延伸的感覺順着白倉的手臂蔓延——

「……如臂指使——」

咽了下口中的唾液——如臂指使,只能用這四個字來形容了。

握住骨劍,彷彿骨劍就是自己手臂的眼神——很棒。很棒的感覺。

白倉喃喃自語,但時間不多了。

腳步聲正在靠近,應該是吞噬者臨死前的嘶吼讓周圍的一些倖存者聚攏了過來。

『你看,這些人類,就好像螞蟻一樣聚攏了過來。你猜,這裡有多少我?』

「滾。」

腦海中,屬於那個東西的聲音慢慢的響起——哪怕僅僅只是記憶中的瞬息,都讓白倉頭皮發麻。

他扭動自己的脖子,然後抓起寶箱中的白色骨劍,迅速地離開了這個飯店(的殘骸)。

…………

白倉離開後五分鐘。

一支5人的倖存者小隊來到了這裡——

倖存者——在末世衝擊後,大部分倖存者都選擇了在躲避喪屍的同時,等待救援,但在一周內,大部分倖存者的食物儲備會見底,接下來,城市中的倖存者會更多的就近尋找類似——超市,商店,飯店等可能存在食物的地方——這是第一輪混亂。

爭搶中,他們的力氣會被消耗。也會被迫與喪屍們展開第一輪接觸。

這種接觸並不好。但接觸過後,末世系統會進入他們的視野——而接下來。

就是第二輪混亂。

以武力等級劃分地位的模式會打破原有的社會層級。在這一過程中,接觸喪屍較早——解鎖系統也較早的人會逐漸成為主導這一變化的因素和原動力——之一。

「……」

忽然間,一種極致危險的感覺打斷了白倉的回憶思緒。

「閣下,何不赴死?」

一個虛幻的聲音從白倉的大腦**響起。

他的手臂,脖頸處,汗毛林立——

幾乎沒有半點猶豫,白倉果斷的丟下身上的一切配重直接把腿往後跑——也包括付出了一個手臂代價才拿到的那把劍——呵呵,說來可笑,系統有儲存功能,但似乎是因為離開的有些急。白倉沒有宣告這柄劍的所屬——系統只會將你的所屬物收入儲存空間——並且收費。

如果系統認為這個東西不屬於你,那麼當你試圖將其收入的時候,你會失敗。

這也是白倉果斷的丟下那把劍的原因。

情況危急,再好的武器也需要有命用才行。

所以,與其抱着那把劍被未知的東西幹掉,不如讓自己快跑兩步。

「轟——滋滋滋滋~~~」

身後傳來詭異的聲響。

腦中塵封的記憶被喚醒,那是——死爆。

一種在大大後期,甚至於是最後對抗群氓(喪屍之主王)的時候才會出現的詭異喪屍。

威力底下,基本傷不到高等職業者(系統的正式名稱不是這個,但大部分人這麼叫。)。

威力的話——……黑洞。

沒錯,死爆,一種會產生極微型黑洞的詭異喪屍——不過如果真是這樣就很扯淡了。因為死爆基本只會會吸引職業者……

所以也有人覺得死爆產生的其實是一種極迅速的坍縮現象——通過對某些人類目前尚不清楚,幾十年後也不會很清楚的物理法則進行一定的影響,然後就可以導致在某一個地方的空間迅速地向內坍縮,造成殺傷效果。

而空間坍縮的速度超越光速,因此坍縮處會呈現出如同黑洞捕獲光一般的漆黑的現象。

不過——實物似乎跟不上空間探索的速度——或者說空間坍縮的時候,物體不會跟着坍縮的空間一起走——也就是說,死爆產生的黑洞只是看上去嚇人,實際威力大約等於一個超巨型的大吸氣扇,會把你達成餃子餡的那種功率。

「該死!」

白倉果斷的保住路邊的一根電線杆子,只要自己抱緊,死爆就沒辦法——

「咔嚓,咔嚓咔嚓——」

耳畔忽然間傳來了令人不安的樹榦破碎聲。

白倉僵硬的轉過脖子——一棵大樹在他的面前彎着腰,好像在說【請】。

成千上萬——總之很多的樹葉在白倉的眼前被巨大的吸力吸成兩片——

他的瞳孔開始收縮……不對——這個東西,不對!

…………

——————————————

「嗯,看起來您有想問我的事情?」

「……末世系統?呃……那個,很抱歉之前那麼說……我,那個。」

「請原諒我的無禮。尊敬的先生。但……如果你再敢在我的名字前面加上任何一個修飾詞,我會捏碎您的每一寸骨頭。」

系統的聲音平靜而淡漠,就好像在對一個螞蟻訴說著無可駁斥的真理。

「……呃。」

「當然,我會為您解釋,我也明白您的困惑——且讓我為您解答。

首先,很榮幸的向您介紹——

一切可知與不可知的諸般存在中,最偉大的造物主——我的主人。那位存在,我不會告訴您他的名字。您可稱呼他——『你的主人』。而我,是他的造物。」

說完這些簡單的介紹語,系統直起腰,抬起頭顱:「尊敬的先生,您的腦海中,存在着一個奇特的東西,其自稱為末世系統,我與它——我與那種檔次的殘次品是不同的。尊敬的先生。」

「呃……抱,抱歉。所以……這個世界上有兩個系統嗎?」

「……呵呵,請允許我詢問您一個問題——在您眼中,系統,是什麼?」

「……呃,我,我不知道。」

「請放鬆些,或許您需要一場溫泉洗浴洗去您身上的疲憊和睏倦?」

系統的視線越過白松的肩膀。

「嗯,讓我想想。」

系統對着白松的方向邁出一步,然後揮手。

地面如同鬆軟的沙地被掏空了底層一般塌陷。一個扁平的圓柱形凹陷出現在了白松的身後。

他轉過身,白松看不懂系統想要做什麼——但他不敢多說。

系統注視着那片凹陷,然後——熔岩開始從地底復現。

就好像真正的神跡——或者奇蹟?

白松不知道……但看着那些熔岩迅速地填滿整個水池,然後又慢慢的退卻下去的感覺——真的很奇妙。

岩漿消失了——但水池的邊緣已經變成了某種——黑色的石頭。

是,大理石嘛?

以前的時候似乎見到過類似的石頭。

不等白松反應過來,系統的視線在水池內隨意的划了幾下。

下一刻,那些大理石原石毫無徵兆的碎裂成數塊——大塊大塊的石——板從那裡飛起來。

石板——沒錯如同原礦一般的石頭毫無徵兆的被切掉了表面,露出了其下精緻純粹的花紋。石板被無形的力量丟到了一邊。

系統沒什麼動作,只是平靜的順着被加工出來的大理石的台階走進池子中。

伴隨着他的腳步,從水池的地步,沸騰着的水流從中涌流而出。

「請。」

系統看向白松。

「……我……呃。」

白松感到困惑——感到恐懼。

但那個……存在?的眼神,在注視着他,他似乎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