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永恆紀元第7章 白骨劍的異動與雷因索?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永恆紀元第8章 系統出手與戰鬥機駕駛遊戲在線免費閱讀

「啊?系統還有這個功能嗎?」小雨愕然的說著。

「是。系統有很多功能。那個……,有個兌換碼功能,說一下兌換碼這幾個字。」白倉對着幾人,露出微笑——危險的微笑。

「兌換碼?」小雨猶豫着重複了一下這幾個字。

「兌換碼功能已開啟。」系統的聲音立刻從小雨的耳邊響起。

「呃……真,真的有嘛?」

小雨的臉上是愕然的表情。

「真的可以嗎?」

筆尖看着小雨臉上的表情,對方似乎真的開啟了——兌換碼功能?

「這可真是……」

「系統有很多功能,商城,兌換碼——別的就不知道了。」

其實白倉知道還有很多別的功能。

不過沒必要告訴他們——

「兌換碼。呃——所以有什麼可用的兌換碼嗎?」

「hello world。可以領一定的能量和資源。沒什麼大用。大概能讓一些人不至於餓肚子吧。」

幾人現在已經在一處比較寬敞的開闊地帶生起了火,石痕幾人身上帶着一些食物,作為友好的證明,他們正在分享食物。

「哇!」

叫做小雨的,氣場不錯的女性似乎試了一下那個兌換碼。

一個包裹出現在了小雨的面前。

「系統可以把這些東西轉換成能量和資源。算是一種——等價物——呃,相當於錢?」

「嗯,是說,用這個東西當錢用。和其他人交換物資嗎?」

「是。也不是……嗯,因為物質和能量直接可以從系統商城裏面兌換東西,而且一般也不貴,所以,除非你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工業體系,不然還是直接從系統處兌換自己需要的東西比較划算。」

「是嗎,那,……咳咳,那,白倉哥。就是……那個東西……如果要賣的話。你想買多少?」

白雪忽然間向白倉吐出了一個問題。

「嗯?這個……」

白倉從腰上取下一對手套——這個就是這一次他擊殺了吞噬者之後掉落的裝備。末世系統中顯示這個東西的名字叫做【白骨手甲】

手甲,想來應該和自己的白骨劍是一個套裝?

摩挲了一番手中的手甲,白倉確認了系統已經將這個東西認定為自己的所屬物了之後,隨手將其拋給了白雪:「給你。」

「啊!」

白雪手忙腳亂的接住白骨手甲:「就,就這麼給我了嗎?」

「嗯。系統會對物品判定所屬權,而他現在判定這個東西屬於我,你就沒辦法把它賣給系統。所以給你也無所謂。」

「欸?」

「交給你保管,就是這個意思了。」白倉表示自己不在意這些——好歹是隱藏任務掉的裝備(啊,擊殺極富潛力目標,應該算隱藏任務吧。),不通過系統賣掉的話——白倉不覺得有什麼東西可以摧毀這個裝備——他其實更在意別的事情。

為什麼自己在第一次擊殺吞噬者的時候掉落了白骨劍,然後自己重生的時候卻帶着白骨劍一起重生了呢?。

要知道,自己第一次重生的時候身上可是一把武器都沒有。因為那些東西都是沒辦法通過重生帶走的——要是重生還能帶着自己的東西一起的話——那白倉現在可不會只是一個單純地職業者——

他上——啊不是,上上一世的職業經過了幾輪優化之後,已經是整個地球上能找到的最好的職業了(隱藏職業除外)

嗯,用帶着些故弄玄虛的意思說的話——隱藏職業是需要機緣的。

機緣到了,自然就能拿到,機緣不到——那不管怎麼想都沒辦法。

所以,白倉其實不是很在乎這個白骨套裝——他更多地只是在好奇這套裝備到底是什麼東西。

「唔……」

白雪把白骨手甲放在手中摩挲着:「唔。感覺好厲害啊……」

白雪感嘆着。

「要是我們能帶上這個裝備的話就好了。白倉哥,你有帶過這個裝備嗎?」

「沒有。沒必要。」

白倉搖了搖頭,他在考慮是不是要把自己的無限物資的事情告訴他們——物資和能量無法交易,因此對於白倉來說,別人知不知道他的作弊能力,其實沒關係——相反的,如果能夠把自己的這個特殊性廣而告之——那自己應該可以聚攏更多的倖存者……

嗯,但,白倉還是有些猶疑,人有惰性,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擁有可以養活所有人的能量和物資——他們還會拚命的活下去嗎?

又或者自己可以建立一個金字塔型聚集地——只有實力越高的人才能獲得更好的待遇?

呵呵。

深吸一口氣,白倉感受到了一些無力感:「啊,你剛才說什麼?」

「白倉哥有帶過這個裝備嗎?」

「沒有,沒必要。唔……我是不是回答過你了……嗯,那個裝備——我沒穿過,再說穿上也沒什麼用。」

「欸?可是這個手甲看上去很帥誒。」

「……嗯,或許吧,末世系統目前還沒有開啟裝備功能。這些裝備就算裝上了也沒效果的。」

「還有裝備功能嗎?」

「有。」

白倉點了點頭。

白雪好奇的說出裝備兩個字,希望能夠開啟自己的裝備功能。

「當前該系統尚未開放,請耐心等待。」

「呼……總覺得和遊戲很像呢。」

白雪把白骨手甲放在手中摩挲着。

「遊戲——啊,大概吧。」

白倉搖了搖頭:「可惜沒能通過第一關啊。」

「第一關?」

「嗯,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是遊戲的話,那喪屍大概是第一關吧。」白倉的語氣中帶着遺憾。

「呃,你怎麼知道的?」

小雨看着白倉,皺了皺眉。

「當然是靠猜,至於對不對。誰知道呢。」

白倉聳了聳肩:「這種事情不重要,接下來你們打算去做什麼?」

白倉詢問着幾人。

「……我。」

提到這個話題,白雪卻沉默了下來。

「我們只是跟着石大哥。」小雨補充着。

「嗯,這樣啊。」

白倉點了點頭:「喪屍正在逐漸的變得更強,我們需要找到隊伍。」

白倉的視線掃過周圍的幾人:「我打算去找一個聚集地。或者,自己建立一個聚集地。」

「這,這周圍應該沒有多少倖存者了才對。要建立聚集地的話,還是得有人吧。」

小雨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嗯,啊……問題不在於這個,就算要建立聚集地,也不是現在要考慮的事情。現在的話,還是先以提升自身的實力為最優先的事項。」白倉搖了搖頭,嘆息着。

「這樣嗎?」

「淅淅索索~~」

淅淅索索的聲音響起,除了陷入沉思的白倉,其他幾人都被他腰間的震動吸引了注意力……

「emmm。那是什麼?白倉哥?」

白雪的聲音將白倉的注意力拉回來。

而後,他注意到了自己腰間的異響的來源。

是白骨劍——

「唔。」

白倉皺了皺眉,然後伸出手想要將白骨劍握在手中——但……

下一刻,白骨劍發出尖銳的震鳴,接着迅速地揚起劍尖!

「小心!」

白倉一把握住白骨劍的劍柄,同時另一隻手推開坐在自己身側的小雨。

「蔌——」的一聲。

白骨劍的劍尖擦着被推開的小雨的臉頰划過。

如果不是白倉在握緊白骨劍向後拉着的同時推開了小雨的話,估計她那漂亮的臉蛋就要一分為二了。

「錚!!!」

白骨劍在白倉的手中不住的發出震鳴。儘管白倉極力控制,但白骨劍仍然有脫離他的掌控的趨勢。

「你們躲遠點!」

白倉的眼神冰冷下來,切換至戰鬥模式。

切換許可已通過!

心有餘悸的小雨連忙抓起白雪的手往後跑了好幾步。石痕和筆尖也和白倉拉開了距離。

接下來,就是控制住這把劍了……

——————————

在一間廢棄的廠房中,一個頭戴着冠冕,手中握着一柄權杖,披着漆黑披風,身後是破舊皮膚製成的披風,而下半身則穿着某種防水材質的褲子和一個薄薄的灰暗皮靴的人閉着眼睛,輕輕皺眉。

扭動了幾番脖頸,他慢慢的睜開眼睛。

「……唔,這裡是……」

雷因索·安羅庫蘭·庫非盧茲·因特萊恩·名字很長斯基睜開雙眼,他看着自己的雙手,感到困惑:「這是——人類的手掌?……亡靈也會做夢嗎?還是說——又是你那無聊的把戲?我的仇敵。

教皇·光明使者·偉大·懶得想名字?

呵呵。臨死前還設下陷阱,但我雷因索,可是有史以來最為強大的魔法師,怎麼會因為這些小把戲就陷入自我的懷疑之中。」

雷因索沉默了片刻,接着閉上眼睛,低聲的吟唱着一串咒語。

「…………」

漫長的吟唱之後,雷因索重新確定下了這個地方適配的魔力濃度和各種魔力的配比。

「站起來。」

雷因索伸出手,地面上,一隻骸骨的手掌掀開土塊,緩緩地從地下爬了起來。

「呵。這個世界,還真是真實到讓人看不出破綻。」雷因索皺着眉頭,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

自己已經召喚出了亡靈眷屬,那就證明自己仍然可以思考,仍然可以運用自己的力量。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明明力量就在身體之中,自己卻會感覺到一種難以言說的隔閡?

「呼……呼……」

雷因索感受着膈肌鼓動肺吸入空氣的陌生質感:「我的亡靈們,起來吧,這是全新的國土,這是你們新的戰爭。戰爭會平息你們心中的怨恨,啃嚙生人的嘎吱作響會讓你們得到最終的安息——呼。」

雷因索緩緩的吟唱着,伴隨着他的吟唱,無窮無盡的死亡氣息從他的身軀上冒出來——

「真是龐大的怨氣。」

雷因索好像握住纖細的細絲一般的將空氣中飄蕩着的死亡氣息握在手中。

死亡的氣息從他的手下蔓延,扎進地底。

一具又一具的亡靈骸骨從地下慢慢的破土而出。

衝天的死氣凝結成無邊無際的黑雲在雷因索的頭頂上匯聚,旋即如同海中的漩渦一樣旋轉。

「嗯。」

凝結的天災雲質量一般——不過應該不是自己退步了,只是這個地方死去的生靈太少了。

都是些弱小的——不值一提的生命。

「……」

雷因索緩緩地飛上天空:「未得安息的亡魂們。」

他的聲音凝成實質的音波朝着周圍慢慢的擴散:「我是雷因索,我是你們的主宰者。來吧,回到我的懷抱。」

身後的斗篷開始迎風揚起。雷因索揮手,仿若無窮無盡的骷髏開始從翻開的土塊之間直起脊椎。

他們一個個的飛上天空,然後身形扭曲縮小,飛進雷因索的披風之中。

……這只是雷因索身邊的景象。

雷因索低下頭。

下方是地面,是空氣,是一片虛無——他沒有看到自己潔白的肋骨——只有一種不知名的精緻材料覆蓋在他的胸膛上。伸出手指捏住那張布料,布料傳來令人舒適的觸感。

「我不記得大陸上有能夠產出這樣布料的地方——哪怕是來自東方的絲綢也沒有這麼輕盈。」雷因索自言自語着。

他的眼神忽的變得深邃起來。

就好像一汪沉寂了無窮歲月的冰泉。

「唔……」

摩挲着自己的權杖,血肉摩擦權杖的觸感令權杖感到些微不適,但主人的神色讓她壓下了自己的不滿。

「我是雷因索。……我是亡靈的主人。可——為什麼。」

雷因索的視線再度投向大地。大地上,無窮無盡的亡靈推到了隨處可見的稀奇古怪的房屋。

「這是……」

雷因索忽然察覺到了什麼一樣。

他揮動手掌打出一道魔力。

龐大的魔力幾乎是在瞬間就構建了一個龐大的魔法陣。

【骸骨重塑】

這是一個雷因索自創的魔法,它沒有平常的魔法所擁有的環級

(註:此處的雷因索的世界的魔法劃分依照環數進行區分,從沒有太大威力,甚至只能稱作戲法的零環魔法 發光 ,到足夠擊沉整片大陸,重塑世界格局的九環魔法 滅世 。魔法的環級決定了魔法的複雜程度,越簡單的魔法一般而言,威力越小(也有例外,不展開)。同理,越複雜的魔法威力就越大。)

的劃分

因為這是一個自創魔法,是沒有被簡化後納入魔網的。

所以,也只有雷因索可以用的出來。

嗯——魔網是什麼要展開講嗎?

呃,可以理解成某種——技能釋放系統。或者——魔法世界版的互聯網?不,不對……魔法商店?

只要付出魔力,就可以直接釋放某個魔法。很方便對吧?

呵呵,真正的魔法大師是不會喜歡這種東西的——

所以雷因索既沒有將自己創造的魔法納入魔網,也沒有繼續維護原本世界中的魔網。

……

等等,我原來想說什麼來着?

啊,字數夠了,那明天見哦,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