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求寵:病嬌秦爺又在我懷裡撒嬌了 第10章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不用。」薑末搖頭,淡淡的道。

傅洵擰眉:「末爹,你真打算去啊?」

薑末頷首:「去,為什麼不去?」

說著她張狂的笑着,「是時候該公開姜家大少爺的身份了!」這是他們欠她的!

傅洵:「……」

……

姜家。

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滿是紅色的海洋。

劉芳不悅地把手機扔一邊,正好被推門進來的姜珊撞到。

女孩一身名牌,溫婉高貴,優雅大方。

看劉芳臉色不好,姜珊抿了抿唇,便走上前,試探性地問,「媽媽,您怎麼了?」

頓了下,她又壓着聲音說:「是不是她不願意來參加我的訂婚典禮?」

「要是姐姐不願意的話就算了,我們可以再想別的辦法……」

「她會來的。」劉芳斬釘截鐵地說。

姜珊支吾了下:「萬一不來呢?」

劉芳冷哼,一副倨傲的嘴臉,「她不敢。」

「話是這麼說沒錯,媽,我們是不是還得做個準備,萬一姐姐不來,我也好和我婆婆他們說。」姜珊擰眉道。

劉芳沉吟了會兒,便點頭,「還是你想的周到,就按你的意思去辦。」

「嗯,行。」姜珊頷首,頓了頓,她又問,「媽媽,萬一姐姐要被那二世祖給折磨死了怎麼辦?」

「死就死了,沒有利用價值的東西我留着幹什麼?」劉芳不在意的說。

聽到她話的姜珊擰眉,唇角卻微揚起一抹嗤笑嘲諷的弧。

就算薑末被找回來又怎麼樣?

還不是被當成棋子甩出去了?

就她婆婆家那個親戚BT的程度,估計姐姐過去連一天都待不住就被折磨死了。

想到這兒,垂着眼眸的姜珊唇角揚起一抹冰冷的弧。

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薑末被折磨的畫面了!!

「對了,」像是想到什麼,劉芳又問了句,「秦時關還是老樣子?」

姜珊搖頭:「這個我不是太清楚,不過聽說他的病就沒好過。」

不然她也不會退而求其次選秦時亦。

畢竟秦時亦是秦時關的替代品。

假的就是假的。

可她也不可能和一個有心理病的人訂婚。

萬一他一個不高興把她弄死怎麼辦?

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姜珊擰眉說,「不過我倒是聽說老爺子找到聯邦那位國醫給他治病……」

關於聯邦國醫的事劉芳也聽說過。

不過秦老爺子能和他搭上線,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這萬一要是治好了。」劉芳眉頭皺的很緊,秦時關是秦家正兒八經的繼承人。

雖然秦時亦現在在秦家暫時壓過秦時關一頭。

但秦老爺子對他的重視程度也是不容小覷。

「媽您想什麼呢,我私下問過心理醫生,他那個病根本治不好。」姜珊朝她投去一抹安撫性的眼神,「您放心,秦家繼承人的位置……只能是時亦的。」

這麼篤定的語氣以及表態,劉芳就把心放回肚子里,「等以後你嫁進秦家,得好好幫時亦,知道嗎?」

姜珊紅着臉點頭,「我明白的。」

她費盡心思給女兒鋪路,就是為了這一天。

這秦家主母的位置,只能是珊珊的。

……

只不過她們這些小把戲,小伎倆,沒逃過秦時關的眼睛。

嗯。

自從知道秦時亦要和姜家大小姐訂婚,他一直都讓人盯着姜家人。

直到。

騷包男把剛得到的一手資料告訴秦時關,「時哥,你怕是做夢都想不到,其實姜家還有個大少爺!」

秦時關臉上一副沒情緒沒表情的樣子。

「時哥,你想知道姜家大少爺是誰嗎?」騷包男又說。

秦時關面無表情,那表情彷彿在說,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騷包男也沒賣關子,調了張照片出來,放到秦時關面前,「將將將,時哥,你有沒有覺得他很面熟?」

秦時關隨意一掃。

是他。

看秦時關不說話,騷包男又說,「沒想到那小子居然是姜家的人!哎,不過……」

「不過什麼。」秦時關下意識接話。

說完就怔住了。

連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接這話茬子。

騷包男朝他笑了笑,「不過他被賣給秦時亦他養母那個遠房親戚家的BT兒子了!」

說完他又露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時哥,就我剛才說的那個BT,就好這口,這小子長這麼好看,指不定要被欺負成什麼樣呢。哎哎哎!」

「時哥,你說他之前強扒了你,要是被那BT折騰沒了命,四捨五入不是你被折騰沒命了嗎?」

「你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哦,時哥。」

秦時關沉凝一陣,才緩緩開口:「嗯。」

「反正他們這婚也訂不成,倒不如直接把姜珊送出去?」騷包男徵求秦時關的意見。

秦時關頷首,「嗯。」

騷包男點頭,「得嘞!我這就去辦!」

走到門口的人又轉身看他,「時哥,我想秦時亦應該會感謝你的。」

反正秦時亦和姜珊聯姻也是利益。

沒什麼感情。

秦時關沒理他。

而是起身走到窗前,面無表情的看着外面。

似乎是在想什麼。

……

訂婚當天。

京城最高檔奢華的sg酒店內。

衣香鬢影,人頭攢動。

秦姜兩家聯姻,吸引了無數有身份地位的人來觀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