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末剛才出去那春風得意的樣子……

難不成?!

一名穿着藍襯衫黃休閑褲的騷包男人快步走上前,繞着他走了一圈,才敢說話:「時哥,你和那個小男生發生啥了?」

有點明知故問的感覺。

「看病。」秦時關邊系扣子邊說。

另一名迷彩服的男人露出一副你騙鬼的表情:「看病能看到讓你脫襯衫?」

「有問題?」秦時關淡淡問。

看時哥一本正經的樣子,兩人又不覺得他在說謊。

秦時關是什麼樣的人,他們再清楚不過了。

要真是那小少年扒了他襯衣……

不是他們吹牛逼,小少年連門都出不去!

「那小子看起來也就二十齣頭吧,他能給你看什麼病?」說完,騷包男像是意識到什麼,擰眉,不敢置信地問,「時哥,該不會那小子是你家老爺子找來的……」

頓了下,他又說:「國醫??」

秦時關頷首。

騷包男:「卧槽?!不會吧?國醫年紀這麼小?時哥,這裏面是不是有詐啊?老爺子不會隨便找個人來框你吧?」

就跟上次那個心理醫生一樣。

說是來給時哥看病的,可實際上呢?趁着催眠時哥,故意勾起他幼年時期經歷的那些不痛快的事。

最後被時哥打成高位截癱也是活該!

秦老爺子不死心,又不知道從哪兒搭上的人脈,把聯邦那位國醫找來了。

可道上都傳國醫是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

怎麼可能是那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子?

這時迷彩服男人也開口,「那小子要是國醫,我吃一年的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