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永恆紀元第6章 倖存者與小龍蝦笑話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永恆紀元第7章 白骨劍的異動與雷因索?在線免費閱讀

「呼。」

從離開自己的出生點——啊不是,從離開出租屋到現在已經有5天了。

通過擊殺喪屍,白倉已經獲得了許多的資源——然後。

現在,白倉來到了那個熟悉的地方。

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後面,白倉從褲子口袋裏面掏出了一桿RPG。

「咳!」

輕輕地咳嗽了一下,白倉在心中感嘆:無盡能源真尼瑪好玩!

他用力的扣下扳機!

「咻——轟!」

一聲巨響,眼前的破爛飯店直接升起一朵爆炸的蘑菇雲——

沒有大伊萬那麼恐怖——啊,呵呵,為什麼要和大伊萬(註:指當量很大的核彈。再註:當量,可以理解成威力。)比?

「嗯。」三秒之後,一塊水泥板被從飯店的廢墟中丟起。

一個龐大的身影從廢墟中站起。

扔掉手中的火箭筒筒身。

白倉深吸一口氣,然後拿出了另一個RPG。

「咻——轟!!!!」

炸裂的聲響在吞噬者的龐大的軀體上挖去一大塊血肉——

在空中炸開的血肉像一朵帶着異味的煙花。

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有股難聞的血腥味——而後,那個熟悉又不熟悉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叮,恭喜您擊殺極富潛力目標,擊殺獎勵已發放,請注意查收。」

末世系統的聲音響起。白倉發出輕輕地嘆息,似是感慨,似是憂鬱——然後他看向自己腰間的那個白色的劍刃——骨骼閃爍着寒光,鋼刃散發著冷意——一股生人勿進氣息從這柄劍上散發出來。

「所以,獎勵不都到了我的手上了嗎?」

白倉感到有一絲好奇——啊,好奇,真是奢侈的情感啊。

眼前閃過幾個同伴死在喪屍手下的影像,白倉搖了搖頭——距離自己遇見他們還有一段時間,只是——確實啊,對於自己來說好奇似乎是一種奢侈的情感?

喪屍確實是很恐怖。

哪怕是自己上一世已經擁有了無比強大的戰鬥力,但仍舊是沒有可以放鬆的餘裕——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需要利益最大化,自己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會決定無數人的生死——必須,肩負起這樣的責任。

他深呼吸,然後吐出鬱結在胸中的氣息——等等,那是什麼?

白倉看着不遠處幾個倏忽消失的人影。

那幾個人迅速地閃進了已經基本變成廢墟飯店——

雖然腦海中有一個聲音在讓自己把他們幹掉。不過——倖存者還是多多保護一下吧。

白倉把手中一次性火箭筒的筒身丟掉,接着朝着飯店的方向用力的跳躍——

越過數十米的高度,白倉的身體沉重的落在地上。

「呼。」

身體沉重,但卻輕盈。

體內彷彿蘊含著無窮無盡的力量——這真是!太棒了!

每一絲肌肉都在渴望着釋放的快感。白倉從地上抓起一巴掌的泥土。混合著石子和水泥,以及一個煙頭——

將煙頭捏出來丟掉,白倉一邊朝着飯店的方向走着,一邊用力的握——

剛才下了些小雨,白倉感受到泥土在自己的手掌中變形,收縮。

大量的泥土在他的手掌縫隙中擠出,但更多的泥土慢慢的被他握在一起,接着變成一個小團——然後繼續在白倉的力量下收縮……

等到差不多真的完全握緊到沒有一絲一毫再次握緊的餘裕之後,白倉鬆開手掌:「呼……」

手掌中放着一個印上了自己掌紋的扁平的緻密土塊。

將土塊捏在手中把玩了幾下,白倉也走進了已經變成廢墟的飯店大門口。

早已經失去感受輕鬆的資格的他此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輕鬆感。

順着一片狼藉的報廢走廊走着。

踩着倒塌的牆垣,白倉注意到了那邊鬼鬼祟祟的幾人。

「幾位。撿屍體的時候要注意安全。」

兩男兩女。

結伴而行的倖存者。

看上去二十來歲。

「幾位,我剛才看到你們好像偷偷摸摸的走了進來。」白倉直入主題:「這個喪屍是我殺的,所以,戰利品,請不要隨便拿。」

白倉看着看似領頭的那個壯漢。

「石哥……」

好像聽到了其中一個女性叫他的稱呼。

「你好,石先生。」

「呼,你,你好。」被叫做石哥的人看着眼前一臉平靜和自信——嘴角還掛着若有若無笑意的年輕人(註:是無意中流露出來的笑意。不是故意的。)

對方的年紀似乎比自己小個一兩歲,但身上那種隨意的姿態確實不是普通人能夠輕易偽裝出來——或者,裝出來的。

「嗯,戰利品在你那裡,對嗎?」

白倉伸出手,討要自己的戰利品。

「喂!你什麼意思!連自己的名字都不介紹一下嗎?」

團隊中那個氣場還不錯的女人有些氣惱的說著,腿也不錯,嗯,胸也……算了,。

「你可以現在阻止她繼續說下去,作為一個領導者。」

白倉只是看着被稱作石哥的人,目不斜視的同時斜視是色狼的必備資質,而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是優秀的戰士的本職工作。

「……我。」

口齒中似乎蔓延出絲絲苦澀——這是怎麼回事,自己似乎被完全看穿了……

而且——他——眼前的這個傢伙。

一股上位者的感覺。

「我,不是這個小隊的領導者。」

「石哥!你說什麼呢!你可是我們之中最強的職業者!」另一個,看上去年紀尚小的女孩子在聽到石哥的話之後連忙喊着。

「石哥。你……」之前出聲的氣場不錯的女性遲疑的看着石哥,擔心是不是自己說錯了什麼話。

「呵呵。相逢是緣,諸位,換個地方說話吧。」

白倉搖了搖頭,主動轉移了話題。

「這樣啊,好,好的。」

石哥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白倉的提議。

「邊走邊說吧。順便,如果你們能把我的戰利品還回來,我會很高興。」

白倉平靜的說著。

「在提要求之前先把自己的名字報上來,是最基本的禮儀吧!」

還是那個氣場不錯的女性在說話。

「嗯……呵呵。白倉,就這麼叫我吧。你呢?」

白倉站定,轉身看着那個女人。

「……唔。」

好像忽然被噎了一下一樣的,她站在原地不知道說些什麼。

「這是小雨姐。我叫白雪,這是我們的領頭石哥,石痕。這是筆尖。」那個小小的女孩子說著。

「都是代號?」

「啊……是,是的。」看上去軟乎乎的女孩子——捏臉會很棒,但真的遇到的話記得保持距離,被誤解的話——會很麻煩。

「嗯,我的也是(代號)。所以,可以把東西給我了嗎?我再提醒你們一下,我能掏出單兵火箭筒幹掉那個大傢伙,……就能掏出另一隻單兵火箭筒幹掉另一個——大傢伙。」

「(嘆息)」筆尖嘆息了一下,然後說著:「親愛的朋友,我很抱歉。石哥——把東西還他吧。那不是我們能留下的東西。」

「嗯,說的是。抱歉,朋友。我們……」

「沒事,東西給我就是了。」

白倉聳了聳肩,不用動手是最好的。

真要動手的話——他還是不想現在弄髒自己的手。

「能再回答我一個問題嗎?」石痕向白倉發問。

「那個……你從哪裡拿到——就是,你說的單兵火箭筒的?」

「……嗯。這可說來話長。」

————————————

「呼。終於,完成了。」

白松劇烈的喘息着,系統給他的上一個任務是擊殺五隻聚集在一起的殭屍。這是一個艱難地任務。

白鬆手里的三角鋼都被打彎了——

他此時正在劇烈的喘息着,回復體力。

「感覺如何?」

系統詢問着白松。

「呃……很累。」

白松如是說著。

「嗯。很正常。畢竟您的體能並沒有獲得增強。」

系統的評價一如既往的平靜。

「不過,哪怕是以正常人的水平來衡量,您的體能也有很大的問題。尊敬的,先生。」

「呃……之前你說末世系統有可以增強體質的功能來着是吧?」白松有些尷尬。

「嗯?是的。沒錯。不過我把那個殘次品屏蔽掉了。」系統的語氣充滿了隨意的感覺。

「呃……」

「有什麼問題嗎?我會控制您每次戰鬥的強度的。所以您不需要考慮這個問題。您不需要變強。因為變強毫無意義!」

系統用淡漠的聲音說著。

「嗯……為什麼這麼說?」變強毫無意義……為什麼?

「您玩過遊戲嗎?拿木棍打小龍蝦的笑話聽過嗎?」

「呃,詳細說說?」

白松疑惑地說著。

「你在一級的時候,用破舊的木棍打河裡的小龍蝦。

你在十級的時候,用優質的木棍打變異的小龍蝦。

你在五十級的時候,用神聖的木棍打魔化的小龍蝦。

你在九十九級的時候,用 世界邊緣的 神聖的 英勇的 死靈法師的 永恆的 強化+12木棍plus打異世界的 不死的 無邊際的 溶解的 小龍蝦 魔王+。」

系統說完了這個笑話的大部分內容,然後他停頓下來。

「呃……所以……」

「是的,這毫無意義。」

「呃……」其實白松不是這個意思。

「語言,只是一種工具,不論如何用語言修飾。一件事情的本質並不會發生改變。所以,您以目前的狀態打目前的狀態,耗費一些氣力和心血可以擊敗的喪屍——和你擁有着無窮無盡的力量時,打同樣擁有無窮無儘力量的喪屍——是一樣的。」

「……嗯。」

白松沒有說什麼。

「我能理解您的想法,所以——好吧,如果您確實希望感受一下那種澎湃的力量。那麼我給予您。」

系統幾乎沒有什麼停頓的說著這句話。

他說著:「那麼,死靈法師,您覺得怎麼樣?」

「什麼死靈法師?」

系統沒有說話。

而是將一個快遞包扔到了白松的面前。

「打開吧。尊敬的先生。」

「這是……」

白松打開背包的瞬間,一個界面在他的面前打開。

「【升級藥水(系統beta版1.0):可以獲得無窮無盡的力量】【死靈法師的冠冕(系統beta版1.0):蘊含著成為一個統治世界的死靈法師的所有知識。】【死靈法師的權柄(系統beta1.0):蘊含著統領無窮無盡亡靈天災的權柄的權杖。】【死靈法師的怨恨(系統beta版1.0):蘊含著一整片天災的披風,注意不要弄髒,不然洗不幹凈。因此其上的血跡在經年累月的征戰中變成了漆黑的污穢。】………………」

一整套死靈法師的裝備。從知識,到統領的權柄,到儲存亡靈的披風,煽動天災的羽翼。

淌過冥河與黃泉的防水褲和雨靴——怎麼畫風突然變了……

「這個……」

「穿上試試。」面對白松的猶豫,系統只是平靜的說著。

「……穿上——就能成為死靈法師?」

「只是換了個無聊的皮罷了。小龍蝦笑話,別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