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了,很淡但很好聞。」

扶澈挪動了一下位置,拍了拍自己旁邊的屋檐:「過來坐啊。」

「噠噠噠……」

紫色的鞋子發出清脆的聲響。

少司命來到扶澈的身邊。

扶澈的耳邊是衣袂飄動的聲音。

少司命緩緩的跪坐在扶澈的身邊。

「這裡的風有點大,你就穿這麼點,就算內功深厚也可能會生病的。」

扶澈微微一笑道。

將身上穿着的袍子解下,緩緩的披在少司命的身上:「披着吧。」

少司命看着扶澈的面龐,依舊面無表情。

此刻的扶澈身上只剩下了袍子下面的武士勁裝。

隱約能看到扶澈壯碩的身材,即便相比於衛庄也是絲毫不差。

「來找我的?」

扶澈感覺自己問了一句廢話。

少司命緩緩點頭。

「你不應該來找我的。」

扶澈悠悠的說道:「甚至你都不應該答應我父皇的賜婚,雖然你的拒絕沒有用。」

少司命只是看着扶澈,沒有開口,也沒有表情。

這就是一個標準的三無少女。

除了點頭和搖頭之外什麼都不會。

顯得很是無聊。

「我的敵人太多,也太強。」

扶澈伸出手捏起一撮紫色秀髮:「你是我的未婚妻,就等於綁在了我的戰車上,一旦哪天我倒台了,你也會給我陪葬的。」

扶澈的話音沉重。

少司命不是傻子,雖然不開口,也面無表情,可本身的心智卻是成熟的。

陰陽家的五靈玄同,現在的木部長老。

陰陽家最讓人聞風喪膽的人之一。

說她不懂這些?怎麼可能?

「我不知道你們陰陽家和我父皇做了什麼交易,把你給推出來,我也不知道你們陰陽家有什麼目的。」

扶澈對少司命說道:「但只要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就會盡我最大的努力來保護你的周全,雖然你可能不用我保護。」

看着近在咫尺的絕美面龐,紫色的美麗雙眸。

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可雙眸瞳孔卻是聚焦在扶澈的臉上。

少司命在看着他,瞳孔內反射的景象除了扶澈沒有其他。

扶澈的心情是沉重的。

自古帝王家最是無情,偏偏自己老爹還是千古一帝秦始皇。

比殺兒子上癮的漢武帝也沒好到哪去。

父愛本就高高在上,摻雜着冰渣。

宮廷之內也是爾虞我詐,自從當年昌平君羋啟背叛秦國,母親羋夫人自封雪宮以來。

便只有從大哥扶蘇的身上感受過親人的溫暖。

可這些年宮廷之內對二人的攻訐從未停止。

日日夜夜讓扶澈如鯁在喉。

所以他拚命的抓住軍權,利用自己能掌握的資源,在數年的時間中建立起一股屬於自己的力量。

為的是大秦基業的千秋萬代嗎?

不,那是他大哥扶蘇該考慮的事情,不是他扶澈的。

他所要考慮的是……自保。

但是人精神上的承受終究是有極限的。

扶澈的身邊沒有能傾訴的人。

而如今,一直在他心裏面二十多年的人就在自己的身邊。

總是想要說點什麼。

哪怕扶澈很清楚,少司命不值得信任,至少現階段無法信任。

可終究還是傾訴了一些心中的淤積。

看着身旁的美人兒。

扶澈想要張口,可還是猶豫了一下。

少司命看過來。

「那個……我能抱抱你嗎?」

扶澈有些不自在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