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離婚後軍官老公後悔了 第10章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李春妮來找趙雁,倆人挎着邊走邊聊:「雁子,怎麼回事,我才走了一個星期,你就要結婚了?」

「還有,張建設她娘不是不喜歡你么,怎麼同意你嫁過去了呢?」

趙雁前後左右的看了個遍,確定沒人才小聲道:「春妮,那我跟你說,你可要替我保密哦!」

「好,我保密。」李春妮也小聲的回。

「我懷孕了,一個多月了,也是前幾天知道的。」

李春妮驚訝地嘴巴都可以塞下一顆雞蛋了,依舊小聲地說:

「你怎麼膽子這麼大,萬一,我是說萬一,你沒能嫁過去,你以後咋辦呀!」

趙雁知道李春妮是關心自己,笑着道:

「建設說了,他會對我負責的,我信他。」

「再說,你看現在我這不也要結婚了。」

「他娘現在不接受我也沒辦法了,她總不能不認這個孩子吧!反倒是我娘氣的不行,拿着笤帚追着打我,都是建設幫我擋下的。」趙雁面露沮喪和無奈。

李春妮恨鐵不成鋼的道:

「你娘打你也是你活該,你主意咋這麼正呢?她也是氣急了才要打你的。」

「哼,我娘打我確實是氣急了,因為她要不了高彩禮了,她還想多要彩禮給我弟娶媳婦呢!這回好了,不得不把我嫁出去了。」

趙雁的母親重男輕女比較嚴重,趙雁在家裡過的並不好,她早就想擁有一個自己的家,有一個知冷知熱的丈夫。

李春妮深知她在家裡過的不好,能嫁給她自己喜歡的人總比被高價賣出去強,就是方法太極端了,萬一沒嫁過去後果不堪設想。

「你這麼匆忙結婚,之前一點苗頭也沒有,村裡人會說閑話的。」

「我公公在鎮子里給建設買了個工作,是個臨時工,對外說要已婚的,正好也不會有人說閑話了。」

李春妮在衣兜里拿出個髮夾遞給趙雁後道:「這也是個辦法,還是村長注意多,這個給你,本來是打算送給你當新年禮物的,現在變成新婚禮物了。」

趙雁拿在手裡正面反面看了個遍,喜歡的不得了,小心翼翼的放在兜里。

「真漂亮,謝謝你春妮,還想着我,對了,你去濱市見大海哥是不是也要好事將近啦…」

李春妮心中湧上一股無法言喻的落寞和悲傷,苦笑着道:「哎……我哪是要結婚了,我是被退婚了。」

趙雁心急如焚的問:「啊!什麼,怎麼回事呀!春妮,你還好吧!」

「我很好,大海哥有喜歡的人了,想跟她結婚,所以寫信給我退婚,吳嬸這才帶我去部隊,好在結果是好的,大海哥說明年回來娶我。」

「雁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羨慕你,你和建設哥互相喜歡,心裏都有彼此,不像我,大海哥心裏沒我,娶我也是迫不得已。」

趙雁看着李春妮的眼睛認真的道:「春妮,你不要妄自菲薄了,你很好,你值得被愛,大海哥以後一定會愛上你,愛到忘乎所以,愛到無法自拔,你以後一定會幸福的。」

誰知趙雁的話一語成讖。

次日一大早,李春妮在幫趙雁辮頭髮,給頭髮盤的高高的,插上供銷社買的紅色假花,在頭髮側面別上她送的髮夾。

看着趙雁穿着紅色的棉襖,黑色的褲子,一雙小皮鞋調侃道:

「雁子,你今天可真漂亮,不得把建設哥迷的走不動道了呀!」

趙雁的臉因羞澀而染上了點點紅暈,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低頭小聲道:「你討厭,就會打趣我。」

在一陣陣吵鬧聲中張建設騎着單車來到了趙家院子里,被接親的夥伴擁促着擠到門口,張建設怔怔的站在門口,直到身後有人打趣道:「新娘子太漂亮了,把咱們新郎官都看傻了。」

大家鬨笑,不知是誰退了張建設一把,張建設才回過神,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的新娘,欣然的牽起她的手,握在手中,這雙手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牽了。

「媳婦,我來接你了。」這句聲音很大,帶着歡喜,看得出來張建設是真的很喜歡趙雁。

「嗯,我們結婚了。」趙雁璨然一笑的道。

倆人手牽着手走到了單車前,張建設跨上單車,趙雁扶着張建設的腰坐上后座,「蹬」的一下騎走了,車子在蜿蜒曲折的土路上穿梭,張建設騎的很慢,很是照顧趙雁。

李春妮全程看在眼裡,心裏為趙雁開心,原來互相喜歡的愛情這麼美好,各自的眼睛裏除了對方再無其他。

同時也為自己難過,自己也算是棒打了吳承海和他喜歡的人,想來吳承海心裏應該是討厭她的。

張家院子里忙活的熱火朝天,有做菜的,洗菜摘菜,燙酒,上菜的,大門口有專門寫禮帳和收錢收物的。

張家的幾間房子里也都擺滿了酒席,李春妮陪着趙雁坐在她的新房裡,看這組合柜上擺放的收音機,牆角的縫紉機,便打趣道:「看來建設哥早就想把你娶回來了,你倆結婚這麼倉促,東西都準備的這麼齊全。」

趙雁:收音機是新買回來的,其他之前就有,牆上的白灰是新刷的,這間屋子裡沒有一樣東西是我的陪嫁,連個被面我娘都沒給我。

說完她的眼淚悄悄地滑落。

李春妮上前抱抱她,輕柔的說:「雁子,別哭,從今天開始你不會被忽視了,也不會缺乏關愛,建設哥很愛你,他不會因為你沒有嫁妝生氣的。」

張建設確實不在意有沒有嫁妝,但是張母在意的很,她本就不喜歡趙雁,趙雁的娘家在整個上河村都有名,嫁姑娘就是價高者得,要不是因為趙雁懷孕了,她是不會同意的,婚後免不了要被娘家打秋風,這幾天張母上火嗓子說不出來話來了,要不然少不了陰陽一番。

也因為張母說不出話,這場婚禮進行的異常順利。

新郎新娘在挨桌敬酒,李春妮在心疼着趙雁,娘家是指望不上了,就希望張建設對她能好點,在好點。