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慕清雪宋知先小說》 第1章

宋知先還以為她會一直逃避這問題。
見她問出,漆黑眼眸中漾出一抹笑意。
這似乎是一個好的開始。
不過想起蘇清荷,他又抑制不住心底升起的寒意與噁心。
他頓了頓,看向前方,冷冽聲音中是無法壓抑的恨意:「那女人,是個賊。」
一個清晰的答案在慕清雪心中呼之欲出,但她還是故作茫然地問:「她偷了你東西?」
宋知先搖搖頭,看向慕清雪,眼中似乎有着瑩然水光。
「她偷了阿顏的東西。」
慕清雪輕輕呼出一口氣,突然間想透了許多事情。
——果然如此!
所以當初宋知先是被蘇清荷欺騙,而現在這一切轉變,又是因為知曉了真相。
「可惜,一切都太遲了!」
慕清雪將帷帽揭下,面容上已是一片沉靜。
「斯人已逝,王爺現在做這一切並不能抹去你曾帶給她的所有痛苦。」
宋知先痛苦的閉了閉眼,復又睜開,露出一個十分蒼涼的笑。
「真的……無法被原諒嗎?」
慕清雪與他對視,神色淡漠而冷凝。
當初那些傷害幾乎刻入骨髓,讓她如在地獄滾了一遭。
憑什麼他一句知曉錯了便得原諒。
慕清雪歪了歪頭,一派天真的模樣。
「死人怎麼說得出原諒呢?」
宋知先臉上最後的血色也褪去,他嘴唇微顫,想說什麼,開合幾次卻出不了聲。
慕清雪卻一夾馬腹,身下的馬兒立時疾馳而去,頭也不回。
話說得那般絕情,她卻只覺得心臟處火燒火燎般疼,她不敢停,一旦停下就會被鋪天蓋地如潮水一般的心碎淹沒。
慕清雪不知道宋知先看出了多少才會同她講這些話,但她至死不會承認。
她得離開這地方,她要回南越。
她不想再知道她為何會重生,就當上天垂憐好了。
再待下去,慕清雪不知道自己又會墜入一個怎麼樣的深淵。
翌日,夏英外出買東西的路上聽見幾個路人談論。
「你聽說了嗎?
當世葯聖南農來了盛京。」
「就是那個活死人肉白骨的葯聖?」
「是的,好像住在永安王的別院,你說我去求他治治我這常年的頑疾他會治嗎?」
「得了吧,就你這點小病,可別去打擾人家,據說葯聖非疑難雜症不治,你要是病的快死差不多……」看着那兩人走遠,夏英臉色變了又變,驚喜與躊躇交織。
「葯聖南農……」她琢磨着這名字,眼睛裏滿是希冀。
當初沈靖受傷殘疾,便是想求南農醫治。
只可惜南農雲遊四方,除非運氣好偶遇,否則沒人能找到他的行蹤。
現在天大的機緣就在眼前,莫說永安王別院,便是龍潭虎穴她也得拚命一試。
當天下午,夏英沒給沈靖說一聲便獨自一人上了臨蘭別院求見。
宋知先聽聞夏英來訪的消息,第一反應便是問道:「公主呢?」
侍衛答道:「公主自昨天起,就一直沒出過自己的院子。」
宋知先眸色變換半晌,還是起身去了前廳。
第35章臨蘭別院外院的正廳里。
宋知先邁步而入:「夏小姐怎麼有空來本王這裡?」
畢竟夏英對他有意見也不是一天兩天,每次看見他便恨不得離開八丈遠。
夏英開門見山道:「永安王,聽說葯聖南農被你請到了盛京?」
宋知先眉頭一蹙,反問道:「夏小姐從何處得知?」
謝玄遇刺之事未傳出,所以將南農請來這事除了身邊值得信任之人,不曾有外人得知。
就連有不少京中勢力打探,亦被宋知先用南詞的身份做煙霧彈糊弄過去。
或許有人探聽到近日南越國南詞公主到了盛京,卻絕不可能知曉南農的存在。
夏英直直盯着他:「我只問永安王,是與不是?」
宋知先腦海中閃過一道身影,沉默片刻,他鬆了口:「是,你要作何?」
聽聞這確定的答案,夏英長長鬆了一口氣,隨後雙膝倏地跪下。
她對宋知先深深一禮:「求永安王讓我見一面葯聖,我想求他醫治好沈大哥的腿疾。」
腦海中一道電光閃過,宋知先終於明了慕清雪為何不顧身份被暴露的風險亦要來盛京。
他輕輕嘆了一聲,看向夏英:「你先起來吧,前輩現在不在府中,待他回來,我會將這事轉告給他。」
夏英站起身露出驚喜神情,下一秒又轉為踟躕。
她小心翼翼道:「他老人家……會答應嗎?」
聽見這聲老人家,再想到南農那張溜光水滑的臉,宋知先沉默了。
夏英卻將這沉默的意思誤解,眼眶瞬間通紅。
她撲通一聲又跪下:「永安王,拜託您轉告他,無論什麼要求,只要我們能做到,我們都答應。」
宋知先驚得忙往旁邊退了兩步,只生怕南詞那祖宗此刻正在哪個角落盯着,還以為他欺負了夏英。
腦海中閃過南農看着南詞撒嬌時那無可奈何的模樣,他眼神一暖。
宋知先看向夏英勸誡道:「你趕緊起來,你放心,他一定會答應。」
這世上誰想求南農治病都要付出代價,包括貴為楚國皇帝的謝玄都不例外,但沈靖,因為那人的存在,或許是個例外。
聽完宋知先的話,夏英再看向他的眼神中厭惡散去,多了些許感激。
當天晚上用膳時,宋知先開口一提這事,慕清雪便悄悄抬眸觀察南農。
宋知先心下瞭然,南農的消息想必就是她透露出去的。
南農慢條斯理放下筷子,語氣似笑非笑:「永安王這是將我當長工用了,救完你兄長,還得救你前任大舅哥?」
南農可不是那種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勞什子高人,再加上人長得俊美無比又溫和有禮,宮裡的人對他都喜歡極了,該知曉的八卦一樣不少。
慕清雪猛地咳嗽起來,止都止不住。
宋知先瞥她一眼,十分順手地倒了杯茶水放在她面前。
慕清雪抬起來就往下灌。
南農嘖了一聲:「這麼大人了吃個飯還吃不好。」
等好不容易緩過那口氣,慕清雪眼眸都嗆出了幾滴生理性淚水。
她看向南農,試探道:「小叔,不打算救?」
南農不解:「與我毫無關係,我為何要救?」
救謝玄是因為兩國利益,救宋知先,是因為慕清雪造成的爛攤子他總得收拾。
若是誰都能找他救命,今天這個,明天那個,他還有沒有別的事兒要幹了。
第36章宋知先垂眸:「若前輩不願,我明日便去回絕……」話未說完,慕清雪在桌下狠狠踩了他一腳。
宋知先話一停,對上慕清雪無辜的眼眸。
「永安王不是對王妃用情至深嗎,這沈將軍可是那位王妃留在這世上的唯一親人?」
聽着這暗含威脅的話語,宋知先將回絕的話咽下去:「只要能治好他,前輩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在下能辦的一定辦到。」
南農一副興緻缺缺的模樣堵回去:「我什麼都不差,就是近來為了楚皇陛下的病情,十分勞累,只感覺精力和腦子都不太夠用了。」
一聽這話,宋知先無奈地看一眼慕清雪,示意自己無能為力。
慕清雪深吸一口氣,看來還是得自己出手。
她咬着筷子道:「小叔,我見過這沈靖一面……」南農終於抬眸:「怎麼,看上了?
那小叔為了你的姻緣倒也不是不能破例出次手。」
「咳咳……」這下輪到宋知先嗆到了。
慕清雪咬牙切齒地吐出一句:「小叔,人家已經快要成親了!」
南農挑眉哦了一聲:「那就沒得談了。」
慕清雪頓時有種有勁無處使的感覺,她小叔果然是只狐狸。
末了,她只得裝作一副神色鬱郁的模樣,唉聲嘆氣。
宋知先眼觀鼻,鼻觀心,樂得看她演戲。
南農果然被引起注意。
他看了眼慕清雪,關切道:「想家了?
那明日便派人把你送回南越。」
出來一月有餘,南越王那邊書信一封接一封,多到他都懶得拆。
正好把這小丫頭送回家,免得家裡那位發癲。
慕清雪:「……」這人怎麼油鹽不進呢?
但她確實要回南越,於是她應聲:「好。」
這下,桌上兩人都愣了。
慕清雪索性攤牌道:「但回去之前,我還有些話想跟你們說。」
兩人看她神色,莫名就覺得她接下來的話非同小可。
慕清雪見他們都停下手中動作,滿意了。
「自我來到盛京後,就時常做一個夢,夢中是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自稱慕清雪。」
宋知先骨節泛白,神情嚴肅。
南農蹙眉:「噩夢?
為何從未跟我說過。」
若是有什麼閃失就麻煩了,早知道會有這一出,他無論如何不會將小丫頭帶出來。
慕清雪搖搖頭:「小叔想必還記得我之前的模樣,也記得我昏迷過許久,怎麼都喚不醒。」
南農點點頭:「正因為那事我才會回南越王城,不然我現在還在九州大陸上遊盪。」
說完他別有深意地看了眼宋知先,若是那樣,宋知先無論如何也別想找到他。
宋知先並不知這其中隱秘,事關慕清雪,他忍不住追問:「然後呢?」
慕清雪看他一眼,眼神蒼涼又悠遠。
「她告訴我,我會蘇醒,是因為她死以後,流落的一縷殘魂補全了我先天有缺的魂魄,所以我腦海中,有時會出現一些不屬於我的記憶。」
南農神色凝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